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嫡嫁千金小说

嫡嫁千金

标签:

状态:完本

类别:科幻

作者:千山茶客

时间:2022-07-18

小说简介

薛家小姐,才貌双绝,十七嫁得顺心郎,恩爱有加合谐,三载相伴左右,郎君高中状元。夫荣妻不贵,他性贪爵禄,为做驸马,将她视为尚公主路上的绊脚石,藏尸灭嗣。娇纵公主站在她塌前讥笑:就是你容颜绝色,才学无双,终归而已个小吏的女儿,本宫碾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被污声名,锥刺股服毒自尽,幼弟为讨公道却被强权谋害,老父得此噩耗一病不起松手人寰。洪孝五十三年,燕京第一美人薛芳菲香消玉殒,于落入水中的首辅千金姜梨身体中重焕新生!踹迈入高门大户,秘事腌臜层出不绝。各路魑魅魑魅,牛鬼蛇神,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曾柔软细腻心肠,而如今厉如日头热辣辣的照射着燕京大地,街边小贩都躲到树荫下,这样炎热的天气,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都不耐烦出门苦晒,唯有做苦力的长工穷人,挑着在井水里浸泡的冰凉的米酒,不辞劳苦的穿梭于各大赌坊茶苑,指望渴累了的人花五个铜板买上一碗,便能多买一袋米,多熬两锅粥,多扛三日的活路。。……

《嫡嫁千金》情节预览:

这本书人物感情和语言都拿捏的很好,

城东转角弯,有这么一处崭新的宅子,牌匾挂的极高,最中间上书“状元及第”四字,金灿灿的——这是洪孝帝赐给新科状元的府邸和御赐牌匾,代表着极高的荣耀。读书人倘若得上这么一块,就该举家泣涕告慰祖先了。

薛芳菲努力从塌上坐起来,床边摆着的一碗药已经凉了,只散发出苦涩的香气。她探过半个身子,将药碗里的药倒入案前的一盆海棠里,海棠已经枯萎了,只剩下伶仃的枝干。

她闻此噩耗,不敢将此消息传回桐乡,强撑着一口气见了薛昭最后一面,替他办好后事,便病倒了,而后三个月,整整三个月,沈玉容没有来见她一面。

小丫头更着急了,她说:“姑娘,奴婢是桐儿啊!”

“雨下的真大……”娇美少女看着窗外有些发呆。

“小蹄子,背后议论主子,”年长些的婆子警告道:“当心主子扒你的皮。”

薛芳菲也到了要出嫁的年纪,她容貌生的太好,远近公子哥儿高门大户都来提亲,甚至还有薛怀远的上司想要纳薛芳菲为填房。薛怀远自然不肯,自小丧母,让薛怀远格外疼爱女儿,加之薛芳菲乖巧聪慧,薛怀远从小便不曾短了薛芳菲吃喝,但凡力所能及,都要薛芳菲用最好的。是以虽然薛家只是小吏家府,薛芳菲却出落得比大家闺秀还要金贵。

薛芳菲道:“永宁公主。”

可就算知道了,似乎也没什么变化。

这不是她的声音。

……

下了一夜的雨,山风更寒,庵堂靠柴房的一间屋子里,有女子的抽泣声不断传来。

她成了姜梨。

“你是谁?”薛芳菲问。话一出口她就愣住了,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却又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南海一颗珠,良田顷万亩。皇亲国戚永远用着最好的东西,他们锦衣玉食,不食人间疾苦,拥有旁人终其一生都不敢想象的一切,却还要觊觎别人的东西,甚至去偷,去抢。

永宁公主怒意一瞬间勃发,不过片刻,她又冷静下来,站起身,走到桌子面前,拿起那一盆已经枯萎的海棠。海棠花盆只有巴掌大,细白瓷上刻着繁华,精巧可爱。永宁公主把玩着花盆,笑盈盈道:“你可知,你弟弟是如何死的?”

薛芳菲忍不住冷笑。

最左边的丫鬟回头看了一眼窗户,道:“天热,这屋里的药味也散不出去,难受死了,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薛芳菲甫一睁开眼,便觉得耳边嘈杂。她费力的动了动手指,只觉得身子沉得要命,再一动,忽然明白过来,并非身子沉得要命,而是身上盖的被子太沉了。

仆妇扑将过来,雪白的绸子勒住她的脖颈,那绸子顺滑如美人肌肤,是松江赵氏每年送进宫的贡品,一匹价值千金。薛芳菲挣扎之际,想着便是杀人放火的凶器,竟也是这般珍贵。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科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