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撒旦与契约小说

撒旦与契约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灵异

作者:无泪漂流

时间:2020-05-14

小说简介

18世纪的纽约,一位出身贫寒卑贱的驱魔师的辛酸史。一点点的会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在与恶魔恶战的几十年里。他也没死了,嘴巴里念着经段。手中的十字架让多少,,,,被打倒 撒旦与契约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咚咚”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直掉木屑的木门,拿着东西,低着头。“伊万!”妈妈激动的开了门一把抱住了他,笑了笑。走进屋子里一阵的问这问那,伊万很不见怪知道妈妈对他的想念很是浓厚。两个月了他自己也觉得时间有点长了,“爸爸呢?”伊万摸着自家宠爱的小狗说到。妈妈系上围裙“在镇上的医院我们吃完饭去看看他。”伊万点了点头,午饭过后,母子二人来到了镇上的医院。走廊里伊万挽着妈妈的手,走到了一间病房。远远看到爸爸真的很憔悴,“爸爸!”伊万喊了一声爸爸,父亲回过头看到自己的儿子突然不禁的露出了那憔悴的笑脸,“怎么样了??爸爸好些了吗??”仔细的观察父亲的脸色确实很不好看。父亲拍了拍他没有说什么,便指了指旁边的水果示意让他吃。他拿起水果刀准备削皮给爸爸吃,“身体为什么老是不好,最近农活多吗?要照顾好自己、”父亲欣慰的笑了笑“呵呵,没有,没有只是腰不小心的闪了一下。”妈妈看了看伊万做出了一个抱歉的姿势,伊万心里很清楚父亲为何老是这样,重重的农活长年压在父亲的身上。母亲有风湿病不能干重活,父亲为养家要负担起家里的一切,还要打一些工来赚一些小收入来维持收入。母亲很心疼父亲可父亲没有说什么,父亲一直这样。他知道这一切为了什么。为了家。想到这里伊万眼眶中泛出了泪水,但他没让他流出来,因为他怕父亲看到。。……

《撒旦与契约》情节预览:

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今天老板出去了,店里要早点去。对了昨天我在橱柜里藏了半块披萨,要不要一起去吃?”尤里在伊万的床前说道。俩人合伙在离餐厅不远处合租了一所地下室,很潮湿很暗。但值得庆幸的是上面还有一个小天窗,白天的时候可以射进来一些阳光。这阳光起到的作用没有多大,只不过有一点心灵上的安慰,告诉他们自己没有生活在黑暗中因为你们不是吸血鬼。起身走到餐厅准备工作,两人解决掉了半大块披萨之后尤里出去了因为他今天要做服务员。后厨今天只有这可怜的小子一个人。一直忙活到中午才有所缓解,坐在案板上看着今天的《纽约时报》没什么新闻只是解解闷,“嘿!兄弟,快出来快出来。有个人来了。”伊万擦了擦汗走了出来,在距离吧台最近的地方他看到了一个老人。老人穿着黑色长袍一副神父的样子白发秃顶。一本厚厚的圣经就放在桌子上面,“这不会是你昨天说的那神父吧?”伊万拉住尤里悄悄的说。尤里点了点头走到跟前坐了下来,站在一旁的伊万想要看看这小子想要干嘛?想要签名还是怎么样?“神父!”尤里一脸的兴奋大声的叫到。对面的老头丝毫没有被惊吓到只是微微的抬起头放下了手的三明治,对着他笑了笑。“昨天你可是真威风,难道你不怕吗?那可是死人满身的血。撞成那样你居然敢伸手摸他,这太不可思议了。”一脸的惊愕让对面的这个老头顿时没了表情僵了一会之后居然笑了出来:“年轻人,昨天只不过是在做祷告让死去的亡魂早点离开早点安息。为的是让上帝接纳他你懂吗?”老头一副的正经说道。对面的傻小子听的直点头,伊万没好眼的看了一眼神父,瞟了一眼。没想到的是这一眼居然被老头给看到了,“嘿!小伙子你有什么想法吗??”伊万摆出不解的姿势摇了摇头。回头拿了一杯开心坐了下来,“这小子,很崇拜你。你看他这样子可以让上帝所接纳吗?”“凡是心诚的人都会被上帝所接纳。”“哦,是嘛?您怎么发现你被上帝所接纳了。”老头打开了圣经开始说道:“凡是和我的血吃我肉的人都会上天堂。基督信徒都要接受一道洗礼,你需要吗?”伊万听到这里摆了摆手表示拒绝。老头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低头又继续吃自己的东西,“看您的装扮不一般你是普通的神父?不像好像附近没有你这样的。你不是本地人吧”“是呀!昨天刚从罗马过来来到这里讲一讲课,刚好有礼拜要参加所以才过来。”一旁的尤里和伊万在议论着上帝到底怎么看破人,讲着讲着便讲到了昨天的车祸。“昨天可真是惨,那该死的司机居然跑掉了。"“神父,你能不能把他抓到然后把他钉到木板上!哈哈。黑色的钉子钉住了之后祷告那该死的让上帝降罪于他。怎么样?”老头似乎听到了什么抬起头一脸的疑惑问道;“为什么要用黑色的钉子?”“呵呵,只是随便说说今天我们又去看了看。在地上看到几枚黑色的钉子那钉子黑黑的没有一点铁色然后还有一股血腥味。”老头听到这里突然站了起来拿起圣经喊道:“带我去那里我要看看。”两人被神父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点了点头一起走了出去。走了没一会就到了那发生惨案的现场,昨天满地是血被雨水冲没了。人们今天还是照常的走着没有谁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两人马上开始了搜索,“嘿,我明明丢在这里了怎么会不见了?”伊万皱着眉努力的想着,就在伊万为此烦着的时候;突然“神父在这里了!”尤里喜出望外的喊了出来。三人的目光同时集中在了那黑色钉子的身上,神父走到跟前一把拿到自己的手中仔细的端详着眼前这与众不同的钉子。眼睛直直的看着然后没有说什么只是小声的说着要发生了,都是我的错大意了,大意了。就在神父为之发愁的时候,伊万的BB机响了起来。低头一看好像是家里,跑到附近的电话亭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刚刚拨通就听见听筒中一阵女人的哭声喊着:“伊万快回来你爸爸,,,,,你爸爸快不行了!”听到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顿时傻在了那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眼泪像泉水一样涌了出来。昨天不是好好的吗??这么快不合理呀!咬着牙走到了神父旁边淡定的说:“神父,我想请求你一件事!”“什么事?”“帮我爸爸做一场祷告吧!”一旁的尤里听到这句话不由的惊了一下“你怎么?他怎么了。”伊万把事情的发生告诉你尤里并交代他,实在事情发生的突然。自己现在要马上赶到医院,十万火急伊万不敢耽误因为他害怕见不到父亲最后一面,神父此时很理解眼前这位小伙子的心情。现在已经没时间挤公交车了,就在伊万为之苦恼的时候,没想到眼前的这位神父居然自掏腰包叫了一辆计程车驶向远处的小镇医院。

  “咚咚”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直掉木屑的木门,拿着东西,低着头。“伊万!”妈妈激动的开了门一把抱住了他,笑了笑。走进屋子里一阵的问这问那,伊万很不见怪知道妈妈对他的想念很是浓厚。两个月了他自己也觉得时间有点长了,“爸爸呢?”伊万摸着自家宠爱的小狗说到。妈妈系上围裙“在镇上的医院我们吃完饭去看看他。”伊万点了点头,午饭过后,母子二人来到了镇上的医院。走廊里伊万挽着妈妈的手,走到了一间病房。远远看到爸爸真的很憔悴,“爸爸!”伊万喊了一声爸爸,父亲回过头看到自己的儿子突然不禁的露出了那憔悴的笑脸,“怎么样了??爸爸好些了吗??”仔细的观察父亲的脸色确实很不好看。父亲拍了拍他没有说什么,便指了指旁边的水果示意让他吃。他拿起水果刀准备削皮给爸爸吃,“身体为什么老是不好,最近农活多吗?要照顾好自己、”父亲欣慰的笑了笑“呵呵,没有,没有只是腰不小心的闪了一下。”妈妈看了看伊万做出了一个抱歉的姿势,伊万心里很清楚父亲为何老是这样,重重的农活长年压在父亲的身上。母亲有风湿病不能干重活,父亲为养家要负担起家里的一切,还要打一些工来赚一些小收入来维持收入。母亲很心疼父亲可父亲没有说什么,父亲一直这样。他知道这一切为了什么。为了家。想到这里伊万眼眶中泛出了泪水,但他没让他流出来,因为他怕父亲看到。

  六月天黄昏闷热的纽约市,终于迎来了一场久违的甘雨。人们顾不上天气的变化奔走在各自的路上想着自己所想的。“呼”一辆黑色的奔驰车从伊万的身边呼啸而过,不由得吓得他跳了起来,呆住片刻之后才从惊吓中清醒过来,心里骂着那该死的司机。干嘛这么开车!!难道你找死,低着头脑子里想着今天倒霉的事情越来越多,差点被撞死。想想都后怕。伊万一个生在19世纪的年轻人土生土长的纽约人,尽管自己没有生在大城市里。但是有一点很让他在意,就是因为他们的镇子真的离市中心真的很近,每天做着公交很是方便。这让他这个没钱没势的21岁的青年人有了点门路,当时能在市中心找到工作的人真的不多。就算找到了也没地方住,因为老板们嫌弃外乡人怎么可能愿意把自己的屋子留给你们住,呵呵。想什么呢!根本就不可能。一所小餐厅,门面装修得很不错。环境一般,只是老板坏了点。伊万来到这里已经两个多月了,今天跟老板终于请到了一天假回家看看妈妈。妈妈写来信说爸爸最近身体不怎么样让我回去看看,要带上钱!两个月的工资不多也不少。在市场上买了些东西,顶着小雨走在纽约的小街上。心里不免有些失落,等了很久等到了一班末班车。

  星期五的纽约中街人实在太多了,每家餐厅的生意都很好能一直忙活到晚上九点钟。伊万和尤里累了一天瘫坐在门外的椅子上喝着花茶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想着怎么样能解脱这一天的苦闷,在这么一个混蛋的手下干活。一般人是受不了的,“呵呵,那胖子最近又泡了个妞听说还不错。”“是嘛?那该死的胖子有什么好的。不懂他!”尤里摇了摇头,做出不解的姿势。悠闲的一刻放松了好多,依靠在椅子上全身心的放松。伊万此时却又再次想起了那件事,那个女人。传说是被恶魔附身的女人,尽管他不一再不相信这些东西。可是,昨天的遭遇实在是吓坏了他。他抬起头说道:“伙计,你觉得有恶魔和上帝吗?我很迷惑!”尤里笑了笑:“你不是不信吗??我何必要和你费这些口舌。”“嘿!别这样,我只是觉得好奇。告诉我,我知道你懂的很多。”尤里看伊万确实想了解些东西,然后正了正身体向他述说:“你觉得我什么都知道?呵呵错了其实我知道的不少但是也不多,我相信这些是因为我的爸爸,我爸爸一家人都是基督的信徒。他们感染了我,童年的我经常去做礼拜去教堂。每天都在熏陶中,长大了之后完全接受了这些尽管还是有些不相信,但是父亲跟我说了很多旁人无法理解的话,最主要的是这个!"尤里说到这里解开了自己上衣的扣子,他剥开背心拿出了一个金灿灿的十字架。上面有个人大家都知道是谁,耶路撒冷的悲剧,成就了上帝他复活了。伊万伸手想要摸一摸,尤里一把夺了过来笑道:“嘿!伙计这东西不是任何人都能碰的呵呵。”伊万笑道:“好吧。”“那边就是昨天发生车祸的现场要不要过去看看?”尤里指着不远处的电话亭附近。伊万起身决定去看看,两人走到跟前根本就没有了什么血迹。一点痕迹都没有:“嗨!昨天下雨都冲掉了,没什么了走吧。!!”就在两人决定没什么可看想走的时候伊万却发现了一个微小的东西,一枚黑色的铁钉子。他俯身伸手捡了起来。仔细的端详着东西,尤里此时也被吸引了过来,黑黑的没有一点铁色然后还有股很浓的血腥味。让人有种想丢掉的冲动,伊万看了看之后便丢掉在了地上。

  午夜里的医院静悄悄的,格外的瘆人。走廊里空荡荡的,走廊灯昏昏暗暗。值班的护士此时也睡着了。脚步声重重的回荡在走廊里,厕所在距离爸爸病房的走廊顶左角,经过了六个病房。伊万壮了壮胆子走了过去,时不时的看了看身后,越看是越发毛。总觉得有东西,汗毛似乎要立了起来。途经的六个病房前两个伊万在中午的时候,都看了之后的没看,在走到第三个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看了看ICU。目光扫射在ICU病房仔细的观察着看到的是一个女人长的狠漂亮不知道是怎么了,伊万为其担心了一把一个美女不应该有这种遭遇,想到这里伊万又看了一眼那女人的脸,仔细的看发现很熟悉。想了片刻发现这不是中午那个女人吗?还冲我笑?我是不是应该问问她,难道对我有意思?就在他分神想这些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女人掉下床去。吓了他一跳,慌张的没有想什么就冲进了ICU。抱着那女人想把他放到床上,费了好大力气终于弄了上去。决定转身离去,可就在他正要离去的时候。那女人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力气大的让他疼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那女人的指甲扎进了他的肉里疼得他大叫了一声。一时间想抬头骂那贱人我抱你上床出于好心你还误会我了是不是??我可是好人呀!正想张口骂道,突然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场景出现了,那女人拉着他的胳膊。大声的笑了起来,那声音让人起了鸡皮疙瘩。表情让人恶心,发青的脸上出现这表情此时吓坏了他,他想挣脱可是那女人力气大的吓人。他想大声叫人,可又想到现在是午夜都睡了,何况都是病人不能大声喊叫,可现在实在受不了了。这女人实在是吓人神经病一样!就在他没有了办法的时候,看到了墙壁上的警报器。他努力的拖动自己的身体费力地伸出右手一下子按到了,二分钟后他终于得救了。后来经得知这女人是个精神病患者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住院病情发展的狠不好,家人为其花了很多钱费了很多力,可就是找不到什么解决的方法,才放在家里。家里人都觉得是精神病可别人可不是这么觉得的,大家都在背后议论说那姑娘是被恶魔给附身了,这姑娘的哥哥多次骂那些混蛋可是到最后也没办法,无神论者觉得哪有这些根本就是没事扯淡,没有放在心上可时间长了。家人也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发现自己的女儿有时会自然自语而且还笑,自己一个人玩得很开心。吓坏了家人家里人不敢再放她在家里,决定第二天送他去精神病院,可谁也没想到在这天的晚上她杀了自己的亲哥哥。

  一天的颠簸让他累得睡在了病房的桌子上。“这边!这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把他吵醒了!他摇了摇头,走到走廊想看一看,走廊上一群医院正在按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浑身是血,像是一个血葫芦一样。不停挣扎而且嘴里还说着什么东西,听不清。走廊里此时已经站满里人在看热闹,伊万决定走开。就在他目光扫在那女人的脸上的一霎那,竟然看见那女人对他笑了一下,吓得他楞了一下。缓了缓才放松下来。心里想怎么回事??对我笑?为什么?带着不解,走到病房继续睡。今天实在是把他给累到了,埋头继续睡。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午夜一阵尿意把他从梦中拉了回来。

  次日的早晨,伊万早早的起来为的是早点回到餐厅。老板说只给一天假如果不回来就开除了他。这老板坏得不能再坏一份工作不容易呀!挤在破旧的公交车里,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市中心。下车之后一路小跑走到了店里,“叮铃铃”推开门,门上的风铃响了起来。“欢迎光临”老板正在为客人点单听到声音抬起了头看到了他脸上露出了邪恶的表情,伊万苦苦的笑了一下跑到后厨急忙换上衣服准备开始工作。“嗨!伙计!昨天回家还好吗?”旁边正在忙活着手里的鹅肝的尤里说道。“还好!”他答了一句。“是嘛?你昨天回家了!没看到,昨天发生了可怕的事情。”伊万听到这里,来了兴趣仔细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尤里说:“昨晚,纽约中街发生了一场车祸。撞死了三个人,两个女的一个男的。司机跑了,昨天还在下小雨。街道被冲得都是血很是吓人,后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围了一圈又一圈。没有一个人报警,因为他们知道此时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熙熙攘攘的,议论着。几名死者在地上躺着,各种形状在雨天里浇着。恐怖的表情让人不敢看其脸上,就在人们喷着口水的时候,发现从人群中走出一名男人。仔细的看着那死者,然后走到了旁边蹲下身。人们被这人的举动吸引住了,只见这人一身黑色长袍一副神父的装扮。一头的白发秃了顶,眼窝塌下得好深好深那眼睛让人不敢直目看他。拿起手中的十字架,在雨中神父伸出左手抚摸在死者的头上。闭上了眼睛右手拿着十字架长长的链子延伸到脖子上,旧旧的。雨中浇湿了他的衣服,旁边一名老妇人看出了神夫大概是要干什么,于是走到神父的旁边为他遮雨,神父嘴中不停的讲着经文。表情越来越凝重,能清楚的看见他脸上落下了汗珠。在过了大概十分钟的时候他放下了手离开了,这时警察才赶到。”伊万听这尤里在说故事没好气的笑了笑:“呵呵,神父恶魔?扯淡呢吧!我昨天也有见过恶魔你信不信。”尤里摆了摆手:“去你的,我知道你不信这些我只是随便说说。如果你愿意,,”“嗨,干嘛呢。你这该死的。没看见一个披萨还没烤吗?”门外的老板伸出一个肥肥的脑袋喊叫着,向厨房里的二人瞪了瞪眼睛。二人不敢再废话,低头开始忙活。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