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 > 我的十年代练生涯小说

我的十年代练生涯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竞技

作者:半兮艺悦

时间:2020-05-14

小说简介

“游戏代练工作室”一种伟大的滑稽可笑及恶俗的职业,什么是“游戏代练工作室”作出解释下,是很多超级很聪明和超级怠惰的人,在网络游戏中以虚拟世界的货币或装备来换现实中货币的过程。如果游戏代练工作室也可以为自己带给多少直接受益?而代练工作室与代练工作室之间会有职场简言之的竞争么?代练工作室与老板之间会比如,李胖子的邻居有个与他出生相差没几天的,“王麻杆”。麻杆是什么意思呢?给大家解释下,在农村有一种植物叫向日葵,当然,城市中偶尔也会看到那么几颗,到了秋天,向日葵花落的时候,叶子掉光,就剩下光秃秃的一根类似于电线杆子一样的根茎,这麻杆就是形容这人呐,又瘦有高。这麻杆除了高点可以吓唬一下同龄胆子小的孩子,胆子大一点的就敢和他较量一番啦。每次都被打的哇哇大叫跑回家。由于是邻居,李胖子一家人都看在眼里。每次看到这里,李胖子就像打鸡血般的哈哈大笑,之后就是李胖子父亲的一脚,正中李胖子的臀部,李胖子“诶呦”一声,回头看眼父亲严肃的脸,转身就跑,后面则是父亲的怒吼,笑什么笑,你个小兔崽子,你这得便宜卖乖随谁,人家麻杆挨揍,你就这么高兴,看我让你屁股开花。母亲在一旁半天,说了句“打啥打”。胖子这样子还不是随根,你年轻时候,看你弟弟挨揍,你比谁笑的都欢。还说胖子。李胖子父亲一听,眼睛瞪的圆圆的。母亲看着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缓缓的进屋去了。。……

《我的十年代练生涯》情节预览:

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1个多小时过去了,已经是中午12点40多了,李胖子和麻杆都饿了,两人从背包拿出从家中带来的饼和咸鸭蛋,坐在装行李的大背包上吃了起来。这时候,忽然听有人叫到:“王思浩,小耗子,这边,这边”。麻杆原名王思浩,舅舅叫他“小耗子”那是麻杆的乳名,“小耗子”寓意就是好养活。两个人寻声望去,赶忙站了起来,麻杆喊道:“小舅,咋才来呀,诶呀妈呀,都等你1个多小时了,你当老板还这么忙啊”?舅舅一脸严肃的说:“我工作室有事,耽搁了,走吧”。说着就在前面自顾自的领路了,麻杆和李胖子赶忙把还在手中的大饼子,咸鸭蛋随便塞进兜子里,一前一后的跟着。走了5分钟,舅舅一招手,一辆红色的轿车停在路边。李胖子和麻杆两人甚是诧异。舅舅说:“上车”。两人也跟着坐了上去。上车后舅舅说“到花园小区17号楼。司机是个中年男人,带着黑色墨镜。麻杆在电影里看过,黑社会老大都是有自己的司机,叫别人开车,开车的司机都带黑色墨镜,外表看是司机,其实是保镖。想想舅舅每次去他们家都说自己在城里混的很好,那吃的是要啥有啥,想去哪就去哪,有很多车。麻杆越想越不对,麻杆没有多少心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了想,麻杆颤颤的问道“舅舅,你现在混黑社会了?那个戴墨镜的是你的保镖么”?舅舅的脸本来就阴沉,现在不仅仅是阴沉,而是阴沉加怒气。舅舅说:“小耗子,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还黑社会,我还是你洪兴的"大飞"舅呢”。李胖子听到这,低声笑了起来。麻杆一脸尴尬的说:“舅舅,我就感觉有点像,要不他咋那么听你话,你一招手,他就停车了呢”?司机回过头,看了一眼麻杆,一脸轻蔑的笑了笑,这样的刚进城的傻帽见多了,这么想象力丰富的还是第一个。舅舅奸笑着悄悄对麻杆说:“小耗子,等一会让你看看你"大飞"舅给他发工资啊”。李胖子看到麻杆舅舅的神情不对,便止住了笑容。车里很安静,尴尬的气氛无声的存在着。

  20分钟后,三人在一个小区的楼前下了车,麻杆舅舅付了车费后,走在前面领路。李胖子两人走在后面,拖着大大的行李包紧跟着。经过刚才的尴尬,麻杆也不再说话,麻杆舅舅也显出了不悦之色。李胖子打量着附近,心想:“麻杆说的也不无道理,自己也有点奇怪,刚刚麻杆舅舅真给那个司机钱了,怎么回事呢,自己也不懂”。李胖子小心翼翼的看着附近的建筑物,如果有紧急情况,自己跑路也容易点。麻杆则非常沮丧,舅舅在家可不是这么对自己,现在咋这么严肃?心里暗暗骂道:“我家的鸡鸭都他娘的吃到狗肚子里了,等老子有一天不靠你的时候,看老子怎么对你,看我打电话不和我妈告你状,让你娘的装。一边想一边走着。很快,便走到了五楼,这是一幢很老的楼,楼道里墙壁上贴满了灌气、开锁之类的广告。麻杆和李胖子边走边想这都是干什么用的。这时候到了最高一层六楼。

  麻杆舅舅拿出钥匙开了门,李胖子两人跟着进了屋。眼前的一切让两个人欣喜若狂也大惊失色。只见一个大大的屋子里{客厅}摆放着三排有自己两个高的架子,架子上有很多台电脑,李胖子心里数了下,三排架子上大概摆放了三十多台电脑。电脑前面有几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在忙碌着,每个电脑屏幕的画面都不一样,有的画面是一个人拿着刀挥舞着在杀类似于怪物的东西。有的画面是一些卡通样子的人物密密麻麻的站着不动。李胖子好奇的看着,这时候舅舅冲着大家喊道:“这是我们工作室新来的两哥们,这个胖的”,说着回头冲李胖子说“哎,你叫啥”?李胖子怯怯的低声说道:“我叫李元虎,都叫我李胖子”。舅舅继续说道:“这个胖子叫李胖子,哦,不对,是李元虎”。说着舅舅露出了嘲笑的表情。这时候,坐在靠窗户近一点的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瘦瘦的男孩冲李胖子喊道;“就叫你胖子吧,好记”。说完,便哈哈哈笑起来,李胖子很是生气,从小最忌讳别人说自己胖,还在这么多人面前。李胖子微微皱眉,知道自己刚来,什么都要忍着,父母也告诉过自己,在外不比家里,处处忍让,事事小心。李胖子笑着说:“叫啥都行,好记就行。”说着也嘿嘿嘿的笑着。李胖子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却想:“娘的,等老子在这里久了,工作干好了,老子非要再问你一次,老子到底叫啥”。麻杆舅舅听了,嘲笑着指着麻杆说:“这个是我外甥,叫王思浩,你们叫他“小耗子”就行”。大家没有理会麻杆舅舅,都自顾自的忙去了。舅舅回头李胖子两人说:“走吧,拿着行李跟我来”。李胖子两人收回正散落在电脑屏幕上的目光,提起行李。随着麻杆舅舅来到旁边的一件屋子里。屋子里没有床,地下并排铺着很多棉被,麻杆舅舅道:“这里没有床,有床那屋人住满了。这屋没床,等以后有时间我去弄几张床,你俩先把行李铺好了。铺完了出来我教你们这游戏怎么玩,怎么赚钱”。说完麻杆舅舅便走了出去。

  麻杆不知所措的看着李胖子,李胖子沉思片刻说:“我说麻杆啊,这事也可能不是我们想的样子,没事。天塌了我们两个人,怕啥”。麻杆颤巍巍的说:“是,你他娘的当然不怕,天塌了,我麻杆个子高,顶着的人也是我”。“行了,行了,走出去看看。他是你舅舅,就算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就算是他娘的不是个好东西。你妈是他亲姐,怕啥。”李胖子不耐烦的打断了麻杆的话。李胖子二人沉思片刻,忽听得外面传来一声怒吼“你俩他妈的啥时候出来啊?快点。李胖子回头对麻杆说;“麻杆,走吧”。麻杆深吸口气。嗯了一声,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放有三十多台电脑的大厅里。

  舅舅坐在四台电脑前面对二人说:“你们看好了,这个是键盘,用这个键盘上、下、左、右、去控制这画面中的人物。这个鼠标点击画面中的任何选项。这个是别人练到这个二十五级的游戏人物.你可以用这四个游戏人物来刷这个图”。麻杆问:“舅舅,刷图是啥意思?”舅舅很不耐烦的说:“就是一遍又一遍的这个图里面,一遍又一遍的打死这些怪物。”这图中怪物掉下的装备。有很值钱的。看这里,这是背包。你打到的装备和游戏币都在这里,每天下班之前交易给我。你舅舅我是这里的管理。我给你记账。一个月后给你开工资,一百万游戏币我给你三十元钱。你俩好好干。这里吃饭免费。住宿免费。能攒下不少钱。不会就问你旁边的小周。就是这个黄毛。听懂了么?游戏人物不能总死,死了你要修装备。慢慢你就懂了。开始吧”。

  麻杆和李胖子听了也高兴,这李胖子早就想玩玩电脑,听城里来的亲戚说,电脑可好玩了,要啥有啥,你要听歌,就有歌,你要看电影,它就有点影。还有魂斗罗游戏。简介:{魂斗罗,80后90后应该都知道,那小时候,是多少人温暖而又狂野的记忆啊,那个时候,农村孩子除了弹珠子,冬天抽冰猴,也没别的玩具,这谁家要是有个游戏机可以玩魂斗罗,那可真是喜大普奔呐}李胖子心里盘算着,这电脑前面一坐,就能赚钱,还能听歌,玩游戏,简直是超爽的事,听到这个消息后,乐的李胖子几日没睡好。就盼望时间快一点过,快到离家赚钱那一天,确切的说,是过上像老板生活的那一天。

  在车上,麻杆说“哎,你家给你带多少钱啊?够不够花啊?我可听说啊,城里喝水都要钱,还有上厕所也要钱。还有......”没等麻杆说完,李胖子急着说“喝水要什么钱,我家水井里那水多了去了,要你这么说,我家早就百万富翁了。我早就是个,那叫,那叫什么来着,对。大少爷,我就是我家的大少爷了。上厕所要钱,你可别逗我了。哈哈哈哈..."说着李胖子自顾自的大笑起来,麻杆生气的推了李胖子一下,继续说道“你爱信不信,到时候没钱喝水,渴死你,没钱上厕所,憋死你”。李胖子听着麻杆说话,一抬头,余光瞥见司机嘲笑与轻蔑的表情,半天没吭声,眼睛望向了窗外。麻杆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就不在做声。

  李胖子,本名,李元虎。从出生就重量过人。故称“李胖子”。当然,亲人这样称呼他,是爱称,而其他人或同龄伙伴们这样称呼他。第一呢,是称呼实在很好记,这第二嘛,大家懂就可以啦。父母本想小时候胖一点没关系,长大了自然就体型匀称了,也没必要过多担心,只要健康就可以了,天不随人愿呐,没想到,这李胖子成长和加重仿佛是成正比的,六七岁时候就比其他同龄小孩子要超重20斤,父母想没关系,小孩子嘛。正在长身体,多吃点没啥,胖点健康。在学校。不挨欺负,父母也免了很多担心。

  比如,李胖子的邻居有个与他出生相差没几天的,“王麻杆”。麻杆是什么意思呢?给大家解释下,在农村有一种植物叫向日葵,当然,城市中偶尔也会看到那么几颗,到了秋天,向日葵花落的时候,叶子掉光,就剩下光秃秃的一根类似于电线杆子一样的根茎,这麻杆就是形容这人呐,又瘦有高。这麻杆除了高点可以吓唬一下同龄胆子小的孩子,胆子大一点的就敢和他较量一番啦。每次都被打的哇哇大叫跑回家。由于是邻居,李胖子一家人都看在眼里。每次看到这里,李胖子就像打鸡血般的哈哈大笑,之后就是李胖子父亲的一脚,正中李胖子的臀部,李胖子“诶呦”一声,回头看眼父亲严肃的脸,转身就跑,后面则是父亲的怒吼,笑什么笑,你个小兔崽子,你这得便宜卖乖随谁,人家麻杆挨揍,你就这么高兴,看我让你屁股开花。母亲在一旁半天,说了句“打啥打”。胖子这样子还不是随根,你年轻时候,看你弟弟挨揍,你比谁笑的都欢。还说胖子。李胖子父亲一听,眼睛瞪的圆圆的。母亲看着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缓缓的进屋去了。

  这天,李胖子和其他人正在吃饭,舅舅大声说:“今晚倒班了,李胖子和麻杆你俩新来的,今晚你们连班,正常早8点到晚8点,今天你们连大班,明天早上8点下班,就是工作一天一晚上,懂了么”?李胖子和麻杆听了没说话,心里都不舒服,想想这一个星期本来就熬精神,本想倒班是可以好好休息下,现在又要加班。见到二人没做声。舅舅道:“听到没有”?李胖子笑嘻嘻的道:“嗯,知道了,谢谢舅舅能让我们多玩会,多赚点钱."麻杆看了李胖子一眼,没再说话。这时候,李胖子发现那盘圆葱炒肉里面有块很大的肉,李胖子最爱吃肉。从体型就可以看得出来。李胖子毫不犹豫的夹到自己碗里。刚要吃。小虾壳突然说道:“我说胖子你都够胖了,还吃肉啊,工作不咋地,吃你小子倒比谁都强啊。你少吃点吧,你来了兄弟们说天天都他妈的吃不饱。你一顿三碗饭。靠,谁受得了啊。就算免费的,你这么吃也不够啊。最后还小声说道:“乡巴佬的德性”。喧闹的声音骤然停止,整个屋子静悄悄的。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李胖子。李胖子暗暗不爽。心里知道这是找茬,要欺负自己。其实,这些天李胖子吃了几碗饭,自己清楚得很。真想好好教训这小虾壳一顿,但李胖子转念想,现在自己在这里才一个星期,很多东西都不会。现在打了起来自己没什么好处。刚要说什么。却听麻杆说道:“小虾壳,胖子吃多少饭?你他娘的少瞎说,你啥意思啊”?李胖子咳了下,示意麻杆别说话。麻杆也就不在说话。半晌,李胖子缓缓的说:“小虾壳,咱都出来工作,那啥,饭吃的多了以后我少吃点就是了,别动那么大肝火。本来我们干这个游戏就很熬精神。那个,这样。小虾壳,等兄弟我开工资了请你吃顿,下馆子。你点菜。我付钱。咋样”?小虾壳刚要骂麻杆。听了李胖子这话。说:“胖子,还是你会做人,不像麻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行有你这句话。我小虾壳不多说了。以后都是兄弟。哼了一声。说着重重的摔下筷子,走开了。麻杆刚要质问小虾壳,老子哪里是狗了?李胖子一个眼神告诉麻杆不要说话。李胖子二人从小一起长大。麻杆当然明白。麻杆气鼓鼓没再说什么。李胖子看着小虾壳的背影。心里狠狠的道:“小虾壳,老子会请你吃这顿饭,到时候看老子一定问问你。我李胖子到底吃了几碗饭?我一定让你虾壳跪在地上叫我三声“爷爷”。

  麻杆和李胖子看着彼此,愣在那里,没有说话。半晌,李胖子问“我说麻杆,你妈不是说我们来了坐在电脑前就可以赚钱,当大老板么?咋还要玩游戏,玩游戏咋当老板?玩游戏咋能赚钱。到底咋回事”?麻杆也懵了,过了一会,麻杆说:“我他娘的也不知道啊?不是说来当老板么?咋还玩游戏了,我妈打电话的时候,我听舅舅在电话里还说,来了咱俩吃穿不愁,还能赚个千八百的,这咋变这么快?这他娘的到底干啥活,到底是不是黑社会啊”?李胖子和麻杆俩人想了半天没有作声,麻杆说:“不行咱俩从窗户跳出去跑吧,这要真实黑社会,警察都他娘的抓起来枪毙了。我才想起来,怪不得我舅舅回我家时候说到这里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到哪里都坐车,还有刚才那个车你记得不”?李胖子阴沉着略显臃肿的脸说:“记得,你舅舅说他是洪兴的"大飞"舅,还给保镖10元钱当工资”。麻杆骂道,“他娘的,外面那么多舅舅的小弟,还有个黄毛,就是刚才说你那个,那一笑和我家养过那头驴似得,咱俩没办法从门口逃出去啊,没准他们还有大砍刀和枪呢,我们只有从窗户跳下去”。李胖子急了说道:“去你娘的,你疯了,这里是6楼,这么高跳下去咱俩就他娘的变成大酱了”。麻杆着急问道“那咋办”?这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高喊:“你俩怎么像他妈的娘们似得,收拾个行李真么久,收拾完没?快点出来”。是麻杆舅舅的声音。李胖子和麻杆被这声音吓的魂飞魄散。两人异口同声道“这个他娘的咋办”?第一章结束

  经过了4个多小时。终于到了A市,两人下了车,麻杆给他的舅舅打了电话,李大胖在一旁听着。麻杆道:“舅舅啊,那个,我到车站了,你来车站接我吧,我和李胖子在车站门口等你,我们找不到路”。舅舅在电话里说着什么,李胖子听不清楚。麻杆垂头丧气放下电话,随口骂了句:“娘的,给我还摆个臭架子,忘了每年来我家吃鸡吃鸭的时候了”。李胖子问:“咋了”,你舅舅不想咱俩去他工作的地方啊,不愿意来接咱俩呀,那咋办”?麻杆沉思了片刻说:“没事,我妈是他姐,他敢不来接我们”?李胖子“嗯”了一生,愁容满面的再没说一句话,看着周围一幢幢的高楼大厦,一切都那么新奇。李胖子想,一定好好干,以后自己飞黄腾达了,就在这里住,这里可比家里强多了。

  时间飞快,已经过了一个星期。慢慢的李胖子和麻杆也学会了基本的操作,中间被舅舅和其他人嘲笑不知多少次。其他人对他们二人也一直带着看乡巴佬的眼神。慢慢的李胖子和麻杆也不再理会,麻杆的妈妈打过一次电话,听到一切安好,便也放下了心。李胖子知道,这些消息自己的父母也应该知道,李胖子暗暗想到,以后自己一定多赚钱,买部电话,也给父母买一部,这样不仅自己和父母联系方便些,也可以在村子中,给自己和父母争些脸面。自己家的条件,李胖子比谁都明白。

  熬了整个晚上,李胖子两人眼睛布满血丝,和兔子没什么两样。早上8点下班。吃过早饭。李胖子叫麻杆一起出去走走,牙膏用完了,再买支牙膏回来。这些天过的太不顺心了。李胖子也想放松下。散散步也不错。二人下了楼,边走边聊着。来到了附近的小广场。找个干净的地面坐下。麻杆用手把水泥地面上的灰尘拍打几下,一屁股坐在地上说:“胖子,我咋这么生气,那小虾壳啥意思啊?他欺负你,对他有啥好处?还有我那个舅舅,又不是老板,就是个小破管理。每次来我家吹牛吹的都没有边际了。说自己是有钱大老板。咋就变脸那么快。是不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就是个管理,不是老板。咱俩来那天他才不愿意来接我们,现在对我也一直摆副臭架子。我妈心眼那么好,你说我舅舅“二狗”子咋就这样呢?说不出来的感觉。有个词叫什么,虚什么,虚什么?胖子,你语文上学时候就好,那个词叫什么?”李胖子看着蓝蓝的太空。说:“那叫虚荣,笨”。麻杆说:“对,对,对,就这词最适合我那小名"二狗子"的舅舅。咋回事呢,啥都不顺心,来了这里一个星期。天天看别人脸色过日子。他娘的,啥时候是个头啊?”李胖子抬头又一次看看天空,若有所思的道:“哎,麻杆,上次谢谢你替我说话,咱俩一起长大,在村子里没感觉啥。来到这里你就像我哥一样。咱俩只能彼此依靠了,以后你麻杆的事就是我李胖子的事,谁敢和你过不去。先问问我李胖子”。麻杆脸上出现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随后哈哈大笑道:“呵呵,嗯。我信,看你体型我就必须信啊。”“麻杆,我没和你开玩笑,你笑个啥”?李胖子大声说道。其实麻杆脸上虽然是一副不羁的表情,心里却满满的感动。也暗暗发誓。李胖子这个人一辈子都是我最好的兄弟。等我麻杆出息那天,一定和李胖子有福同享。半晌。李胖子看着天空飞过的小鸟说:“麻杆,我们和天上的小鸟真像,在城市中流浪,飘荡。再苦再难我们也要坚持,像这只小鸟一样,经历了风雨才可以成长,在属于自己那片蓝蓝的天空中自由的翱翔。我们以前也不会电脑。现在不也懂很多了。我们给彼此力量吧。加油,兄弟”。说着,李胖子伸出胖胖的手。麻杆笑道:“这语文学的好,就是不一样哈。出口成章,有意境啊”。哈哈的笑着伸出了手。麻杆想了想。笑着说:“哎,有句话以前我听村里人说过,叫"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很像我们啊,你看,你叫李元虎吧,你是老虎。我舅舅小名"二狗子"这不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嘛。昨天小虾壳欺负我们,就是龙游浅水遭虾戏啊。我说的怎么样,对吧。我麻杆咋这么有才华呢,来这里工作还真是屈才了。哈哈哈哈....”。说着便大笑起来。李胖子说:“算了吧,还老虎还龙呢,现在老子就是条虫啊”。麻杆笑道:“龙是我。虎才是你”。李胖子假装的怒斥道:“什么虎不虎的,你才虎呢?”《虎:在东北,"虎"也是骂人傻的意思》说着李胖子和麻杆不禁哈哈大笑着...喧闹的城市,淹没了两人的笑声。每个人都在大街上行色匆匆的走着。蓝蓝的天空没有一丝的白云,一切那么美好。那么纯真。

  李胖子坐在四台电脑前面,细细琢磨舅舅刚才的话,还不是很懂。李胖子用手握住鼠标,动了动。看到画面的箭头随着自己的手动也在动,李胖子好奇的点了几下。点出了好多选项。看看旁边的黄毛的操作着,李胖子心里甚是羡慕。心里暗暗想:“我李胖子一定有一天,比你玩的更要牛”。麻杆心思慌乱的被安排到了另一个位置,左边是两个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孩,一个满脸的青春痘。听舅舅刚才叫他“老螨”。麻杆心想:“怪不得叫"老螨",都要被螨虫把脸吃没了”。心里暗自笑了笑。右边是一个很矮,很驼背的一个男孩子。大家都叫他“小虾壳”,因为他驼背很是严重。麻杆回味舅舅的话。新奇的开始了操作。

  麻杆舅舅吸着烟说:“我说胖子,你咋他娘的像个女人似的。干啥都这么慢啊。过来”。显然这是麻杆的舅舅,就算有气,以后也不会怎么为难麻杆。如果不出所料,要是干不好,以后倒霉的可能就是自己了。李胖子眼珠一转说:“舅舅,那啥,我这不是好好收拾下么”。李胖子顺手指了下门口的袋子说:“舅舅,那个袋子里是我和麻杆给你带过来的大红公鸡。我俩刚到这里,这以后还劳烦舅舅多照顾点我们。带这个给你补补身子”。舅舅顺李胖子的手看向门口。果然,袋子底下已经湿了一片,看来是个活公鸡。经过一路颠簸,这活公鸡屁股吐了。《有点恶心了哈,继续正文》舅舅在城市住久了,有时候特别想吃农村的土鸡。舅舅这时候态度缓和了些。道;“哦,你俩现在啥也不会,先学一天吧。你俩是不是没接触过电脑啊?二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舅舅继续说道,我们玩的这款S游戏啊,看见没,一个人控制四台电脑。麻杆没心机的看了一眼说:“我说舅舅,一人咋搞四台电脑啊,一个我都不会,一下要搞四个。真他娘的难啊”。靠窗的黄毛说:“是啊,这哥们连鼠标都不知道是啥?是很困难啊。我说管理啊?你这也太为难你大外甥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其他男孩听到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舅舅翻了下白眼说:“都他妈的好好干活,有你们啥事。你俩好好听着,你们俩要想在这干,就他妈的像个人似的,要不就回家去”。麻杆不再做声。

  日出东山,西山落。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便到了李胖子和麻杆去A市的时候了。李胖子背着一大包行李和日常洗漱用具,手里还拎着一大兜子咸鸭蛋,还有一只活着的公鸡。这只鸡是李胖子和麻杆两家合资用来送给麻杆舅舅的礼物,希望到了城市好好照顾自家孩儿。麻杆背后也背了一大包行李,基本带的东西和李胖子差不多。两人怀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坐着车子离开了村庄。背后则是两家的家人期盼与不舍的目光。少年不识愁滋味,李胖子和麻杆两人心里开心极了。、

  第二章结束

  时光飞逝,渐渐的李胖子长大了。16岁的他真是名副其实的李胖子,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小时候和麻杆还敢较量一下的他,现在不敢再招惹麻杆了,唯一的原因就是这李胖子被麻杆踹一脚之后,回过身,再找,人早就跑远了。这李胖子的要害麻杆清楚的很。村子里的孩子十六、七岁都辍学出外打工了,李胖子的父母也着实着急,和麻杆父母商议之后,决定给在A市正在打拼,就是麻杆那个在城市混的有头有脸舅舅“二狗子”打电话,听说在城市一家大公司做文员,那工作,一天就坐在电脑前面,啥也不用做,一个月赚几千块不是问题。公司环境杠杠滴。这李胖子和麻杆要是也去了,给自己家减少多少负担那就不用说了。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竞技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