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妖修法士小说

妖修法士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

作者:缥缈菰鸿影

时间:2019-11-07

小说简介

一个流浪的小乞丐狄远,因云渺π一次大规模的收徒弟测试进云渺π,却没想自己身为散功之体,根本不能在经脉内蓄积真气,正在绝望之时,偶尔领取的一块紫碎片使她走上了一条空前绝后的妖修之路线。  时值寒秋,雁荡山脚下的一处小村集上也不甚热闹,入山砍柴采药的平民已经早早的入山去了,只有村集外的茶摊上,两个锦衣华服大腹便便的男子正在一角的桌旁不紧不慢的享用着并不算早的早餐。。……

《妖修法士》情节预览:

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这小乞丐叫做狄远,正是不久前在雁荡山脚下晃荡的那个,原本是南瓯国离州人氏,只因为离州南靠百越国,百越国国势强盛,且国主雄才大略,颇有野心,所以时不时有百越蛮兵入侵离州,**辱掠,无恶不作,使得离州山河破碎,百姓罹难,狄家一家五口最后只剩爷孙俩逃难来到这雁州地界。

  谁知刚落定下来,狄老头就因为逃难路途中积劳成疾,撒手而去,只剩下狄远一人孤零零的乞讨为生,受尽苦难,也不知道懵懵懂懂,怎么就流落到这雁荡山脚下的小村集上来,好在村集上的平民都比较淳朴善良,见到小乞丐无依无靠,十分可怜,也时不时有大妈大婶接济于他,这些日子倒也算是特别难过。

  正犹豫间,只听见边上一花袍男子忽然出声道,“吴兄,你说这次云渺派的招收门徒的规则怎么改了,以前不是一直只招收大门大户的子弟么,这次怎么只要是七到十三岁的都可以参加测试?”

  第二天天还只是蒙蒙亮,韩员外家的马车就开动了起来,韩家人也是赶着去参加测试,倒也是没顾得上车底下是不是有人,和王员外家两辆马车一后一前缓缓地往暮云镇驶去。

  那黄衣男子嘿嘿笑了一声,“老王呐,这消息说起来倒是千真万确,我前些日子在暮云镇办事,正巧看到一群身着青衣,胸口绣着云渺派标志的男子到告示牌上贴下告示,说是半个月后,算来也就在明天,在暮云镇举行一年一度的宗派测试,上面说是只要是七岁到十三岁的孩子都可以去参加,通过了测试就能够被云渺派收做入门弟子,不过,我瞧你家那小胖子去参加那宗派测试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狄远紧紧抓着车厢底部的一根横杆,生怕自己绑结实的几根木棍不牢靠,万一又晃动起来,那就出大事了,所以只好用手来固定起来。

  思量间,狄远的目光不由向集镇上的两辆马车瞟去,上下游移间,忽然一个大胆的念头在脑际闪了出来。

  如此一来,因为这马车前面还有两阶吊空的木质阶梯,正好将那吊床掩住,从前面看根本发现不了这仅能容下狄远小小身躯的吊床,所以没有人仔细检查之下,这里应当是十分安全的。

  当晚,趁着天色昏暗,狄远悄悄的用从村集周边找来的一块大约有一丈长短的木板,还有两截麻绳,在惊动韩家家奴的情况下,费了不少力气,小心翼翼的在韩员外家的马车底下做了一个吊床。

  这边两个说得起劲,殊不知边上那小乞丐也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既然现在已经想办法到了这暮云镇,自然还是早点到那云渺派的堂口为好,于是狄远有心边走边打听之下,终于在暮云镇的中央看到了云渺派的堂口。

  一路上狄远抓一动不动,生怕弄出点意外的声响来,不小心被上面坐着的韩员外发现了他这个搭车者。偶尔听见那韩小公子咳嗽两声,狄远都觉得心惊肉跳,头上密密麻麻冒出一层冷汗来,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被发现了一般。

  不过还好,一路上韩员外都似乎兴致不高,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又想到今日云渺派那未知的宗门测试,不由愁眉不展,根本无暇来注意车厢底部有什么异常。

  狄远挤在一边,看着人声鼎沸的场景不禁有点不知所措,心里琢磨着到底该找哪个去报名参加这宗门测试,但是看看这场景,似乎这宗门测试还未开始,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人挤在这里,只是人声嘈杂,却没有半点动静。

  另一个人似乎被挤得十分难受,哼哼了两声,颇有怨气的说道,“谁知道呢,暮云镇这地方也不小,几乎知道这消息的都来了,难怪这么多人!哎,挤死了!不过这样也好,要不然像咱们这样的小门小户的孩子就根本没机会能够进入这样的大宗派。”说罢也不再言语,只是牵着自己的孩子一个劲往前挤,怕是被边上的人抢了先,平白错失了机会。

  狄远这时候也知道暂时看来是无法挤上前去了,于是左顾右盼之下,寻了一处相对较高的石阶,然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挤了上去,刚刚站定,就急不可耐的往暮云堂口的大门望去。

  不过一时间,看着暮云镇满大街的人,狄远不由有点诧异,他从离州一路逃难过来,只见过萧条冷清的街道,哪里看见过这样的情景,猝然之下,的确是有些不太适应。

  只听那红袍男子忽然开口问道,“老韩呐,你昨天说,这云渺派一年一度的宗派测试又要开始了?这消息到底准不准?我昨天回去跟我那婆娘商量了一宿,总觉得该让咱家那小崽子也去试试,所以今天才涎着老脸来跟老韩你问个明白。”

  雁荡山脉位于中洲之东南,东临浩海汪洋,每逢昼夜交际,多有丰沛水汽御风而至,沿着山谷攀爬而上,遇冷凝集,在此处险地形成雾气雨云,氤氲不凡,渺渺然覆及方圆百余里,总有山民百姓入山之时,迷失此处,不知所踪。正值夜色朦胧,星云飘渺之际,忽然自西而东骤然飞来两点异彩,百里奔行,瞬息而至。前面一点光色略显暗淡,仿佛缠绕着一股淡淡的紫气,纵横掠动,惊鸿翩影,不掌其踪,似乎想竭力甩掉后面那点赤色,只是后面那赤色却光彩旺盛,紧紧跟随,不论前者如何躲闪,却终究不能摆脱,仿佛不追及便不肯罢休一般。待到两点光彩离得近了,仔细看去,便分明见到两点光点分别化作一个面目阴鸷的黑衣修士和一个赤衣鹤发的老者,一前一后,一追一逃,片刻之间便到了这雁荡山上。正在此时,只见那黑衣修士这时候转头看了看那老者,似乎见到自己无法摆脱其追踪秘法,忽然一咬牙,将脚下黑幡一收,落在雁荡山腰,然后恨声道,“赤烨老道,我鹰某人不过是从贵派中拿了一块不起眼的小碎片而已,你不用这么不近人情的追了上万里还不放过在下吧!”“哼,你这头鹰妖自己做贼心虚,莫非你当我不知道那曜金碎片中蕴藏着庞大的紫翼妖元?而且其中还潜伏着一头凶妖的气息,谁知道你鬼鬼祟祟的偷了这碎片要来何用!如果是去为祸苍生,老夫在此放任阁下不管岂不是成了罪人了!”那老道冷哼一声。那鹰姓妖修听了老道这么说,也知道事情似乎没了回转的余地,脸上突地腾起一股凶厉之气,“这么说,赤烨你是不想把这碎片让在下带走咯?”赤烨真人冷眼瞟了那鹰妖一眼,不在意的说道,“莫非你还想凭你这点修为在老道手下逃生不成,既然你闯了我派禁地,将这曜金碎片偷了出来,就早该有觉悟,不是被老道斩杀,就是被放逐到我派困妖谷去,又何必有什么侥幸的想法呢?”“既然老道你如此不识相,那在下也只好尽力一搏了!所谓富贵有命生死在天,谁又知道,在这陨落的不是你赤烨老道呢!”那黑衣修士阴笑一声,将手中黑幡一抖,顿时数道紫色气脉飞舞而出,迅疾无比,刹那间,便向那赤烨老道身上缠去。赤烨真人眼见那几道紫气,漠然间,将手中赤色大剑随意一挥,夷然不惧的向那气劲斩去。那紫色气劲舞动间,似乎几条紫色小蛇,见到赤剑砍来,迅速一晃,竟然都将那斩劲躲了过去,顿了一下之后继续朝老道扑去。只听那老道“咦”了一声,一手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块灰黑小盾,在胸前轻轻一晃,光芒大盛,往前一推,然后浮在空中将其胸前全然挡在盾下。那几道紫气毫不犹豫,狠狠地撞向那赤烨身前的盾牌,只见盾牌中发出一阵嗡嗡怪声,顿时光芒大盛,小盾上面的几处兽面陡然一震,口中同时喷出一物,仔细看去,却发现竟然是几只火红色的小兽。那紫气普一接触,那些小兽便以迅雷之势,猛的扑在几道紫气的薄弱之处,吱吱发响中,竟然噬啃起那些紫气来。那黑衣修士面色一变,左手抓着黑幡猛的晃了几下,霎那间,几道更加粗大的紫气纵横扑出,随即在眉心一点,一道白光摄入紫气,却见那紫气在空中化作几只飞鹰,骤然扑向那些小兽。那妖修也不敢放松,右手一放,登时一轮黝黑色金轮滴溜溜的出现在其身后,随即在空气中轻轻一晃,在夜色中竟然消失不见。那些紫色飞鹰凑上前去,刚刚要跟小兽争斗间,却发现那些小兽竟然皆是大恐,果断的将嘴中的紫气一放,掉头就遁入那面盾牌的兽面中,表面闪出一道透明的光膜,将兽面隐隐保护了起来。赤烨见到此景,冷哼一声,将手中赤剑往前一送,双指一并,轻轻挥动,那赤剑剧烈的几次颤动,在空中随着其手势飞快往几只飞鹰斩去,另一只手赤光大盛,只见一道流光从其手臂至上而下,将小盾一收,然后在身边一摸索,挥手扔出一个透明的光罩,飞快往那妖修罩去。那妖修一见这光罩,面色大变,颇为忌惮的失声叫道,“困妖镜!”说罢,脸上一阵犹豫,但马上一狠心,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瓶,然后拔开盖子之后,洒出一股墨黑腥臭的液体,骤然往那困妖镜撒去。赤烨老道耸动了一下鼻子,片刻间脸上露出惊慌之色,大叫道,“妖畜,你竟想用这墨蛟涶污我宝镜!”左手连忙掐诀,引动神识,想要将那丢出去的困妖镜收回。那黑衣妖修哼了一声,“要不是你赤烨逼人太甚,我又怎么会将我这辛苦数十年一点点收集起来的墨蛟涶拿出来,现在才想收回去,是不是太晚了!”说着,双手一挥,十指飞动着,画出一道玄奥的符文,骤然遁入那黑色液体,登时那黑液如有了灵性,猛的一蹿而出,在那光罩往回扯动时,啪的一声扑在了那困妖镜透明的光罩之上。只听嗤嗤之声大盛,那黑液顿时分作几块,从四处迅速的开始蚕食起那光罩来,片刻之后,咣的一声,那光罩化作一柄毫无灵气的黑色镜子,一动不动的掉在了地上。赤烨老道心中大痛,脸上明显见到一道怒气上涌,手中掐诀,赤灵剑挥动的更加快,想要迅速的解决掉那几只紫色的飞鹰,只是那飞鹰都有一丝紫气和那妖帆连在一起,加上黑衣修士的死力催动,有源源不断的紫色气体注入其中,也颇有威力,一时间一群飞鹰和那赤灵剑竟只是斗了个旗鼓相当。不过明显那黑衣修士催动的颇为吃力,额头冷汗直冒,似乎快要支撑不下去一般。只见其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忽然口中一声呼啸,扑扑扑一时间从其口中竟然飞出数百只黑气缭绕的飞针来,刹那之后,一散而开,带着凌厉的破空声,嗖嗖的往那赤烨老道身上扑去。赤烨正在猛力催动那飞剑,此刻见到数百飞针悉数袭来,不由一阵头疼,连忙左手一晃,数道纯白的光幕从手中飞涨,只是一瞬间便将赤烨罩在了其中,只听当当之声不断,数百飞针竟无一能穿透这光幕,纷纷跌倒地上就此不动了,不过那光幕此刻却也变得斑斑点点。赤烨脸上全是肉疼的神色,恨声道,“果然是妖邪,什么法宝都不忘加上污人法宝的邪术,哼!”短短一盏茶时间竟然被污染了两件颇为厉害的法宝,赤烨心中不由的大为惋惜,左手之中忽的出现一柄蓝色飞剑,又将那赤色大剑收回,握在右手之中,然后两柄飞剑被他舞成蓝赤一团,化作一道惊芒,猛力往黑衣修士身上劈来。那黑衣修士见到赤烨老道发了狠,这道惊芒威力无匹,而且自己被老道的神识锁定,根本无所遁形,不由一咬牙,猛的往那黑幡上面吐出一个紫色圆丹,双手将那黑幡一握,口中念了两句法咒,突然将那黑幡一分为二,然后又一分为四,丢在四个方向站定,手中掐诀猛的往赤烨身上一指,一时间,四根妖幡上黑云翻滚,四个巨大的兽头一声怒吼,化作一只黑色巨鸟,面上似虎似禽,怪异至极,却面带凶戾,逆着两柄飞剑的剑气,狠狠地向赤烨扑去。赤烨见状也不惊诧,双剑一并,诡异的一融合,握住之下,散发出一股无匹的气势,那柄融合成的飞剑光芒大涨,化作一道更加庞然的龙影,骤然斩向那黑衣修士。两股庞然的气势轰的一声在这寂静的雁荡山中炸开,整个山脉似乎被天外飞陨所袭,登时天地晃动,山中无数鸟兽飞禽扑腾之中带着惊骇顾不得夜色中的危险,慌乱间四处奔散。只听咔咔四声,那四根黑幡应声而断,而那黑衣修士猛的吐出一口浓厚的黑血,惨笑一声跌倒开去,黑夜中,隐隐见到其眼中带着一丝得意,大声笑道,“哈哈,即使我鹰元不敌你赤烨,被你劈碎妖丹,死在此处,可你赤烨老道也好不到哪去,中了我玄血金轮上的元神剧毒,没有我的解药,你也活不过今晚,哈哈哈……”笑着笑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散在茫然的夜色中。此时的赤烨却瞪着一双带着疑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从自己胸前穿出的一把金轮:这黑衣妖修真是好算计,在自己全力施展蓝赤灵刃的时候,用潜伏在周围的这把金轮从身后偷袭了自己,果然是出其不意。赤烨忽然长叹一声,仿佛瞬间老了数十岁,落寞的走上前,在黑衣修士身上摸索了一番,拿出一片紫色的金属片,略微看了一眼,然后在上面吐了几口精血,默默念咒之后,只见一道赤色的符文在空中由大变小,最后牢牢附着在了这块碎片上,赤光一闪,没入其中不见了。赤烨走到一处深渊前,将手中的紫色金属片轻轻一抛,轻叹一声,“但愿没有人会发现这碎片吧,哎,真想不到我赤烨竟然会在此处陨落,罢了罢了!”说着双眼一闭,其眉间突然散出无数光点,竟是就此溘然而逝了。不过赤烨没注意到得是,那块紫色碎片快要落到深渊寒潭中的时候,忽然从里面发出一阵惊天怒吼声,随即一道透明的虚影从碎片中飞出,想要遁逃,谁知一道赤色封印光芒一闪,又将其稳稳地扣入碎片之内,只是这碎片经此一折腾,轻轻一跳,落到了深谈边的一条山溪中,随着溪水冲刷,顺流而下了。数日之后的雁荡山山边,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正蹲在一条清冽的小溪边喝水,忽然抬头间见到不远处的溪水间一点紫色轻轻地一跳,没入溪涧,似乎是一块奇特的石片。小乞丐心中自然颇为好奇,用袖子轻轻擦了擦嘴边的水迹,又好整以暇的望了一眼不远处氤氲缭绕的雁荡山,心中闪过一丝奇怪的念头,“莫非这雁荡山中真的藏着什么奇特宝物不成?”边想着边往前走了几步,小乞丐低头搜索间,正巧看见一块紫色的碎片静静的躺在溪水中,在阳光下闪着异样的光芒。小乞丐附身将那碎片捡了起来,用衣袖将碎片仔仔细细的擦拭干净,却发现这碎片好像非金非石,也不知道什么材质,而且上面刻着一些奇怪的花纹,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古朴苍凉的气息。小乞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心道,“看来这应该是件莫名的古董,不过管它是什么,既然我发现了,就好好保管起来再说。”想着,将那紫色的碎片藏在了胸口一个贴肉的口袋中,轻轻地拍了拍,才安心的往远处走去。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仙侠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