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讷言敏行传小说

讷言敏行传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职场

作者:景若天涯

时间:2020-05-13

小说简介

……

《讷言敏行传》情节预览:

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当“讷言敏行”君低声向我哭诉他这一路摸爬滚打的血泪史时,我正好看到一朵硕大的梧桐叶带着它命定的老迹斑斑慢条斯理地从我家狭窄的窗棂成对角线滑落,悄无声息的,只在落地时因其巨大的接触面积而发出牛肉在烧烤锡箔纸上“嗞”的一声短暂**。

  我曾一度喜欢王家卫的电影,模糊的镜头,忧郁的演员,平静又暗涌的台词,文艺而反复的旋律……就譬如忧郁到窒息的《阿飞正传》“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就会飞,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我曾经说过不到最后一刻我也不会知道最喜欢的女人是谁,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天开始亮了,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错,不知道今天的日落会是怎么样的呢?”,又如《重庆森林》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或者是“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更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每一个镜头,每一次垂眉低首,每一次擦肩而过,那不停留的脚步声就如君子般。君子是该像孔夫子所说的“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但这样的君子最终将会有怎样的结局?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可谓是君子的代表,他懂得道义,他文质彬彬,他讷言敏行,故而最像君子。当我一次次穿过那条一到秋冬季节金黄的银杏叶就躺了一地的街道时,我总会抬头看看那在阳光下熠熠生光的某某中学,我想这时候讷言敏行君应该正唾沫横飞,那些四溅的口水一如这落叶富有激情,更重要的是富有诗意。我总是穿得邋邋遢遢,一身灰色亚麻衣裳,指甲长了不记得用指甲剪修剪,头发黄了不懂得剪短,袜子破了洞不记得换。我那年迈的母亲挑着灯在每一个夜晚苦等着不归的我。她总是说,你要是有讷言敏行君一半我就安心了,偏偏你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要,真不知道我不在了……我亲爱的母亲大人,这世界少了谁都照样转啊。说完我嘴角咧开笑着,眼里却并不含笑。你这死孩子,心肠恁歹毒。母亲每到这时总是背对着我偷偷抹泪,正好给我了我出门的机会。对话发生在三年前,三年后的今天,母亲不在了,地球果然仍在转。一

  我在心里轻叹。讷言敏行君是我的好兄弟,他的父亲和母亲分别给他取了名和字。据说他父亲因敦厚老实、不善言辞而被他母亲一眼相中,为纪念,其父为其取名曰讷言;他母亲因行动敏捷如雪上白鹿而为他父亲钟情,是故为其取字曰敏行。讷言敏行君活脱脱一爱情结晶,集合上一辈人见人爱的优良传统,本应一生无灾无难顺风顺水过关斩将威震武林。直到那一天。早春阴湿的空气里弥漫着梧桐花淡淡的木屑香,讷言敏行君和他永远挂在脸上的微笑再次踏上他的三尺讲台。他感到有些欣喜,因为这个班的学生实在太可爱了,昨两天当他身着白衬衣黑西裤、脚蹬锃亮黑皮鞋时,他们可劲儿地鼓掌,嘴边赞不绝口直夸他帅气有品位。今天他特意穿上浅灰色休闲卫衣和黑色白边运动裤,脚踩浅灰色运动鞋,想走阳光休闲风,心里正喜滋滋地等待眼尖的前排学生的交相称赞,却不想这时一女生小跑上来满脸是笑。老师,我想跟你说件事。说吧。这个女生是昨天说我穿得帅气的第一人。讷言敏行君心中窃喜,暗暗期待。老师,你今天应该穿一双浅灰色帆布鞋的。女生毫不客气地指出。为什么?因为你上身穿的是休闲的卫衣,首尾呼应的话应该要搭一双休闲随意的帆布鞋才对,而不是这种硬气、生机勃勃的运动鞋。讷言敏行君本着他一贯的包容思想深深觉得这个女生眼光敏锐,却又有种说不上来的不舒适感。只好笑笑,并说会考虑做出改变。改变,这是一个可怕的词。他从小就轻易改变,童言无忌不属于他,不知者无罪不属于他,他应该是懂得权衡懂得忍耐的乖小孩。他绝对不可能像这个大胆的女孩,这么自信地直截了当地说出她幼小内心的独道而个性化的审美观,他心里已经在展望女孩将来站在时装秀T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依然是这么自信这么一鸣惊人。讷言敏行君在春天思考改变,夏天回想改变,秋天突然开始为自己这半生中一次次谨慎的忍耐而感到悲哀。这是一个个性百花齐放的时代,是一个思想爆炸的时代,是一个民主加剧因而精英和权威弱化的时代。每个人都在争着抢着呐喊,每一个人都有一刹那的光辉,但都不长久,就像高楼大厦电视墙上那张隔三差五就更换的陌生又熟悉的脸孔,就像街道两旁一度门庭若市而过两天就关门消失不见的餐馆KTV咖啡馆。讷言敏行君感到自己微弱的分贝,感到自己是沧海一粟,感到自己是天地一沙鸥。但他已经过了小女孩童言无忌轻易能得到宽容的年纪。不惑的年纪,应该是像街道上的青石板一样,久经风雨,石面不再是生涩的灰白色,而是深沉的青黑色;应该是像深山老林中的石头,经雨水冲蚀,是圆而滑的、棱角尽失的。院子里的梧桐开了又落,风风雨雨里,一天凌晨一道凶狠的闪电劈折了它一边粗壮的手臂,另半边在料峭春风中屹立不倒。“我最爱魏晋时人,虽然生逢乱世、高谈玄远,却语出机锋、暗藏利刃,为人并不十分谨慎。”这是我二十年后参加讷言敏行君六十大寿时听到的他高声发出的心愿。这时,他已经是一个满头白发却目光如刀的作家。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职场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