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剃头诡事小说

剃头诡事

标签:

状态:已完结

类别:灵异

作者:湘西鬼王

时间:2019-10-26

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廖凡的小说叫做《理发诡事》,这本小说的作家是湘西鬼王写的一本惊悚推理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天涯头条热帖:我是民间理发匠人,说说这行里不为人知的忌讳和手段几乎少有人知道理发这行里的门道,也少有人知道理发匠自古以来便是有专门官职的,一曰“礼官”。一曰“髡(kun)刑官”。前者主责帝王公爵的发型仪表,后者则是断发为刑的刽子手。理发削发有很多门道规矩,此行中的高手甚至能看面断脉,知人疾病生死。这点和寻阴阳定龙脉的地师何其相似?世间万物皆有其脉,山有山脉、……

《剃头诡事》情节预览: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简单啊,不就是地龙吗?我负责搞定。”吴彪面带微笑道。  廖叔有些诧异道:“吴警官,你还懂得抓捕地龙?”  “地龙不就是蚯蚓吗,世界上最大的蚯蚓长约两米,这东西虽然看着恶心人,但其实没有害处,我有信心……”  “我说的地龙指的是身份不详一种爬虫,类似于蛇的生物,世界上被人发现最大地龙体长超过七十米,重五吨,其力量绞断了一台前苏联产的装甲坦克,这与蚯蚓完全不是同一类的生物。”廖叔道。  吴彪有些尴尬,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廖师傅,咱们可千万不要在这件事上开玩笑,如果地下真藏着如此巨大的生物?还能不被人知觉?”  “要不然咋叫地龙呢,咱们脚底下踩着的泥巴地里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世界,里面可能存在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生命,就像大海,谁都知道里面肯定有巨型怪兽生存,但真正见过的能有几个?”  “如果真的可能存在这种生物,这件事不做也罢,我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吴彪不失为一个聪明人。  廖叔却道:“放心吧,地龙虽然体型巨大,但只要指引得当不会对人类造成危害,就像当年营口所谓龙事件,其实就是地龙一种,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它来到地面空间,但之后便重入地下,只是世人不知,还以为被天收了。”一个惊天秘密被廖叔用轻松的口吻说出。  “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了,请问廖师傅有对付地龙的手段吗?”吴彪恭敬的问道。  “地龙不需要对付,而需要指引,所以看咱们运气吧,如果是一只花冠龙那是你我运气,如果是一只镇地龙,那咱们麻烦就大了。”  “哦,这两种龙有什么区别没有?”吴彪问道。  “说白了前者是草食性的,后者是肉食性的,所以引地龙存在风险,你得封锁周边区域,万一出现意外不能伤到无辜群众。”  吴彪胆子是真大,搁一般人听了这话也就放弃行动了,但他居然答应配合廖叔的行动,并且上报局里,得到同意后便着手实施外围安全准备,现场只留下我们和两个操作挖土机的驾驶员。  廖叔准备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物品,一堆是由芭蕉叶包裹的水果,一堆则是两扇洗干净的猪肉。  他用罗盘定了位,在一处土坡上插入竹棍对驾驶员道:“师父,麻烦你们从这里往下挖。”  机器轰鸣声中,一斗斗的黄土被挖出来堆在两边,几个小时之后便挖出了一个十几米的深坑,随即一股刺鼻的水腥气弥漫在空气中。  廖叔赶紧冲驾驶员道:“成了,到此为止,你两先退出去。”  两人驾驶着挖掘机退出坑道,片刻之后一股暗红色的泥浆水快速上涨,很快便过了坑穴一半的高度。  我道:“难怪这地基打不下去,这里蓄藏着地下水源呢。”  廖叔道:“海眼就是海水通过地下暗道流入内陆的通道,所以必须要镇住,否则必然造成生灵涂炭。”  “可海眼周围为何会生有地龙呢?”  “我要知道这个那就是大神通之人了,串子,不可高看廖叔。”他笑道。  正聊天大坑内冒起一串水泡,接着水位急速下沉,完全退却后只见一片淤泥的泥坑中不知何时被钻出了一个大洞,里面黑幽幽的深不可测,隐约透出水流声,接着悄无声息钻出一颗硕大的青牛脑袋。  牛头比正常公牛的脑袋至少大了一倍有余,牛角又宽又粗,虽然毛皮上沾满了泥浆水,但阳光下它脑袋闪烁着诡异的暗青色,随后巨牛仰起脑袋看了我一眼,发出低沉的牛哞,震得水珠四起。  我心里充满了惊讶,但却没有丝毫畏惧,因为水坑里出现的就是一头青牛,非说有不正常的地儿,那就是它脑袋大点。  廖叔表情却似松了口气道:“万幸是个八百里骄。”  我听错了字,还以为是“八百里长的蛟龙”,大惊失色道:“八百里长的蛟龙?那也太可怕了,得用导弹打吧?”  “你听错了,是骄傲,而非蛟龙。”廖叔笑道。  我道:“叔儿,怪物叫八百里骄?到底是啥玩意,我看就是一头大点的牛。”  廖叔点头道:“你说的一点没错,八百里骄就是牛。”  “什么?牛和地龙有啥关联?”我下巴差点没砸到地下。  廖叔道:“辛弃疾有首《破阵子》词,其中两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头一句里的八百里就是牛的别称,这个说法来自于晋王恺,因为他有一头名叫八百里骄的良牛。”  “可是地龙、地龙,长成这样也能叫龙?”我道。  “地龙只是一种生物的统称,它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形态,牛也一样,它在田里才被称为牛,在山中称之为傲天,生于地下便是八百里骄了,王恺良牛与众不同就在于可以祈雨求水,所以古海眼处存在的牛便被称之为八百里骄,因为它能引水而来,也可以驱水而走。”  说罢廖叔拍了拍我肩膀道:“咱们很幸运,遇到的是一头花冠龙,否则真要大费周章了。”说罢将水果植物摆放在坑道边,巨牛昂起头,湿漉漉的鼻孔噏动几下,之后发出一声低哞,钻破泥土爬了出来。  只见它雄壮的身材约有两米多高,看起来不比一头成年的犀牛小,但性情温和,吃完东西便晃悠悠的绕着我们走了一圈,驱腿跪倒在地,或许是水里生长的原因,它的尾巴并不像地生公牛不停摆动,而是老老实实贴服在两胯间。  廖叔用芭蕉叶一下下划过八百里骄的额头,它似乎十分惬意,很快盘卧在地闭着眼睡着了。  当吴彪再度进入现场,看到一头如此巨大的牛吓了一跳,廖叔却连连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之后将我们拉到一边道:“明天如果不下雨,早上便可开挖地基,若是见到地下的石龟千万不要动它,想办法将它融入地基中,此地风水将来必定极旺。”  “这头牛又该怎么办?”  “这头牛把它放入带“龙”字的山中,可保山中气脉顺畅,物产丰富,但千万不要让牛受到一点伤害,否则你会折福损运的。”廖叔道。  “明白了,你放心吧。”  吴彪确实按照师父的交代完成了这些事情,之后官运亨通,一路高升至省厅级干部,当然这是后话不提了。  办完这件事廖叔问我道:“串子,你想继续回去上班,还是跟着我后面给人剃头理发?”  “当然是跟着您了,在那种工厂即便是做到总经理又能怎样?无非工资高点。”  “好,想明白了你就回去和家人把话说清楚,虽然我本事不大,但教给你后某个生活还是不成问题的。”  我兴冲冲的回家将廖叔的提议告诉家人,或许是得知廖叔“死讯”后家人有了反思,所以这次他们没再反对,老爸只是告诫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好自为之。”  这个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了廖叔,他笑的很开心,但并没有说什么。  后来我也问过廖叔,“腥道”的剃头匠手上的本事到底算哪门哪派?因为不可能有门派叫“腥道剃头匠”,这行里的本事应该有出处。  廖叔道:“非要给这行寻个出处说巫术也行,说道术也可以,我爷爷说世上有一种道叫灵宝道,和先天道基本相同,都是无门无派,讲究清修无为,以天赋灵根为主的一门道学,只是先天道大多是以修长生为主,而灵宝道则专修世上的神奇法术。”  备注:地龙之说古已有之,世界上的名山大川其下多有暗河水脉,这也是山中泉水、瀑布、河湖的来历,这种水脉一般都是通行千年,是为远古水脉,而远古水脉处大多生有奇特的生物,比如说昆仑山下就发现过巨型的白化巨鳝,花甲巨龟等等神奇生物。而这些生物有多种称呼,有说镇山兽的,有说泉灵的,也有说地龙的。  所谓地龙出处便是如此。《剃头诡事》 1、借尸保命 免费试读我和师父第一次见面是因为剃头,当时我九岁。我生下来时摸骨的瞎子就说我是个阴命,活不过十八岁。瞎子并没有瞎说,除了自幼体弱多病,围绕在我身上的怪事也不少,比如说狗只要看到我就会一阵狂吠。而七岁时村子发大水,我莫名其妙的往洪水里走,幸亏爷爷发现及时将我抢了回来,当他抱起我时一条巨大的白色无鳞怪鱼在爷爷身前的河水中一跃而出,满嘴森森白牙就像尖刀,跌落水中后翻翻滚滚逆流游去。诸如此类怪事多的几天几夜也说不完,而我的家族似乎也被我“夺了运道”,不管做什么事情,总是困难险阻重重,甚至连家禽都不能饲养,我曾经亲眼见过一只黄鼠狼,在我家院子前来回翻腾了十几圈,最终还是掉头离开了。但幸运的是我有足够爱我的家人,他们并没有因此产生抛弃我的念头,所以我的童年生活还是充满爱的。但是并没有挨到老头说的年限,九岁时我整个人的状态便以不好,整日嗜睡、茶饭不思,到后来瘦的脱了形,经常陷入昏迷状态,去医院也查不出病情。在我病情最严重的时候父母已经将老衣之物放在我的床下,按照规矩找来剃头匠人给我剃阴头。“剃阴头”是我们村子里的传统,在人将死未死之前将头发梳理整齐,成年男子还要理清胡须,示意整整齐齐的上路,而乡村剃阴头的匠人就相当于现在的入殓师。我们村子里剃阴头的师父叫廖凡,二十多岁在我们村里定居,住了二十七年,当他为我剃头那天正是四十七岁的生日,所以师父觉得我与他冥冥之中缘分注定,日后才会收我为徒。当时村子里没人知道廖凡的本事,大家只知道他是个剃头匠。总而言之那天他来到我家给我剃头时忽然对我爷爷道:“杨叔,串子命不该绝,他的病我有把握能治。”我是家里独子,可想而知家人听到这句话兴奋成了啥样,我娘当场就给廖凡跪下了,他赶紧扶起我娘道:“嫂子,平日多得你家照顾,就算是回报你们,但我也没多大本事,只能尽力而为,至于说串子的病能不能好还得看他自己的造化。”爷爷毫不犹豫道:“廖师傅,只要这孩子能活,怎么安排我全听你的。”廖凡没二话,抱起我道:“我带孩子去个地方,他能不能好,明天早上就能知道,您几位放心,我觉得问题不大。”说罢便抱着我出了院子,走出后不久我看到两个双肩隐约冒着黑气,身影模糊的人走进我家院子……没想到的是廖凡将我带上了青龙山山腰处的一座灰瓦大屋里。这座灰瓦大屋十分邪门,屋门两边各有一个浑身涂满红漆,真人大小的夜叉雕像,也不知屋子建于何年,何人所建,但屋子里怪事频发,经常有一些山里野物死在屋前空地,其中不乏狼、熊这类猛兽,曾经有一任村长提议拆了山中大屋,结果晚上一家吃饭时村长当着家人面将自己舌头嚼碎咽下了肚子。于是这间屋子就成了村里人的禁地,无论大人小孩,决不允许靠近屋子一公里以内的区域。我其实有知觉,但精神倦怠,动弹不得,进屋后廖凡将我放在布满灰尘的大桌上,接着在我脑门贴了一张黄纸,又将三根银针插入我的脑门里。随即他点了一支蜡烛放在地下,说也奇怪,银针入脑我的精神头忽然就足了些,整个人意识也清明许多,廖凡看出我的状态有所好转笑道:“串子你的病其实就是魂魄不稳,我用灵符和银针稳住你的七窍魂魄,暂时可保无虞。”我艰难的道:“廖叔,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他道:“看你样子魂差必勾性命,所以老屋子是不能待了,这里是一处赶尸客栈,尸、鬼不同道,罗刹爷的地盘儿阴鬼不得入内,我是借尸气暂保你的性命,不过想要继续活着就得看你造化了。”我忽然福至心灵道:“廖叔,求你救救我。”他嘿嘿笑了一声道:“到这份上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别多想,好好休息吧。”一直捱到天色放亮,他将贴在我额头上的符箓扯下,烧成灰调和清盐水喂我喝下,说也奇怪一碗灰水服下我浑身发软,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廖凡笑道:“知道饿了?”我点点头“嗯”了一声。他从口袋取出两块黑黝黝的肉干递给我一块,这东西吃到嘴里寡淡无味,而且硬的和铁块一样,我扯着脖子吞下肚,立刻便有一股清凉之气在我腹中聚集升起,四肢百骸有了一些力气。“廖叔,这是啥肉?”廖凡道:“这叫阿魏,是一种中药。”后来我才知道阿魏是一种长在尸骨上的真菌,滋阴补气有奇效。随后我是自己走着回家的,家里人看到这神奇的一幕激动的热泪盈眶,我娘紧紧搂着我勒的我气都喘不匀实。爷爷问道:“廖师傅,这孩子大医院都诊断不出病情,您是怎么治好的?”廖凡道:“现在还不能说痊愈。”他拉着我爷爷站到院子门口道:“杨叔,你难道就没觉着屋子建的地儿有问题?”“屋子?……能有什么问题?”爷爷不解的问道。说到这儿就得解释一下我家屋子所在的位置,我家建在青龙山入口处一片隆起的高地,当年造房子时风水先生说此地:地势高远,立意雄浑,在其上盖房必然吸天之精气,聚地之华彩。所以我们家是村子里地势最高的一处,推门就可俯瞰全村景貌,爷爷说他最得意的就是在此地建房,成了“人上人”。廖凡下了高地指着隆起的高地道:“杨叔,风水上把这种平地隆起的地形称为坟头堡,阴鬼之物红白颜色看的最清,坟包之状看的最真,你把屋子建在一座坟头上这叫请鬼来,村子里一旦老人,勾魂的鬼差都从你家里过往,所以串子的病就是魂魄不稳,定了魂自然也就好了。”爷爷听了大惊失色道:“可是风水先生说……”廖凡笑道:“风水先生非不懂,而是得了人好处,故意撺掇你在此建屋的,不信你把屋子拆了,向下深挖六米便可知其中道理。”“廖师傅,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如相信就拆屋挖地,否则说了也没意思。”廖凡道。爷爷思索良久,一拍大腿道:“倒霉了十几年,我也受够了,大不了这地儿我不要了。”于是饱餐一顿后老爸便找来乡邻帮忙拆房子。消息立刻轰动全村,帮忙的,看热闹的将我家围的满满当当,在众人的帮助下屋子很快被推倒,接着挖开地基,只见水泥下的黄土十分干燥呈土坷垃状,用手一搓便散成黄沙。这显然是不正常的,地下泥土怎会如此干燥,看热闹的村民也觉得古怪,纷纷往后退去。干土容易挖掘,所以施工速度很快,没多一会儿一串串白森森的骨头便从土层下逐渐露出,当它的全貌被发掘而出时,村民们顿时发出一片惊叹声。我家屋子底下居然埋着一条超级巨蟒的骸骨。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