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 > 剩女不淑小说

剩女不淑

标签:

状态:完本

类别:竞技

作者:意千重

时间:2022-07-17

小说简介

……

《剩女不淑》情节预览:

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这个时代和她来的地方太不相同,她痛恨这个时代,也痛恨夏家二小姐这个身份。她和这个夏瑞熙,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她们都是自己那个时代的剩女,嫁不出去。被自己的父母亲戚到处拖着相亲,到处推销。

几次想逃离,始终不敢得罪笑里藏刀的夏夫人,她继承了夏瑞熙的皮囊,却没有继承她那包天的胆子。说到底,她做贼心虚,总想着自己已经占了人家的便宜了,自然不敢理直气壮的和夏夫人唱对台戏。

青年女子微笑道:“大姐,你也知道,太爷、老爷和夫人,还有家中的大哥大嫂、二哥二嫂、还有青英他们都宠着他呢。他平时在家里就是呼风唤雨的,我就是说一句,青英他都跟像我仇人似的。还是你去说好些,你们是亲姐弟,就是话说重些,也没人会怪你。”

夏瑞熙看着夏夫人的模样,好像不是要找自己的麻烦。管她怎么闹,只要不是要找自己的麻烦就行。夏瑞熙很配合地捂住自己的额头开始低声呻吟:“娘,不要哭了。疼死我了,我耳朵嗡嗡响。是什么打的我?这么疼。”

夏夫人虽然急,但也知道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只能是选着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带着女儿以合适的装扮出现罢了。她心中再急,也不能让人看出她在为女儿的婚事着急,还要摆出一副,我最疼我这个女儿,都舍不得嫁出去的样子来。如果太急切了,女儿身价会掉的。所以,夏瑞熙对那些夫人有礼而略带疏远,亲切而不热切的态度很是让夏夫人满意,一心认为,只要她用心培养,夏瑞熙是很有发展的空间的,一点也不输于那什么西京四大名媛。

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了?夏瑞熙真的是有些晕了,夏夫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莫非还想赖人家不成?

待宴席开到一半,各位夫人的八卦漫天齐飞之际,夏瑞熙瞅了个空子,带了贴身丫鬟婉儿偷偷溜到外面的园子里透气。就是那个白雪皑皑,绿萼盛开的园子。她愁兮兮地看了一会儿梅花,走到那个小小的亭子中坐下发呆。一想到亲戚中的那些大婶大娘对她婚事的异常关心,她就烦躁万分。

鉴于原身的性格和她差距太大,她很苦恼地一边借伤病掩饰,多看多听多学,一边小心翼翼地为自己性格的转变做铺垫,小心地等待众人的认同。要是哪一天众人都觉得夏二小姐就是这个样子的时候,那就说明她无需再担心被人戳穿,生命安全有保障了。

虽然同样的宴会参加了五次,大家也一致公认她真的不同了,但鉴于她那名声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突然的转变不知能维持多久,是否真的宜家宜室还有待观察,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夸赞归夸赞,就是没有实际行动。

夏老爷虽然脾气不好在大秦是出了名的,但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就是皇亲国戚见了他,也要尊称他一声先生的。他医术是大秦第一,轻易不肯给人看病,但一出手往往就是一个准。脾气不好数一数二,偏他不但嘴厉害,打架也厉害,家产丰厚也是排得着号的。人家都恨他那脾气,但又不得不求他,多数人对他都是又恨又怕又没办法。尚夫人看见他铁塔似的身影从院子门口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腿脚发软了,现在见点了她的名,吓得一激灵,眼巴巴的望向夏老爷,竟然找不到话可讲。

其实她真的很委屈,她并不粗野,相反,在前世的时候,她是圈子中有名的淑女,但是她现在所拥有的这具肉身的前主人,真的很粗野。如果不是那个女子和一群豪门公子纵马疯驰,然后坠马送了命,她也没有机会魂穿之后刚好成了鼎鼎有名的夏二小姐。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夏瑞熙才被人用马车送了回来。摔得一脸一身的血,昏迷不醒,只剩一口幽幽气。来人只是说,她坠马了,刚好被他们主子碰上,所以送了来,其他就什么都没留下,夏夫人认得那马车是城南寿王府的车,也不敢多问,只得抹着眼泪安置人。

夏老爷本身就是大秦最有名的妙手回春的大夫,他一摸宝贝女儿的脉搏,脸都白了,什么都没说,就让人准备后事。夏夫人一下子晕了过去,女儿再不争气,始终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活蹦乱跳的人,转眼就说不明道不白的成了一个将死之人,她这个母亲都不敢多问一句,还要打点谢礼送去寿王府,叫她怎么受的住。

夏瑞熙痛苦扶着额头,为什么她的命这样苦?前世就已经是剩女,这一世还要受这个折磨。别人穿来不是发展空间还很大的婴儿,就是已经解决了终身大事,而她却要为这个烦心事苦苦的纠缠受折磨?难道说她天生就是不能嫁出去的命?男人,男人,什么样的男人是她能看得上,对方又肯接受她包容她的?夏瑞熙无限惆怅。

夏瑞熙一天天长大,长得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和她那眉目婉约如画,娇怯可人的姐姐夏瑞楠,精明干练,端庄无瑕的妹妹夏瑞蓓简直不像从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她从小就无师自通的爬树,翻墙,掏鸟窝,和亲戚朋友家里的男孩子打架,再大些的时候,就纠集了一群公子哥和贵小姐,整日鲜衣怒马,到处惹是生非。

只有她才知道,她是个冒牌货。真正的夏瑞熙,早就魂飞魄散,她,虽然也叫夏瑞熙,但她来自二十一世纪,是个受过现代高等教育,迟迟没把自己嫁出去的剩女。雷雨天,她开的车冲下了高速路,跌下了一百多米深的悬崖,落入了滚滚而去的江水中。她还没来得及恐惧,还没尝到疼痛的滋味,她就成了奄奄一息的夏家二小姐。

夏夫人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夏瑞熙则看得津津有味,默默在心里为夏老爷加油。

夏老爷冷哼一声:“三少奶奶,原来是你们欧家的四少啊,我还说是谁有这样大的胆子。我如果没有记错,他今年也有二十岁了吧?怎么还是这样不懂事呢?”

有这样一个女儿,让饱读诗书,出自书香门第的夏夫人很是痛苦,深觉无脸见人。几次下狠手收拾夏瑞熙都被夏老爷给挡了回去。有了夏老爷这道护身符,夏瑞熙更加有恃无恐,横行于整个夏家大院,衣角带都扇起风来。夏夫人曾断言,照他这样宠溺下去,总有一天是要出大事的。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竞技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