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明刺小说

明刺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木内

时间:2020-05-05

小说简介

正德皇帝玩心正酣,找寻剌激能制造祸端。  阳明老兄悟道出关后,拾掇残局传道授业再先。  朝臣阁老手忙脚乱,苦撑社稷为保江山。  佞臣小人借机上位,搅弄天下又是难安。  看他一个大明王朝小小教谕,贫困家庭山区的学校校长,如何步步生莲,化险为夷,轻松玩转这个时这边的住户平时睡得都早,夜幕一笼上来,坊里便静寂了许多,偶有几声狗吠飘在巷子里,回响有些沉闷,夏日的天气如这般燥热,也没有多少娱乐活动,若是有人实在热的睡不着的,可以在自家院子里乘凉,南方的宅院,没有几棵树不敢过夏天的。。……

《明刺》情节预览:

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这里叫做宣宜坊,算是县城里的大坊,近些年县城里住进来不少乡下人,多是些没有田地混不下去日子的贫苦人,来城里讨口饭吃,这些人便会在宣宜坊里安家,只不过偏僻了一些,好歹也是在城里。

  他当然是个正常人,前世里他是兢兢业业的公司职员,过着按部就班平淡安稳的小日子,却不曾想过会遇上过这样的变故。前世的记忆停留在那场突如其来的火灾里,他清楚的记得浓烟滚滚中刹那的绝望,他确定没有生还的可能,当他再次醒过来时,来不及庆幸便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直到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

  苍白总是能形容这样的月色,古往今来在文人墨客的眼中都是如此,大多时候的情绪表达需要场景来烘托,或是心生怜爱亦或是徒增悲哀,触动心弦,总能找到内心的契合,来感慨眼前不幸,倾诉一场故事。

  黄昏落下的时候,县城的东街上便少有人行走了,街边的店铺也会陆续的关门,这样的时日生意大都不好做,毕竟是城里的偏隅,周围住的多是一些平头百姓。

  总想找点什么事情干,便想起陈伯的屋子漏雨,好像漏雨的地方是靠着床铺的,这些时日的天气阴晴不定,中午还是晴天晚上就下起了雨,搞不准防备,未雨绸缪还是要做的,况且陈伯年纪这么大,哪能让他爬到屋顶上去。

  穿越而来被这小老头感动了一把,沈卓已经从心底里认可了这位以后相依为命的家人,这些天身体一直在慢慢恢复,沈卓也已经完全的适应了过来,只是这身子弱的紧,以后得加强锻炼才行。

  沈卓走到院子,伸了个懒腰,只觉得浑身骨骼咔嚓的响,好似重新长出一般,活动了好一会儿,才畅快许多,甚至感觉气力已经完全恢复,一时欣喜,干脆又打起了太极拳,做了蛙跳,俯卧撑,连第八套广播体操都做了一遍。

  好在月奉能拿个四五两银子,在云南变卖的那点田地,来县城的时候大都花在看病上,不过正德年间的物价水平不高,这几两奉银,应该能补贴家用混个温饱,但是眼下家里是没钱的,刚穿越来的那几天,也就是大病初愈的档口,身子很虚,又要吃些很贵的中药,还要补身体,把那点家财耗了个精光,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没人帮衬,日子过得竟是如此不堪的。

  这会儿月光银屑似的散在街巷里,晃得人眼晕,坊里巡逻的差役打了个哈欠也准备收队,找个僻静的角落睡上一觉,坐在门前侃大山的百姓也都收拾心情,回屋歇息去了。

  这附近的宅院都是瓦房,主要是住宅都离得太近,整个坊都显得很拥挤,官府明令并且给补贴让用瓦房,若是草房一旦起火,火势肯定控制不住的,瓦房漏雨倒也好补的。

  通过这些天的接触,沈卓能看出陈伯这人对沈家真的是忠心耿耿,陈伯还时常责备自己没用,没能看住沈家老爷留下来的家业,这几天每次给“失忆”的沈卓讲起沈家的旧事,竟是心存愧疚的。沈卓当然也清楚,他一个老头怎么可能斗得过家族的那帮势力。

  月光下的面容有些俊秀,微翘的鼻梁,疏朗的眉目,清澈似水又如琥珀般晶莹的双眸,刚毅中又略显倦态的神色,如此清晰却又无法触及。就这样站了好一会儿,眉头忽的紧锁,目光开始深邃,又变得迷茫,脸色越发苍白起来。

  来县里做个穷教谕,以沈卓的身份来说也是无可奈何,若是推辞不来,吏部肯定列入黑名单,想有下次不知得等到猴年马月,只是这教谕不是那么好做的,况且这清邑县在扬州实在排不上名号,又偏又穷,县令都没什么油水,更别提小小的教谕了。

  县学的教谕和以上两个阶层根本不具有可比性,撇开出身不说,最关键的还是生源,大城市的生员多来自世家名门,教谕作为名校校长地位自然很高,油水大的很,而相反,县里的教谕就比较清苦,生员多出自乡里,多是些贫苦百姓,谈不上油水的,混口饭吃就不错了,而这样的教谕所谓的地位,也只能是相对于寻常百姓。

  这边的住户平时睡得都早,夜幕一笼上来,坊里便静寂了许多,偶有几声狗吠飘在巷子里,回响有些沉闷,夏日的天气如这般燥热,也没有多少娱乐活动,若是有人实在热的睡不着的,可以在自家院子里乘凉,南方的宅院,没有几棵树不敢过夏天的。

  只是院子里太过荒凉,没多大场地让沈卓折腾,不过这日后的锻炼是不能少的,起码先从跑步做起,当然不能围着这破院子跑,真要是这样估计一会就转晕了,若是往街上去,让人看见会不会被当做二愣子就不好说了。

  所以沈卓对教谕一职并不抱什么期望,历史上有名的海瑞也是教谕出身,后来直接做了县令,但那是人家海大人名声大,耿直的地球人都知道,才被人用了当枪使,但凡没点名头,很难混出名堂来的。而举人这个身份的影响力,也限于乡村和偏远的城镇,大地方不好使,更重要的是地位要与家族挂钩,沈卓这个外来户,想要在这小县城混下去,也不怎么容易的。

  沈卓摇了摇头,不想再去理会,打心底里竟是有些发虚,不过估计这会儿陈伯快要回来了,吃完了早饭还要去中街的,找份生计才是要紧事。

  接下来的事故,便是从苍白和不幸中开始的。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