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北辰天下黑炎小说

北辰天下黑炎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历史

作者:虞鹿阳

时间:2019-11-06

小说简介

西陆的岚朝,靖乱之后的中兴之世早已崩离。云洲的胤国家,皇上再度地来临。樾国家的云王,北地的雄狮。1帝4王八公的权谋,天下英雄何人能拔剑登基! 北辰天下黑色炎新章阅读下载-爱阅小说网站“公璞,公廉”黑马上的黑衣中年男子用他那厚重的声音道:“开始骑猎吧!”他话委实不多,却透着令人窒息的味道,就好像人被浸泡在粘稠的泥沼里一般,也许这样的形容大岚镇守西南的胤国公车晨实为多有不妥,但是的确如此。。……

《北辰天下黑炎》情节预览:

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张朝阳脸上一青一白道:“陛下万万不可如此是想啊!我大岚国祚将与天合!陛下自当保重龙体要紧啊!”话刚刚说完,就促地看见皇帝嘴角沁出来的殷红,张朝阳猛地一惊道:“陛下,奴才这就叫。。。”不过,这话尚未说完,就只见凌渝信轻轻的挥了挥手道:“你先去传旨,记得要快马加鞭,切记不可让云王知道此事内幕原委如何,另外叫林洋进来吧!”张朝阳倒是还想再说上几句,但是这皇帝陛下已经叫自己去云中传旨,他也只得悻悻而去。

  胤国公倒是清楚他这三弟的脾气,只是淡淡一笑道:“三弟,刚才言论万万不可!我借此时机将你约出北隅关,就是让你先心里有个准备而已?”说到这里,胤国公倒是脸上颇有愠色,他微微一顿道:“这云州大地,我等靖族一脉可能还是不受皇室待见吧!”

  风很舒爽,很湿冷,北隅云外草原的风便是如此。

  “父亲!看大哥与我猎得的黑马!”车燮高声叫道,“这马倒是跑得委实不慢,我和大哥追了好久才用绳索将其套上!”车燮今年不过十七有余,未及弱冠之年,人倒是也较其大哥车胤活泼上几分。胤国公正听完车燮的得意之言,一旁的车胤便道:“父亲,待孩儿为你宰马助兴一番,今日这天气也算是严寒,待孩儿宰马后,定叫人做出来一道美味。”车晨倒是微微一点头道:“虽说我们车家世代以铁驹为家徽,但是这马肉倒也是难能吃上一次!,就按你说的做吧!”车胤与车燮倒是欢欢喜喜地将黑马做好,只不过,坐上的胤国公吃着马肉却是索然无味而已。“皇帝到底想干什么?”他苦思冥想着,却久久不能得到个令自己信服的答案。

  “是!父亲,孩儿立刻前去为父亲寻得些许祭口的好肉来!”两位公子说罢,叫上自己的随从便准备好前去围猎一番。只不过他们的父亲现在倒是活多了起来:“尽力而为,云外草原上野马,野驴多的是,别伤了你们兄弟和气。”两兄弟相视一笑道:“谨遵父命!”

  这时候,夏海瀚才是倒出句:“大哥,这可是够远了吧?”胤勇候道。“大哥,难不成这侍卫里面也有不少锦衣?不过,这几年我在北关听到风声风雨倒是不少,还望大哥释疑一番才好。”

  凌渝信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缓缓地踱着步子走到那饱经风霜的城墙边上,手抚摸这那些刀口与箭痕,过了少许,他缓缓地开口道:“这东塘关,六十余年前,‘靖乱’那时,这关隘抵挡了多少靖族乱军的箭矢,为我大岚牵制了多少靖乱军队?只不过当年中兴帝颇为军务,政务繁忙,未能给这东塘关镇守一件赏赐,今朝是我大岚中兴以来第一次西行,爱卿就收下这份薄礼吧!”凌渝信这话倒是说的平淡,只不过听在这胤阳候和这四方的将士耳中倒是颇为感激涕零,君上如此,我等岂不致死效命?胤阳候此时也是顾不上一旁的参军苏铁蠡的暗示,立马道:“谢主隆恩!臣等定将为我大岚效忠!”

  “唐尧之!”胤国公道,他身旁的黑衣军官即刻答允道。“带着他们去找个地搭好营帐,等着公璞和公廉回来!我和胤勇候去踱上几步。”那黑衣军官还像说上句话,但是胤国公手一挥.他也只能受命而去了。

  车晨略微一想,虽说不一定能所排上几分用处,倒也是有生于无吧!他轻轻蹬了瞪马肚子道:“当初派你去北隅倒是一招妙棋,虽说家族宗祠还是在北郡安插不少人手,但是你至少还手握一支大军!就照你说的做吧,至于个那些监军之列,你自己多担待着处理吧!”

  一下子说上这么多话,这大岚朝的皇帝脸色越发地苍白了,张朝阳眼看不对道:“皇上,奴才这就去给您熬药去。”皇帝倒是摆了摆手道:“以后这事情就交由林洋去办吧!”说到这里,凌渝信又是咳上几声再道:“你先将这信与口谕交予车氏等人,切记,切记!此事相关我大岚国祚是也!”

  看着自己的儿子远去的背影,车晨脸上倒是浮现起慈父的微笑,他策着马头回身道:“老夏,今天怎么不见你儿子和我们一起来这云外草原围猎一番,别说这小子不喜欢来,他倒是一年多没和他结义大哥公璞见面了?”胤国公现在倒是不像往日一般严肃,当然这也是要看人的,比如说他眼前这位胤国北隅关驻守,胤勇候夏海瀚。

  “公璞,公廉”黑马上的黑衣中年男子用他那厚重的声音道:“开始骑猎吧!”他话委实不多,却透着令人窒息的味道,就好像人被浸泡在粘稠的泥沼里一般,也许这样的形容大岚镇守西南的胤国公车晨实为多有不妥,但是的确如此。

  车琪突兀地觉得自己有点眩晕,皇帝居然将自己的佩剑赏赐给自己,这等荣光可能在永乐,也许在王域算不上什么,但是在这云州的胤国,可是委实不多的事情,想来如若自己持有这天子佩剑,想来那夏海瀚也是的让自己三分吧?胤阳候想到这里,手早已经是不由得去接剑,只是突然在他的背后,有人扯了扯他的衣襟。胤阳候回头一看,是参军苏铁蠡,他猛地一震,即刻双脚一弯道:“臣受不得,受不得这剑,请皇上收回成命!”

  凌渝信从偌大的銮车中起身道:“嗯,就叫胤国公到此处见驾吧!就说朕舟车劳顿,偶感风寒,不再往那云中城去,老张,你亲自去送信,同时带上那些个财物之类的事物,交由胤国公与车氏宗祠的那些个宗族,你把这信交由宗祠大长老车显,车旦二人;来,附耳过来,朕再传你一道口谕,你带上这黑玉玉佩,将口谕与玉佩交由车晨,他自会明白朕的话!至于此玉牌,切忌亲自带上,此物能保你一命。”

  凌渝信倒是没再说上什么,只是微微点头,示意胤阳候起身,然后便道:“胤阳候,朕此番前来,还是为这东塘关将士犒劳一番,林洋,将那些东西抬上吧!”

  话说罢,胤国公与胤勇候轻轻策马,向远处行去,倒是两人聊了聊北方局势问题,再说上几句家常之言也是过上了好一会的时辰了。

  胤勇候微微一笑道:“这难不倒我老夏,不过大哥,要是今天二哥也能在此处,我等兄弟倒是可以一醉方休了。要不是这宗祠看得太严的话。”

  胤国公轻轻地咳了一声道:“三弟慎言,慎言!”

  胤勇候倒是一惊道:“大哥万万不可如此,到时候大不了我胤国高举义旗!这凌家人怎不念及我们胤国开国功勋,也不忖度我胤国中兴之功?”话说到这里,夏海瀚倒是青筋暴起,要不是他还知道慎言一事,这话就要喊出来了都。

  凌渝信: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