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霸宠,一品盗墓夫人小说

霸宠,一品盗墓夫人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灵异

作者:如花儿

时间:2020-05-10

小说简介

“啊,用劲....啊......用劲”林小夕抚过额前香汗,有些非常不满道:“么你没吃饭时吗?”某男窝火的咬了一咬牙,提枪插进来,大吼一声:“再次!......嗯!啊!”“嘿.....”两人此外直呼一声,只听到“匡呛”一声,厚实的棺材盖终于等到在某男的长枪下撬了。林小夕哈哈一笑:“里面的东西,我七,你三!”话毕,探身伸到棺材内,却大惊失色,里面居然是......她的尖叫声随着传来:“啊......”她是头号盗墓高手,没想起出乎意料的穿到远古大陆,从天而降,一屁股便砸死了给墨二少冲喜的二少夫人,被逼冒名做了冲喜娘子。拜……

《霸宠,一品盗墓夫人》情节预览:

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p>却见昏迷的女子,长长如蝶翼般的睫毛颤抖了两下。随后缓缓的张开了眼睛,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喜婆子一跳,往后倒退不已,她本以为这轿中的人也跟新娘子般早死了。当林小夕茫然的睁开眼,只见眼前犹如雪地,无限荒芜,头有些昏昏沉沉的,她感到有些不适,又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才睁开,这是哪里?面前是一脸惊吓过度的老婆子,手里还举一个唢呐,“哎哟”背后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呼出了声,一股黏糊糊的东西流到了眼角,她随手一抹,又是一股钻心的疼,让她倒吸了口凉气,看着唢呐上的血渍,她瞬间明白了,她这头上的伤口哪里来的了。“喜婆婆,她,她,她还没死。”身后一名挂着腰鼓的女子,一指林小夕,哆嗦的说道。喜婆子其实心里也怕,却强做镇定的一吼:“没死就把她弄死,都是她害的,我们不仅要吃官司,估计墨家也不会放过我们,这墨二爷的婚事,可是老祖母亲自操办的。”众人一听,刷刷的望向林小夕,眸子里除了怨恨,还是怨恨。还是那名叫马二石的汉子,性子最为火爆,听喜婆子这样一说,他脑袋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杀了眼前这个半罗的妖女:“喜婆子,让我来,让我杀了她。”林小夕这一听,也吓了一跳,看这大汉估摸着有一米八几的个头,四肢健壮的跟小牛犊一样,这要是被他来两下,不死也得残。眼见那大汉冲上前来,林小夕身子往后缩了又缩,虽然她还没搞清楚原因,但是这节骨眼也容不得她慢慢搞清楚了,随即脱口而出:“我有办法。”这话丝毫没影响到大汉举着唢呐行凶的步伐。林小夕见这架势,用尽力气大喊道:“我真有办法,杀了我,你还是会死的。”这话像是触到了大汉那根粗神经,举起的唢呐停在了半空中。身后传来喜婆子的声音:“马二石,出来,我倒是要看看她如何救我们?又如何自救?”林小夕这才喘了口气,现在不是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而是必须的自保,那唢呐上的血渍,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她,这不在玩,这是真的想要她的命,额头传来的阵阵刺疼,也在告诉她,她林小夕,穿越了,而且身陷绝境。不管如何,现在最重要的是时间,能否真的想到办法两说,能拖延便拖延。想她堂堂盗墓界黑马,只是跟搭档撬了口传说中的六重棺,接着她只不过看见了那棺材里的男子竟然对她笑了下,接着抓住她的手,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她抬眼看了下有些不耐烦的大汉,这才收敛了下心神,咳嗽了两声,寻思了片刻后才道:“我确实有办法,只是你们口中的墨二爷的婚事”她故作深沉的欲言又止,实则是抛砖引玉,看他们会不会多透露一些信息,这样也可以多点参考。果不其然,马二石答话了,却是带着愤怒,提着唢呐:“都是你压死了墨二爷的新娘子,快说,你究竟有什么办法?在这样慢吞吞的,我揍死你。”一副凶神恶煞的瞪着她。p>林小夕睇了眼彪型大汉,知道他这只是威胁,只是他们口中的新娘子是她压死的?她这才仔细打量了下自身所在,轿顶有一个硕大的孔洞,她抬眼便能看见天,心里暗忖:难不成她从高空摔了下来,砸中了这顶花轿??可是按照物理学不因该啊,这花轿因该碎成渣渣才对,只能说所有的事情不能完全用科学的眼光看待。林小夕抬眼再次望向轿外,显然大汉的耐心也到了极点,提着唢呐进了轿,举起就要砸向她脑袋。林小夕瞳孔缩了缩,好歹她也是叱咤江湖数十载,如今我忍。她轻叹一口气,立马开口道:“没了新娘,我可以冒充啊!”这是她最后一搏了,现在只要保住命,接下来的事,总好过没命强。这话顿时让全场鸦雀无声,大汉举起的唢呐倒是放了下来,估计也是觉得这办法可行。片刻后,还是喜婆子率先开口道:“看来也只有此法了。”随即浑浊的眸子一扫众人接着道:“要想不吃官司,今天的事儿,你们谁也不许说出去,只许烂在肚子里此事也不能在耽搁了,要是墨家寻了过来,我们定吃不完兜着走。”众人点了点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其实这事简单的很,只是众人被突如其来的事故搞的慌了神。见喜婆子如此说了,林小夕这才暗自吐了口气,这下算是命保住了,她接过一名女子递过来的丝巾,擦拭了下额头的血渍。接着另一名女子,强行的按住她,给她额头拼命的扑着粉。刺鼻的味道让她咳嗽不已。接着又是一名女子,拿来了一套红珊珊的喜袍,不由分说的往她身上套,她这才有空了下自己的身子惊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下,有些欲哭无泪,她的38,27,37彻底没有了,而且自己那身儿老鼠服,不知怎么的,变成了现在这副破破烂烂,衣不蔽体的烂布。原本健康的小麦肌肤倒是变的白希了不少,上苍果真是给你开了一扇窗,必定给你关上一道门,原本高挑的个头,如今怎么看都只有一米六不到,腰倒是细了些,可腿却短了些,好在还是如同以前般修长紧致。收敛了下心神,她叹了口气,看着衣服上星星点点的血迹,有些无奈,她当然知道这喜服是刚才那位被她压死的新娘子的,可她也没办法。当一切妥当后,才咬着牙扶着轿子站起了身,不管是现在还是刚才穿衣,只要稍微一动,她这后背就疼的厉害,只能勉强扶着物体挪动,估计脊椎是什么大问题的。出了轿子后,便见几名大汉打开陪嫁包裹,拿出大红绸子,给轿子的顶上扎起了一朵硕大的红花,算是遮住了那个大洞,等一切准备就绪,她被喜婆子催着进了轿子。至始至终她都没见到那名被她压死的女子,哪怕她刚才还刻意的去寻看了遍,当然,她也不会傻乎乎的去问。只是她不知道,几年后,她却见到了那名被她压死的女子,当然这只是后话。这次,一群人在也没有任何的停顿,简直用健步如飞来形容,轿子里面的林小夕差点没把心脏给颠簸出来,背后的伤,让她疼的快要昏厥过去。二十分钟后,她终于在轿子里面听到了鞭炮的声响,估计是快到了,她这才拿出旁边的红盖头,给自己盖了起来。说实话,她心里还是有些颤颤巍巍的,虽说是迫不得已,但怎么说也是她第一次嫁人,千万不要是一个歪瓜裂枣,半身不遂的男人啊她这样祈求着,可俗话说的好,怕什么来什么!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