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鬼司令传奇小说

鬼司令传奇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灵异

作者:鑫永恒

时间:2020-05-09

小说简介

苍茫天地间、人鬼蛇神万物皆有灵气!  抗日战争烽火持续燃烧之时、有一群人、一群神秘的的人,要论他们的身份、他们是一伙贼、一伙盗墓贼,他们再次穿越崇山峻岭、重新开启了一扇扇神秘的世界的大门,带我们体会千万年的古老的历史文明。此外、他们是一支英勇无畏顽强不屈的抗日队伍,为了全回到家、吴老先生赶紧将婴儿放在床上,然后点亮油灯,从药箱子里摸出来一小袋小米,这是今天去十三里铺给齐三宝的娘看完病临走的时候给他的。由于吴老先生长期治病不收一分钱,乡亲们都会把一些平时舍不得吃的好东西送给他。厨房里顿时传出一阵锅灶的声响......不一会儿功夫,吴老先生就走出了厨房,他皱巴巴的手上,端着一碗香喷喷的小米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这个婴儿看起来比一般的孩子都要聪明许多,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炯炯有神,看到吴老先生把一勺子小米粥送到他跟前的时候,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笑容。可是让吴老先生意外的是,当他把小米粥送到婴儿嘴边的时候,婴儿却不肯张嘴,刚才还是笑眯眯的婴儿顿时就晴转阴似的哇哇大哭起来,双手还不停的挥舞着,抓住勺子从他的嘴边拿开。这下子吴老先生可着急了,明明这个婴儿已经饿得快不行了,可为什么却不肯吃这小米粥?小米粥是自己平时都不舍得吃的东西,再说、除了小米粥,家里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东西了。吴老先生很担心,要是这孩子不吃东西,饿出个好歹来可如何是好啊?无奈之下,吴老先生把婴儿从床上抱起来,放在自己左手的手臂上,用胸口轻轻的抵住婴儿的双手不让他动弹,右手盛了一勺子小米粥吹了几口之后放到婴儿的嘴里。“哇哇哇哇”婴儿大声哭泣起来,好像要把嗓子都哭破了一样,小脸上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听到婴儿的哭泣,吴老先生很难过,可他还是硬起心肠把一勺子小米粥喂进了婴儿的嘴巴,若他真是不进食,饿坏了更要不得。喂进嘴巴的小米粥婴儿还是吐了出来,吴老先生真的没辙了,只好把他轻轻的放回到了床上。把小米粥放下后,吴老先生着急得在屋里踱步徘徊,一向冷静的他顿时不知如何是好,着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咩咩咩”村子里传出几声山羊的叫声,听到这几声山羊叫,吴老先生茅塞顿开。自己真是没带过孩子不知道,这初生婴儿是要吃母乳的,村里王大娘家的山羊下了崽,何不到她家去挤些羊奶来给这孩子吃。“对、就这么办。”吴老先生高兴得自言自语,连忙拿起桌上的油灯走出了门。砰砰砰、“老姐姐,老姐姐睡了吗?”“谁呀?”吱嘎、门开了,“哟、”看到门外的人是吴老先生,王大娘露出惊讶的表情,而看她的表情,好像还有说不完的话一样。“快进来、快进来”王大娘将吴老先生一把拉进屋子,赶紧关上了大门又接着说道:“刚才你没听到?”“听......”还没等吴老先生开口,王大娘又接着说道:“村子里刚才有婴儿的哭声,我们这村子里面又没有哪家生小孩子,莫非翠花一家子又来捣乱了?”说道这里,王大娘都有点面色发青,好像还对翠花一家冤魂捣乱的事情感到后怕。“老姐姐,你误会了,那婴儿的哭声啊是我那儿传出来的。”“什么,你那里传出来的,你家里哪来的婴儿?”“今天我从十三里铺回来,半路上看到一个弃婴,我见他可怜,便将他带回家来了。”“那你捡回来的、是男婴还是女婴?”“是个男孩。”话说到这里、王大娘上下打量了吴老先生一番接着说:“吴兄弟,我说你能行吗?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抚养这么一个小孩子。”吴老先生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回答道:“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心软,以后的日子啊,是要苦一些,但是我东家把把脉,西家治治病,给他口吃的还是没问题的。”吴老先生低头沉默了好一阵子,没有说一句话。“或许是老天爷看你一辈子做尽好事,故意派来照顾你的。”看到吴老先生一脸苦不堪言的表情,王大娘微笑着安慰道。“但愿如此吧!”经过这一番谈话,吴老先生似乎已经忘记了到王大娘家来的真正目的。“咩咩,咩”“哟,你看我这糊涂劲儿,我怎么把这最重要的事儿给忘了。”吴老先生拍了拍脑袋,如梦初醒。“你家羊还有奶吗?”“有有有多着呢?”吴老先生这么一说,王大娘什么都明白了,连忙拿了个粗口大碗就要去羊圈挤奶,吴老先生也拿着油灯跟着王大娘来到羊圈。“这小孩子啊,喝羊奶长大的身体最结实。”王大娘一边挤奶一边说,皱纹横生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仿佛又回到了生儿育女的年代......“我家羊奶还多着呢?你每天来挤就是了。”“谢谢你了啊老姐姐。”吴老先生左手拿着油灯,右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羊奶回到了屋。油灯的灯光很昏暗,他把油灯放到床边的板凳上,想更仔细的看看婴儿的情况时,床上的一幕十足吓了他一大跳。一只肥大的黄鼠狼正趴在婴儿的身体上,婴儿已经被黄鼠狼给挡住了大半,看不到是什么样子。吴老先生连忙呵斥着要赶走趴在婴儿身上的黄鼠狼。吴老先生很清楚,黄鼠狼是不吉利的东西,对成年人造成的威胁不算太大,可是对于刚出生的婴儿,那可是危险动物。因为类似这样的事情,三年前十三里铺就曾发生过,一对夫妇也是将婴儿放在家里就下地干活去了,等种完庄稼回到家,床上小孩子的皮肉已经被大老鼠给啃食了一大半。吴老先生看到这一幕,全身都在颤抖了,连声呵斥着床上的黄鼠狼。黄鼠狼的捕食方法是很血腥的,它会先吸干猎物的鲜血,然后食掉猎物的内脏,成精的黄鼠狼甚至还可以附到人的身上,不知黄鼠狼身下的初生婴儿现在变成了什么非人模样。看到这一幕,吴老先生脑海里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可怜的孩子已经不在人世了。但透过油灯昏暗的灯光依稀可以看到,它又不像是在吃食。这只黄鼠狼说来也奇怪,无论吴老先生如何驱赶,它却始终不肯离开。当吴老先生想要伸手拿东西打它的时候,黄鼠狼却慢慢的挪开肥胖的身体跳下了床,逃跑时还释放出了一股难闻的恶臭。吴老先生终于松了一口气,顾不得追赶那只逃跑的黄鼠狼,连忙扑到床上去想要看看那个可怜的婴儿,“嘿嘿嘿嘿嘿嘿”婴儿居然发出了嘿嘿的笑声,而吴老先生看到的,依然是婴儿那张粉嘟嘟的可爱脸庞。看到婴儿安然无恙,吴老先生欣喜若狂,连忙将他抱入怀中,用那张皱巴巴的脸不停的在婴儿的额头上摩擦,眼角还流出了几滴多年未曾流过的泪水。“好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婴儿似乎也听懂了他的话,伸出稚嫩的小手顽皮的抓扯着吴老先生下巴上那一撮长长的胡须,嘴里依然发出嘿嘿嘿嘿的笑声。就这样,吴老先生把婴儿拥抱了许久,才想起婴儿现在还在饿肚子,就连忙端起桌上的羊奶想要喂他。可是桌上的羊奶已经凉了,吴老先生又把婴儿放到床上,把羊奶拿到锅里温了,等他把温好的羊奶喂给婴儿时,婴儿还是不吃。“咦,这就奇怪了”吴老先生忍不住自言自语的说道。天资聪颖的婴儿仿佛又明白了吴老先生的意思,伸出一只可爱的小手摸了摸小肚皮。看到婴儿的反应,吴老先生很惊讶,连忙也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肚皮,果然,婴儿的肚皮圆滚滚的,一点也不像没有吃过东西的样子。吴老先生思考了很久,终于明白了,刚才那只黄鼠狼是在给这婴儿喂奶,难怪无论怎么驱赶它都不肯离开。老先生顿时心生感慨,再次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孩子生世不凡、天资聪颖,长大后一定会成就一番霸业。”吴老先生并没有看到,床上那个初生婴儿,又点了点小脑袋。。……

《鬼司令传奇》情节预览:

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第一章荒庙怪胎

  长满青苔的石板路上、走着一位弯腰驼背的老人,他叫吴宜青、人们都尊称他为吴老先生。吴老是一位赤脚医生,无儿无女孤身一人,行医已经二十几年了,对疑难杂症有独到的见解。可是在这二十几年中,他并没有什么积蓄,穿着也没有其他江湖游医那么光鲜,一身麻布衣衫更加显露出他瘦弱的身子骨。现在是灾荒年间,老百姓日子都过得很清苦、所以他替一般的穷人家治病,都不收一分钱,所用的药材,也是他自己上山找的中草药。在这十里八乡,只要一提到吴老先生,大家伙就只有一个印象—活菩萨。天马上就要黑了,吴老先生也加快了脚步,他要在天黑之前赶回村子,从心眼里来讲他还是很害怕。若不是碰上个罕见病症,经过一番望闻问切耽误了他不少时间,他才不愿这么晚才回村呢。他所走的这条青石板路是通往十三里铺的,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无人行走,石板上都起了一层厚厚的青苔,这条路、十几里地无人烟,若是天色尚早,还可以看到在地里劳动的庄稼汉,但是天马上就要黑了,庄稼汉也回家了。这条小路,夹在山的中间,四周都是茂密的丛林,感觉阴森森的,若只是因为这些那倒还好,半年前村里发生的一件事情,使他现在想起来都毛骨悚然。走在这条小路上,他是一点也不敢往那方面去想,尽量的转移注意力,克制住心里的害怕情绪。半年前、村里的恶霸张二耙子抢走了大姑娘翠花,他把翠花带到关帝庙糟蹋后杀死,翠花的父母一时想不开,也在关帝庙双双上吊自杀。在这个年头,草菅人命的事情时有发生,村子里的人除了摇头叹息之外也别无他法。可是就在翠花一家子死后不久,怪事就发生了,每到夜晚,村里的狗都会汪汪汪的叫个不停,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有时候隐隐约约还可以听见一个年轻女子呼喊张二耙子的声音,村里的人都分辨不出这个声音到底从哪里传来。而恶霸张二耙子的家里也会传出怪异的声响,有时是屋顶瓦片哗哗哗的响个不停、好像有人在房顶上走动一样,有时紧闭的大门也会无风自开。张二耙子请了许多巫婆来做法、可是都无济于事,每到三更天、还是会准时来喊他的名字。村里的人都知道、这是翠花冤魂索命来找他了。果然没过多久,张二耙子就死了,当村里人发现他的尸体时他还蹲在屋子的角落里,身体蜷缩成一团,眼睛瞪得很大,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这件事情在村里闹得人心惶惶、天黑以后谁也不敢出门。自从张二耙子死后不久,村子里就再也没有发生过怪事,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昔日的关帝庙香火旺得很,每到初一十五大家都会前去上香,自从翠花的事情发生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到那里去了。一是因为翠花和他父母的尸体还留在那里,二是传言翠花和他父母都变成了厉鬼长守关帝庙,继续找替身,每到傍晚还是会听到年轻女子低声哭泣的声音。从十三里铺回村、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所以关帝庙也是吴老先生的必经之路。在发生那件事情以前,吴老先生是不害怕的,毕竟年轻时候四处学医,行走江湖也几十年,什么稀奇古怪之事都见了不少,但是像这么邪门的事情,他还是头一次碰上。现在是秋冬季节,迎面吹来的风中夹杂着丝丝凉意,吴老先生打了个寒颤,又抬头看了看天,脚步又加快了许多。拐过前面那个弯就是关帝庙,吴老先生的喘息声变得越来越重,心跳也比平时加快了一半的节奏,他尽量不往那方面去想,一手扶着背在身上的医药箱,可是另一只手无意之中却紧紧的掐着中指。用大拇指掐住中指可以避邪,若是真碰上不干净的东西,就把中指头咬破,将鲜血挥洒过去。天黑了,视线也变得模模糊糊,吴老先生路过关帝庙,远远的就闻到一股尸体腐烂的味道,他差点呕吐出来,赶紧掀起衣角捂住口鼻。现在吴老先生大脑神经都绷得很紧,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他不敢正眼去看那座邪恶的庙,但是从眼角他可以看到昔日那香火旺盛的关帝庙已经不复存在了。突然、庙里传来年轻女子低声哭泣的声音,这嗓音很悦耳,但她的哭泣很悲伤,使人一听到就会联想到生离死别。这声音确实不像从人的嗓子里发出的,难道真的是翠花?吴老先生迈着艰难的步伐,如果是年轻人,可以迅速奔跑逃离这个邪恶的地方,但是他不行,毕竟已是年过古稀的人了,腿脚不利索。就在他快要走过关帝庙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来,这阵风很异常,虽然很大,但是不会让人感觉到寒冷。一个身影从路边的树林里窜出来,进了关帝庙,“谁”吴老先生叫出了声音,可是并没有人答应他,只有他的声音还在久久的回荡。当他想再次抬腿前进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似的向着庙里走去,在这三秒钟的反应时间里,吴老先生很明白,他是碰上道路鬼了。他也很明白,道路鬼是好鬼,不会伤害人,只会控制人的行动能力,若是前面有恶鬼,他就会挡住你的去路,让你在原地打转,错过前面的恶鬼之后再放你过去。可是这个道路鬼把吴老先生带进庙里干什么,难道前面真有什么邪恶的东西?和其他撞上道路鬼的人不一样,这时候的吴老先生只是腿脚不听使唤,思想意识还是很清楚的,一走进庙里,便看到了那两根挂在房梁上的白布,白布下面的地上各堆着一具腐烂的尸体,很显然、那就是翠花的父母。在被道路鬼控制行动的这几十秒内,吴老先生就在想,这一定是翠花的父母在作怪,翠花的父母生前也是心地善良之人,况且自己一生光明磊落,他们应该不会加害于他,把他带进庙里,一定另有企图。现在吴老先生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或许他是已经麻木了。就在他复杂的思想斗争进行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果然是翠花的爹。“你、你到底是人是鬼?你们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翠花的爹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冲着吴老先生微笑,他脸上的笑是那么的诡异。这时候吴老先生才发现,他的腿脚可以自由活动了,他想转身跑出去,可是翠花他爹伸出手拉住了他不让他走。“刚才,也是你在拉我?”翠花的爹点了点头。“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这次,翠花的爹没有点头,只是拉着吴老先生的手走进了庙里的一个侧门。走进那个侧门,有一条很宽的石缝,石缝里渗出一股股清澈的山泉水,石缝边也有一具尸体,这具尸体和刚才那两具尸体比起来,要大很多,而且没有外面那两具尸体腐烂严重,也没有发出恶臭。这具尸体应该就是翠花。吴老先生一转身、翠花的爹已经不见了踪影。他们到底有何用意,为何将我引到这里来,难道是要我将他全家的尸体安葬?就在吴老先生心里暗暗猜测的时候,一声婴儿的哭泣声传来。在这荒庙里,看见翠花的爹也就算了,为何会有婴儿哭泣的声音?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差点让吴老先生晕过去,当吴老先生的目光再次转移到翠花的尸体上时,只见翠花的尸体开始蠕动,又过了几十秒,一只小手从那堆烂肉里面伸出来,慢慢的、婴儿的头和身子都露了出来,一个血淋淋的婴儿出现在他的面前。尸体的旁边蹲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子,吴老先生一眼就认出了她,她正是半年前背张二耙子杀死的翠花。“翠花,你、你....”吴老先生有些口齿不清,“吴爷爷、你不必害怕,翠花不会伤害于你,翠花也不是故意恐吓你们,我是放心不下我的孩子。”“难道、难道这个孩子是张二耙子的?”对于吴老先生的询问,翠花点了点头。“从我死的那天到现在、已经在这里等待了一百八十八天,就是希望能够遇到有缘人收养我这可怜的孩子,吴爷爷,你一定得救救他。”看到吴老先生保持沉默,翠花连忙起身跪在了他的面前。“你起来你起来。”吴老先生此时已经忘记了翠花变成了鬼,连忙伸手想把翠花拉起来,等手伸出去却什么也没碰到,翠花还是跪在地上。吴老先生依然沉默、而且沉默了很久,看样子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翠花见他久久没有表态,又迫不及待的开口了“吴...”还没等翠花开口,吴老先生就冲着翠花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说话。“既然这个孩子在这种情况下都能够活下来,就说明他命不该绝,翠花我答应你、替你把她养大。”“吴爷爷的大恩大德,翠花来世一定做......”吴老先生再次打断了翠花的话,“翠花,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你的遭遇,我也很同情。既然大仇已报,你也应该安心的投胎转世,你的孩子,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吴老先生赶紧放下药箱子,抱起那个可怜的孩子。刚才只顾上和翠花说话、吴老先生忽略了这个孩子的存在。当他把这个孩子抱在手上时才感觉到这个孩子已经浑身冰凉,感觉不到一丝体温,刚才哇哇大哭的孩子现在也闷不作声了。吴老先生很是愧疚,连忙脱下身上的麻布衫裹在孩子的身上,等他包裹好孩子才发现,翠花已经不见了。“翠花、翠花你还在吗?”吴老先生呼喊了几声,没有人答应,于是便抱起孩子走出了关帝庙。天已经黑尽了,但是在这弥漫着尸体腐臭味的破庙呆上一晚,无论是谁都受不。自己年老体弱倒无所谓,若是这初生的婴儿沾染了尸气,那可不太好,说不定会影响他的智商。吴老先生看了看怀里的婴儿,又看了看外面,外面是漆黑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他站在原地,犹豫了好一阵,还是决定回村。他把用麻布衣衫包裹的婴儿小心翼翼的放在神坛下,独自走出庙门找来了许多枯树枝,然后掏出药箱子里的火柴点了一个大大的火把,背起药箱抱起神坛下的婴儿离开了关帝庙。背上背着药箱,怀里又抱着个初生婴儿、吴老先生每走一步都是那么谨慎,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婴儿和自己这把老身子骨一起摔在地上。吴老先生一边走一边脑海里也在思考着一件事情,这个孩子的生世很诡异,若的让村子里的人知道这个孩子是已经死去大半年的翠花所生,一定会很排斥他,所以必须隐瞒这个孩子的生世,不让村子里的人知道。“哇哇哇”刚才一声不吭的婴儿又开始哭起来了,吴老先生的坏里很温暖,这个孩子的体温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孩子乖、孩子不哭,马上就到家了,等回到家爷爷给你煮粥喝啊!”这个孩子好像听懂了吴老先生说的话,哭泣的声音戛然而止。看到这个可爱的婴儿,吴老先生很是开心,自己孤独一生,到老了居然还有个可爱的孩子相伴,很明显是老天爷在眷顾他。经过一炷香时间的艰难行走,吴老先生终于看到了村子里油灯闪烁的点点灯光。

  回到家、吴老先生赶紧将婴儿放在床上,然后点亮油灯,从药箱子里摸出来一小袋小米,这是今天去十三里铺给齐三宝的娘看完病临走的时候给他的。由于吴老先生长期治病不收一分钱,乡亲们都会把一些平时舍不得吃的好东西送给他。厨房里顿时传出一阵锅灶的声响......不一会儿功夫,吴老先生就走出了厨房,他皱巴巴的手上,端着一碗香喷喷的小米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这个婴儿看起来比一般的孩子都要聪明许多,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炯炯有神,看到吴老先生把一勺子小米粥送到他跟前的时候,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笑容。可是让吴老先生意外的是,当他把小米粥送到婴儿嘴边的时候,婴儿却不肯张嘴,刚才还是笑眯眯的婴儿顿时就晴转阴似的哇哇大哭起来,双手还不停的挥舞着,抓住勺子从他的嘴边拿开。这下子吴老先生可着急了,明明这个婴儿已经饿得快不行了,可为什么却不肯吃这小米粥?小米粥是自己平时都不舍得吃的东西,再说、除了小米粥,家里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东西了。吴老先生很担心,要是这孩子不吃东西,饿出个好歹来可如何是好啊?无奈之下,吴老先生把婴儿从床上抱起来,放在自己左手的手臂上,用胸口轻轻的抵住婴儿的双手不让他动弹,右手盛了一勺子小米粥吹了几口之后放到婴儿的嘴里。“哇哇哇哇”婴儿大声哭泣起来,好像要把嗓子都哭破了一样,小脸上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听到婴儿的哭泣,吴老先生很难过,可他还是硬起心肠把一勺子小米粥喂进了婴儿的嘴巴,若他真是不进食,饿坏了更要不得。喂进嘴巴的小米粥婴儿还是吐了出来,吴老先生真的没辙了,只好把他轻轻的放回到了床上。把小米粥放下后,吴老先生着急得在屋里踱步徘徊,一向冷静的他顿时不知如何是好,着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咩咩咩”村子里传出几声山羊的叫声,听到这几声山羊叫,吴老先生茅塞顿开。自己真是没带过孩子不知道,这初生婴儿是要吃母乳的,村里王大娘家的山羊下了崽,何不到她家去挤些羊奶来给这孩子吃。“对、就这么办。”吴老先生高兴得自言自语,连忙拿起桌上的油灯走出了门。砰砰砰、“老姐姐,老姐姐睡了吗?”“谁呀?”吱嘎、门开了,“哟、”看到门外的人是吴老先生,王大娘露出惊讶的表情,而看她的表情,好像还有说不完的话一样。“快进来、快进来”王大娘将吴老先生一把拉进屋子,赶紧关上了大门又接着说道:“刚才你没听到?”“听......”还没等吴老先生开口,王大娘又接着说道:“村子里刚才有婴儿的哭声,我们这村子里面又没有哪家生小孩子,莫非翠花一家子又来捣乱了?”说道这里,王大娘都有点面色发青,好像还对翠花一家冤魂捣乱的事情感到后怕。“老姐姐,你误会了,那婴儿的哭声啊是我那儿传出来的。”“什么,你那里传出来的,你家里哪来的婴儿?”“今天我从十三里铺回来,半路上看到一个弃婴,我见他可怜,便将他带回家来了。”“那你捡回来的、是男婴还是女婴?”“是个男孩。”话说到这里、王大娘上下打量了吴老先生一番接着说:“吴兄弟,我说你能行吗?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抚养这么一个小孩子。”吴老先生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回答道:“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心软,以后的日子啊,是要苦一些,但是我东家把把脉,西家治治病,给他口吃的还是没问题的。”吴老先生低头沉默了好一阵子,没有说一句话。“或许是老天爷看你一辈子做尽好事,故意派来照顾你的。”看到吴老先生一脸苦不堪言的表情,王大娘微笑着安慰道。“但愿如此吧!”经过这一番谈话,吴老先生似乎已经忘记了到王大娘家来的真正目的。“咩咩,咩”“哟,你看我这糊涂劲儿,我怎么把这最重要的事儿给忘了。”吴老先生拍了拍脑袋,如梦初醒。“你家羊还有奶吗?”“有有有多着呢?”吴老先生这么一说,王大娘什么都明白了,连忙拿了个粗口大碗就要去羊圈挤奶,吴老先生也拿着油灯跟着王大娘来到羊圈。“这小孩子啊,喝羊奶长大的身体最结实。”王大娘一边挤奶一边说,皱纹横生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仿佛又回到了生儿育女的年代......“我家羊奶还多着呢?你每天来挤就是了。”“谢谢你了啊老姐姐。”吴老先生左手拿着油灯,右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羊奶回到了屋。油灯的灯光很昏暗,他把油灯放到床边的板凳上,想更仔细的看看婴儿的情况时,床上的一幕十足吓了他一大跳。一只肥大的黄鼠狼正趴在婴儿的身体上,婴儿已经被黄鼠狼给挡住了大半,看不到是什么样子。吴老先生连忙呵斥着要赶走趴在婴儿身上的黄鼠狼。吴老先生很清楚,黄鼠狼是不吉利的东西,对成年人造成的威胁不算太大,可是对于刚出生的婴儿,那可是危险动物。因为类似这样的事情,三年前十三里铺就曾发生过,一对夫妇也是将婴儿放在家里就下地干活去了,等种完庄稼回到家,床上小孩子的皮肉已经被大老鼠给啃食了一大半。吴老先生看到这一幕,全身都在颤抖了,连声呵斥着床上的黄鼠狼。黄鼠狼的捕食方法是很血腥的,它会先吸干猎物的鲜血,然后食掉猎物的内脏,成精的黄鼠狼甚至还可以附到人的身上,不知黄鼠狼身下的初生婴儿现在变成了什么非人模样。看到这一幕,吴老先生脑海里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可怜的孩子已经不在人世了。但透过油灯昏暗的灯光依稀可以看到,它又不像是在吃食。这只黄鼠狼说来也奇怪,无论吴老先生如何驱赶,它却始终不肯离开。当吴老先生想要伸手拿东西打它的时候,黄鼠狼却慢慢的挪开肥胖的身体跳下了床,逃跑时还释放出了一股难闻的恶臭。吴老先生终于松了一口气,顾不得追赶那只逃跑的黄鼠狼,连忙扑到床上去想要看看那个可怜的婴儿,“嘿嘿嘿嘿嘿嘿”婴儿居然发出了嘿嘿的笑声,而吴老先生看到的,依然是婴儿那张粉嘟嘟的可爱脸庞。看到婴儿安然无恙,吴老先生欣喜若狂,连忙将他抱入怀中,用那张皱巴巴的脸不停的在婴儿的额头上摩擦,眼角还流出了几滴多年未曾流过的泪水。“好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婴儿似乎也听懂了他的话,伸出稚嫩的小手顽皮的抓扯着吴老先生下巴上那一撮长长的胡须,嘴里依然发出嘿嘿嘿嘿的笑声。就这样,吴老先生把婴儿拥抱了许久,才想起婴儿现在还在饿肚子,就连忙端起桌上的羊奶想要喂他。可是桌上的羊奶已经凉了,吴老先生又把婴儿放到床上,把羊奶拿到锅里温了,等他把温好的羊奶喂给婴儿时,婴儿还是不吃。“咦,这就奇怪了”吴老先生忍不住自言自语的说道。天资聪颖的婴儿仿佛又明白了吴老先生的意思,伸出一只可爱的小手摸了摸小肚皮。看到婴儿的反应,吴老先生很惊讶,连忙也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肚皮,果然,婴儿的肚皮圆滚滚的,一点也不像没有吃过东西的样子。吴老先生思考了很久,终于明白了,刚才那只黄鼠狼是在给这婴儿喂奶,难怪无论怎么驱赶它都不肯离开。老先生顿时心生感慨,再次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孩子生世不凡、天资聪颖,长大后一定会成就一番霸业。”吴老先生并没有看到,床上那个初生婴儿,又点了点小脑袋。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