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 > 第一曲江湖小说

第一曲江湖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竞技

作者:步踏九天

时间:2020-05-11

小说简介

武功,特别是天下无敌的武功是我的梦想。因为我来了,水墨来了。江湖也来了。 第一曲江湖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第二天,水墨起的很早,应该是早上四点左右,先是仰卧起坐五百个,俯卧撑两百个,再跑步一万米,最后跳进村旁的小河里洗了个冷水澡,时间因是5点30左右。来到华老屋前,却发现华老还没起床,就在华老屋前耍起了五禽戏,不自觉的又进入那空明的境界。待醒来时发现华老早已站在屋前,看着水墨,双眼流入出一种复杂的神色。“华老,华老...”“嗯!哦,人老了,总是会发呆,哎!”华老叹了口气,看了水墨一眼,道“你是来问我谁是武师吧,看见没,那个屋前挂着几只野兽的人家,你去那向那个猎户请教吧。”“多谢华老!我去了。”“嗯。”华老淡淡的应了一声,无神的双眼看着远方,那只存在于他记忆中的地方。“请问有人吗?”“找谁?”一个与水墨同高的男子出现在水墨眼前,只见他年约四十,以兽皮为衣,脸上微带倦容,略显苍白,却拥有一种儒雅,飘逸的气质,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伟男子会出现在这个小山村,他应该是那种“五花马,千金裘”的风liu人物。如此念头在水墨心中一闪而过,抱拳道“请问阁下就是此地武师吗?在下水墨,由华老处知晓前辈在此,前来学武。”“喔?”俊伟男子似乎微微一惊,仔细打量了一下水墨,方道“须知那些大门派才是学武的最佳地方,而我只会一些江湖上的寻常武艺,基础武功,你又何苦来找我呢?”“求远不如取进,更何况基础武功是天下所有武功的基础,学好它,我相信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水墨口中如此说着,心中却想到“骗鬼呢!你一看就知道不是凡人,而那华老也不是普通人,我会相信你的话才怪!”而俊伟男子此时心想“不愧是华老推荐的人物,果然不凡。”说道“即如此,我这有基础轻功.基础刀法.基础腿法.基础步法及基础内功心法各一本,你要哪种?”“全学。”此时水墨心中相当激动,脸上却不露丝毫痕迹。“即如此,你都拿去吧。”“多谢前辈。”终于可以学到武功了。俊伟男子微微一笑,道“不必,你去吧,对了,以后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姓聂,你以后叫我聂叔吧。”“好的,聂叔。那我先告辞了。”“慢着,你若还想学基础武功,可以到前面的铁匠铺问问,他也会一些基础武功。”“如此就多谢聂叔了!”“不必客气,嘿嘿!”背对着水墨的聂叔脸上露出一丝戏嗫的笑容。而水墨却并没有看见,因为他正往铁匠铺赶去。。……

《第一曲江湖》情节预览:

男主只是看着拽上天,其实遇见喜欢的那个人了,还是会变温柔

  第二天,水墨起的很早,应该是早上四点左右,先是仰卧起坐五百个,俯卧撑两百个,再跑步一万米,最后跳进村旁的小河里洗了个冷水澡,时间因是5点30左右。来到华老屋前,却发现华老还没起床,就在华老屋前耍起了五禽戏,不自觉的又进入那空明的境界。待醒来时发现华老早已站在屋前,看着水墨,双眼流入出一种复杂的神色。“华老,华老...”“嗯!哦,人老了,总是会发呆,哎!”华老叹了口气,看了水墨一眼,道“你是来问我谁是武师吧,看见没,那个屋前挂着几只野兽的人家,你去那向那个猎户请教吧。”“多谢华老!我去了。”“嗯。”华老淡淡的应了一声,无神的双眼看着远方,那只存在于他记忆中的地方。“请问有人吗?”“找谁?”一个与水墨同高的男子出现在水墨眼前,只见他年约四十,以兽皮为衣,脸上微带倦容,略显苍白,却拥有一种儒雅,飘逸的气质,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伟男子会出现在这个小山村,他应该是那种“五花马,千金裘”的风liu人物。如此念头在水墨心中一闪而过,抱拳道“请问阁下就是此地武师吗?在下水墨,由华老处知晓前辈在此,前来学武。”“喔?”俊伟男子似乎微微一惊,仔细打量了一下水墨,方道“须知那些大门派才是学武的最佳地方,而我只会一些江湖上的寻常武艺,基础武功,你又何苦来找我呢?”“求远不如取进,更何况基础武功是天下所有武功的基础,学好它,我相信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水墨口中如此说着,心中却想到“骗鬼呢!你一看就知道不是凡人,而那华老也不是普通人,我会相信你的话才怪!”而俊伟男子此时心想“不愧是华老推荐的人物,果然不凡。”说道“即如此,我这有基础轻功.基础刀法.基础腿法.基础步法及基础内功心法各一本,你要哪种?”“全学。”此时水墨心中相当激动,脸上却不露丝毫痕迹。“即如此,你都拿去吧。”“多谢前辈。”终于可以学到武功了。俊伟男子微微一笑,道“不必,你去吧,对了,以后不要叫我前辈了,我姓聂,你以后叫我聂叔吧。”“好的,聂叔。那我先告辞了。”“慢着,你若还想学基础武功,可以到前面的铁匠铺问问,他也会一些基础武功。”“如此就多谢聂叔了!”“不必客气,嘿嘿!”背对着水墨的聂叔脸上露出一丝戏嗫的笑容。而水墨却并没有看见,因为他正往铁匠铺赶去。

  离水墨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现在这个村里出厡住民外只有水墨这一个来客了,其他外来者早已离开这里,去追寻他们的江湖梦。离开村子往南三里有一大山,据聂叔说这山中无危险。于是,水墨就扛着九十八斤的重剑,披着五十斤的铁衣,戴着百斤的练腿功用的铁砂袋,开始了他的训练之旅。腿法.步法.轻功在一停一走间施为,剑法.刀法亦在手中不停使出,内力在心神的关注下不停运转,一心三用。一阵微风吹过,腥味扑鼻而来,这是......“吼”一声虎啸传来,一只大虫赫然直往水墨扑来。龙从云,虎从风,这话果然不错。此时,大虫与水墨之间的距离已不足三丈。狭路相逢勇者胜,拼了。水墨重剑一抬,一招力劈华山直往大虫头颅砍去。谁知那大虫动作甚是灵敏,在空中一个转身,向旁边的空地上落去,稍及点地,又是一个反扑。而水墨此时招式用老,不及变化,重剑一挑......“呼”“呼”,水墨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干才实在是太险了,差点就葬身虎口,这就是聂叔说的没有危险性?靠!不过却也说明聂叔他们果非常人。而自己也需要拼命训练了,自己要走的路还很远啊!就这样,水墨在这山林中不停的锻炼着,渴时饮露水,饿时吃野果,烤兽肉。更要不停的应对时不时出现的野兽,精神时时刻刻处于紧绷状态。很累,但进步也是巨大的。三个月后的水墨,他的内力已进入人阶三品,腿法.步法.轻功已融为一体。剑法.刀法的融合已初见成效,虽然都是一些基础武学,但却是威力不凡。而掌法业已研习透彻,毕竟掌法在水墨所学的武功里面是最简单的。而九十八斤的重剑在水墨手中已是轻若无物。

  回到屋中,拿出从步.聂二人处得到的书,一本一本摊开。分别是基础内功.基础剑法.基础刀法.基础掌法.基础腿法.基础步法.基础轻功。内功是一切的基础,先学。腿法.步法.轻功三者合一才是最强的轻功.是追敌或逃命的不二法宝,学。剑法,从小的梦想,一个行走江湖的剑侠所必备的,学。刀,兵中霸主,杀伤力最强的武器,要学。掌法,近身战中不可少,还是要学。要学7种,好多啊。内功,可以学完即用,可以在学习其它武功时以最快的速度消耗掉,在马上打坐恢复,嗯。至于其它的,腿法,步法,轻功可以于同一时间学,嗯,又一个。还有剑.刀.掌三种。看来掌法得先放一放了。至于剑和刀么?有了,可以找步叔帮我打一把大剑,可做剑使,可为刀用,就这样。

  三月初三,龙抬头。

  “叮”“叮”“叮”打铁的声音随着水墨的靠近而愈加清晰,每一下敲击都砸在了水墨的心上,那打铁声似乎在控制着水墨的心跳。那打铁铺更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势。水墨每向前走一步,身上就感觉重了一分,待他走到铁匠铺门前时,浑身上下以是大汗淋漓。一手扶着门柱,一手猛拍胸口,喘着粗气。“咯吱”门被一只手打开了,那是一只可以擎天的手。“你是谁。”声音平淡且死板,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水墨努力的站直身躯,看向那张脸,看清那个人。那是一张平凡的脸,但是由于那双冷漠的眼睛,从而拥有了一股令天地失色的骇人气势。他很高,比水墨还要高上半个头。加上他的气势,几如山岳一般。“晚辈水墨,由聂前辈介绍,来向亲前辈学习武艺。”水墨挺着脊梁,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番话。“不错,拿去。”扔了几本书给水墨,径直回去大打铁了。“我姓步。”“多谢步叔。”“叮”“叮”“叮”......打铁声再次传来。

  九天后,水墨苏醒时发现自己在华老的那个大药桶里面。而且里面正散发着浓浓的药味。“华老,华老,华...”“叫什么叫,我还没死呢。”华老推开大门走了进来。看了水墨一眼,道“嗯,恢复的还不错,下次可以伤的更重一点。”水墨白眼一翻,刚要说话,华老又道“醒来了还不赶紧运功,要知道你的武功已经全废了。”什么,水墨大惊失色,立马盘腿运功。果然,内功全废。“这.这是怎么回事?!”水墨一脸惨白。“对了,是这个。万剑归宗!”水墨脑中突然闪出万剑归宗的口诀,正是“万气自生,剑冲废穴;归元武学,宗源功长”。还有冰心诀“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尘垢不沾,俗相不染;虚空甯宓,浑然无物;无有相生,难易相成;份与物忘,同乎浑涅;天地无涯,万物齐一;飞花落叶,虚怀若谷;千般烦忧,才下心头;即展眉头,灵台清幽;心无罣碍,意无所执;解心释神,莫然无魂;水流心不惊,云在意俱迟;一心不赘物,古今自逍遥!”以及昔年步惊云.聂风二人被埋于葬剑崖下时所悟的“风云诀”。“风云诀”中不紧函有步惊云.聂风二人的生平所学:排云掌.三云十掌,如来神掌.麒麟火劲.霍家剑法.莫名剑法.圣灵剑诀.无上剑道.万剑归宗.三云十剑.无极云十剑;风神腿.神风动.傲寒七诀.创刀.玄武真功.魔刀.摩诃无量等等,还有圣心诀这等绝世武功。可以说习得“风云诀”,世间其它其它武功只需参考即可。“好变态!”看到这里,水墨不由惊呼。想要习得“风云诀”,必须身具冰火,资质.悟性必须高绝。看到这里,水墨才明白步惊天那句”运气不错”的含义。若可习得“风云诀”,先练好“风身云体”。“风身云体”,参悟“摩诃无量”“不灭魔身”而成。练至大成后,不论筋骨皮还是内府器官都会大幅度强化,坚硬时纵使神兵利器难伤分毫;亦可改变身形面容,如风云般变化莫测。而若要习得“风身云体”,得先达到“万剑归宗”第二境界“剑冲废穴”。“原来如此。”水墨恍然大悟。“看来步叔和聂叔就是步惊云和聂风的后人啊!”第一境界“万气自生”......半日后,由于体内的两颗妖丹和华老所配的药草的功效,一股强悍的内力自丹田始,剑冲废穴......豁然贯通,第二境界“剑冲废穴”,成。“啊!”意气所致,水墨不由仰天长啸。“怎么了,怎么了?”华老听到叫声,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呵呵,没什么。”水墨挠了挠头,尴尬笑道。华老一翻白眼,骂道“鬼叫什么,你还得在这桶里待四十九天呢,这就熬不住了?”“四十九天?!”“没错,在这四十九天之内,你必须将妖丹之力彻底化为己用,否则后患无穷。”华老一脸严肃道。“好的,我知道了。”眼看华老又要出去,忙道“华老,聂叔.步叔他们怎样了,不要紧吧!?”“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这些不是你现在要操心的,加紧练功吧。”华老又急急忙忙的出去了。“看来事情真的很严重啊!”水墨感到心情很沉重,却又想到华老的话,连忙收拾心情,继续练功。现在只有抓紧练功,好早日出去才是正道。......四十八天后,水墨终于将妖丹完全吸纳,化为己用,冰心诀也达到了第九重,却被华老警告仍不得出,只好继续练功,不过今天华老却留下陪他了。“华老,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江湖上的事?”“你想听什么?”“华老你就随意说吧。”“嗯。......话说江湖上的武学境界不知从何时起被人分为一十八品,是为人阶九品,地阶六品,天阶三品。突破天阶三品后即可破碎虚空。江湖上的兵器亦被分成几个阶段,为九十九下的凡品,四百九十九下的精品和七百九十几九下的利器,以及七百九十九上的神兵。还有五大禁地,分别是万兽山.剑冢.英雄墓.侠客碑.葬骨山。江湖上的武学也有人阶.地阶.天阶之分,更有一些超强武学被尊为传说武学:好像那如来神掌.魔刀.无极云十剑.圣心诀等等。”说道这里,华老停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了水墨一眼。继续说道“现在江湖上强者辈出,如:剑神西门吹雪.魔刀丁鹏.日月教教主东方不败.小李探花李寻欢.太极张三丰.盗帅楚留香等等这些未尝一败的绝世高手也有明教教主张武忌.雪山飞狐胡斐.快刀戚长征.扬州双龙寇仲.徐子陵等等武林新秀。江湖上门派林立,有昆仑.峨眉.华山.少林这样屹立千年的门派,有武当.血刀门.铁血大旗门.五岳剑派这种不过百年的帮派。如今江湖上却是以少林.武当为尊。昔年在江湖上称王称霸的如天下会.魔道六宗等现在不是势微就是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顿了一下,看着窗外,吟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水墨沉默了,是啊,几百年后,又有谁会记得自己呢?不过这样的念头在水墨心中只是一闪而过。他现在需要的是坚定自己的信念,不辜负自己,也不辜负他人对自己的期望。“华老,你看我现在大概处于哪个境界?”华老头也不转,淡淡的说道“也就地阶三品吧。”地阶三品?!还不等水墨露出高兴的神色,华老转过头来,叮着水墨的眼睛,极为严肃的说道“你不用高兴,我告诉你,如果你不能将那两颗妖丹的妖力化掉,你就不要在想进步了。”“妖力?!”“看看你额头吧,傻小子。”华老不知从哪掏了一面镜子出来,扔给水墨。水墨对着镜子一看,发现自己的额头眉心处竟出现了一道竖直的红痕,好似二郎神的第三只眼。“当你逼出妖力,或是你能够自由操控体内的妖力时,你的前面能拦住你的东西就不多了!”“我明白了,这就是我吞噬妖丹所产生的障碍吧。”“没错,不过我这里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你想学吗?”“当然!”“那好,不过你要答应我,我所给你的东西绝对不能外传。”“我发誓!”“好。”华老好像松了一口气,“给你。”“这是......青囊经!”难怪不让外传,竟是如此宝物。第四十九天,狂风呼啸,乌云蔽日。不知怎么的,水墨的心情很差,有一种憋闷的感觉。水墨来到聂空的草屋里时却发现聂空没人,连野兽的尸体都没发现一只,向铁匠铺赶去时依旧没见人影,水墨的心更乱了。“难道他们真的出事了?!”水墨心慌意乱的想道。又想到第一次见到聂空时他那苍白的脸色......“聂叔,步叔,聂叔......”“跟我来。”是步惊天。他的声影似乎更加的遥远了。紧随着步惊天翻过南边的那座大山,又疾行七十里竟来到海边。一路上步惊天散发惊人的气势,竟没有受到妖兽的袭击。狂风卷巨澜,惊涛骇浪。毁天灭地的气息撒布在每一个角落,而此时水墨的心中却只有浓浓的悲伤。聂空那俊伟的容颜竟已苍白如斯,唯有那一抹潇洒的微笑仍挂在嘴角。水墨不由的跪了下来,眼泪早已盈眶而出。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聂叔......”聂空淡淡一笑,道“是人总会死的,你不必伤心,武功你可要练好啊。”“嗯,聂叔,我......呜!”聂空微笑的摇了摇头,道“以后不要再哭了。”又对一脸冷漠的步惊天道“大哥,麻烦你了,要送我最后一程。”步惊天点点头,依旧是那一副万年不变的冷漠表情。聂空又是笑笑,露出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远方。“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呵呵,江湖,江湖......”“聂叔,聂叔!!!”步惊天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眼中不带一丝情感,就好像一座石像。他好像更冷了。风动云不动,云动心如风。“流水行云”,聂空的身体随着掌劲,顺着狂风向海中坠去。“聂叔!”水墨大惊,就欲起身追去。一只手稳稳的放在他的肩膀上,令水墨动弹不得。“步叔!”水墨一脸哀求。步惊天道“让他去吧,江湖,江湖......”风更大了。“步叔,你真的要走了吗?”在铁匠铺内,水墨如此问道。“剑给我。”步惊天并未正面做答,而是水墨把剑给他。水墨把拿在手上的重剑递了上去。步惊天看了水墨一眼,道“跟我来。”真想不到,在铁匠铺的下面竟然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铸剑坊,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剑。这分明就是一个剑冢。“这里面有一把剑是属于你的,凭自己的感觉去寻找吧。”这还是水墨第一次听到步惊天说这么长的话。不由的有些惊讶。“凭自己的感觉去寻找”水墨闭上双眼,静静的感受剑的气息。慢慢的,水墨的脑海中只剩下一把剑的存在。心剑相连。那把剑感受到了水墨的召唤,竟自动飞到水墨手中。看到如此情况,纵使冷漠如步惊天也不由呆了一下。剑柄长九寸,与剑锷.剑首具为石灰色,上雕鳞纹,剑身长三尺六寸,好似水银,内有血纹流动。“此剑为万年寒铁精英与天外陨石所造,净重三百六十九斤,废我一十三年苦功而成。”三百六十九斤?怎么可能?步惊天看水墨不信,解释道“你之所以感受不到它的重量,是因为你与它心剑相连。此剑除了不能吸收天地元气为己用外,已和绝世好剑不相上下,你可为它取名。”剑重三百六十九斤,品质九百九十九,锋利九百九十九......“就叫‘重锋’吧!”“嗯,不错的名子。”“步叔,你要去哪?我陪你一起去。有了这把剑,我总不会再拖步叔你的后腿了吧?”步惊天一言不发,抬手间就是一掌,天地好像消失了,满目间都是掌影。空气好像凝结了,每个动作都要耗费百倍的力气才能施展开来。“砰”的一声,水墨胸膛已然中掌。“这就是天阶的力量吗?化天地元气为己用?”水墨呆呆的问道。原以为自己的地品三阶已是一个高手,想不到距离一个真正的高手竟相差这么远。“怎么,丧气了。”“怎么可能!我一定会超越你的!”水墨对着步惊天道。看着水墨一脸振奋的样子,步惊天点点头......村外,水墨看着步惊天那远去的身影,高声喊道“步叔,我一定会超越你的!”步惊天微微一顿,展开身形,飞掠而去。“华老,我也要走了。您多保重!”华老笑道“去吧,我都一把老骨头了,你不用担心。”“嗯,诸位,告辞!”......辞别华老及乡亲后,水墨孤身来到五大禁地之一的万兽山外。万兽山,山中有无数妖兽,不乏地阶甚至天阶的绝世妖兽。水墨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向这些妖兽挑战,代价是输的要送出性命。手中“重锋”已经出鞘,“风云诀”疯狂运转,而“冰心诀”则将方圆三十丈内的情形收入脑中,杀气彻底收敛,这在茂密丛林中无疑是救命法宝。“风踪云影”,既有风的速度,也有云的变幻,是超强的轻功身法。鬼魅般的身形在丛林中闪现,不带起一丝风声。一道闪电突闪而过,正在休憩的一条五步毒蛇彻底陷入长眠。“‘剑流星’果然快愈流星,再加上‘风踪云影’这无可匹敌的速度......实在是杀人的好招!”水墨看着“重锋”那光滑的剑身喃喃自语,嘴角不自觉的露出嗜血的微笑。四个月时间,水墨已斩杀妖兽一万八千六百七十三只,令万兽山外围的妖兽们无不惊慌失措,纷纷以自己的语言讲述那夺命闪电的可怕。一时间,万兽山外围安静了许多。没有施展“风踪云影”,水墨一步一步的向万兽山中心走去,脑中不停的回想这三天来的战斗场面。竟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次正面对敌,心中不由大汗。看来自己得改变一下战斗模式了,不然......很危险!“嗖”的一声突然从耳边传来,水墨气不提,神不动,却以身形如风,出现在十丈外。好快,竟是比声音更快。水墨向那物事看去,却是一条色彩斑斓四寸小蛇。蛇已通灵,对着水墨双眼竟散发蔑视的光芒,周身散发诡厉的气息。水墨一脸淡然,随着“冰心诀”的不断精进,他的性情越来越冷淡了,即使是与自身相关的大事,他的脸上也不会有太过的表情出现。就如对面那条地阶六品左右的妖蛇,若是以前的水墨早已满脸凝重。地阶六品的妖蛇已有相当雄厚的妖力了。“嘶嘶”妖蛇舌头一吐,灰蒙蒙的毒气就扑头盖脸的朝水墨脸上罩来。“哼!”水墨不屑的一哼。早在他吃了蛟龙和金翅大鹏雕的内丹后,世间毒物对他而言不过是烟云罢了。“剑流星”,璀璨的光芒一闪而逝。水墨长剑回鞘,看也没看妖蛇的尸体一眼。天阶下的妖兽是没有内丹的。万兽山大吗?大,很大。水墨可以如此告诉你。八个月了,水墨仍然在万兽山中心转悠。现在的水墨变的更强了。盘坐在一湖边的巨石上,眉心的红痕若隐若现,赤裸着的古铜色上半身,上面疤痕满布,及腰长发一片雪白。“哈!”一声轻啸,双眼圆睁,两道金光爆射而出,妖力出体......“啊!!!”水墨立于石上仰天长啸。终于,逼出妖力后的水墨达到了地阶五品。“唳”一只高约八丈的金翅大鹏雕出现在水墨身前,变化身形,化为三尺大小,站在水墨左肩上。“小雕,你也为我高兴吧,哈哈!”除掉心中大石,即使是性情变的极为冷淡的水墨也不由高兴万分。“走,我们出山了。”金翅大鹏雕再次变幻,双翼展开三十丈,飞向高空。水墨立于大鹏背上,任凭狂风呼啸。“江湖,我来了。”

  迷糊之间,水墨好似听见了聂叔他们在谈话。“华老,他怎样了?”这是聂叔的声音。“妖丹入体,冰火加身,若非惊天送回来及时,只怕他就废了,不过现在吗?呵呵。不得不说这小子的运气好到极点,不仅身体素质大幅度提高,内力亦可一步登天。”这是华老的声音。“不行。”这是步叔的声音。“惊天,怎么说?”惊天?!步叔叫步惊天吗?“若他现在直接进入天阶,以后怕是再难提升了。”“不错,华老,还是想想其它办法吧?”想不到步叔和聂叔对我这么好,以前真是误会他们了!沉默良久。步惊天的声音再次传来“若无其它办法,就用我那一招吧。”“空,那是否太冒险了?”“大哥,你放心吧!”原来步叔和聂叔还是兄弟,真是没想到。“大哥,助我。”“好。”步惊天双掌抵在聂空背上,聂空则是一指点在水墨眉心。“小子,你可要记着这一天啊,他们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帮你!”生命危险?啊,好痛!眉心一阵次痛传来。那是什么,冰心诀.万剑归宗.风云诀......无数的文字涌入脑海,脑袋好像要爆炸一般,偏偏又晕不过去,只能将一切的文字.精要死死记住,好分散一下注意力。一刻钟的时间,水墨却感觉有一百年那么漫长,在步惊天.聂空二人收功时,水墨痛快的晕了过去。

  水墨身处于一瀑布下,任由那强大的力量来冲击自己的身体,借已令自己的肉体力量更加强大。莫名的,水墨心中一阵惊悸,似乎有什么极大的危险要出现。水墨一动不动,因为他已发现前面的深潭中泛起一片涟漪,很显然,危险就在他身边,这令他如何敢动?经过这三个月的生死训练,水墨深深明白什么叫做一动不如一静。“嗷!”伴随一声龙吟,水面猛的爆裂开来,一条蛇形生物出现在水墨眼前。那是什么?龙?不对,独角,是蛟!三十丈长的蛟。好可怕,那身上的气势比之步铁匠的丝毫不差,暴戾至极。“唳!”又一声鹰唳传来,只见远方一道金光闪过,一只双翼展开亦有三十丈的金翅大鹏雕出现在蛟龙头顶。今天是什么日子?妖兽大会吗?水墨呆了。不等水墨反映过来,一蛟一鹏已斗在一起。蛟龙上半身立于水上,口吐激水,不时的来一招神龙摆尾。而大鹏速度快愈闪电,或爪,或喙,每一次攻击都会在蛟龙身上留下一道纪念。二者相斗,惊天动地。水墨早已躲在瀑布后的狭小空间里,等待二者相斗结束。山林中的奇它妖兽.野兽更是早就跑的远远的,深怕二者相斗,殃及池鱼。三天三夜,这一打就是三天三夜。水墨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两兽相斗的画面,脑中亦在不停的回放。他已深深的沉浸在这天道的轨迹当中。那一摇一摆.一扇一滑,都在演绎着天道变化。又是三天后,两兽终于停了下来。两者眼中俱是闪过一道凶光,蛟龙那冰晶一般的内丹与大鹏金翅雕的赤火内丹撞在了一起,并以极快的速度向水墨冲去。在看此时的水墨,他还沉浸在天道中,张着嘴,流着口水,似在吃什么是的。两颗内丹直直的冲进了水墨的嘴里,顿时将水墨惊醒过来,还来不及做什么反应,一冰一火两颗内丹已冲进水墨肚子里,并且四处乱撞,好像在找回家的路。两大妖兽自然发现了这个问题,妖丹岂容有失?“唰”的一声轻响,一道黑影出现在满地打滚的水墨身前。那如狱般的气势硬是逼退了蛟龙和大雕。是步铁匠。“运气不错。”步铁匠看着水墨喃喃道。“滚!”步铁匠转过头来盯着二兽。“唳!”大鹏悲鸣一声,转身飞走。“嗷!”蛟龙却是仰天长啸,不要命的向步铁匠冲撞过来。“撕天排云”携着雄厚的气劲,步铁匠一掌击在蛟龙额头上......可怜一代妖兽之王,撕斗抬久,又失去内丹,被步铁匠一击毙命。一把提起水墨,向村子急赶。

  “步叔,步叔。”水墨站在铁匠铺外叫着。不知为何,竟没有打铁声传来。“有事。”毫无感情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呃”水墨飞快的转身,往后急退。直到三米外才停住,道“步叔,人吓人,吓死人啊!”步铁匠冷冷看着水墨,不发一言。“呃,是这样的,步叔,我想请你打一把剑。”“嗯。”是这样的,我想在练剑的同时练刀,而平常的剑更本不行,所以想请步叔帮我打一把大剑。”步铁匠道“怎样的。”“剑柄长九寸,剑身长三尺六寸掌宽,如何?”“你等着。”说罢,也不理水墨,走进铁匠铺,拿了一把剑出来。“你的。”说着,连剑带鞘扔了过来。“好重!”水墨接过剑发现此剑奇重无比,“步叔,此剑有多重?”“九十八斤六两。”难怪这么重,还好我还拿的动,不过,若想如臂指使的话还得加紧锻炼啊,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力。仔细看一下剑的属性,品质772锋利493的利器,比储物戒中那把不知好了多少倍。咦,这把剑似乎早就打好了,怪啊?难道步叔也是剑做刀使?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竞技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