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烽火美人梦小说

烽火美人梦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历史

作者:陈梦云

时间:2019-09-11

小说简介

他,是卑微的庶族哑女,也是一朵清新淡雅的茶花花,却因为姐姐和赵王的邂逅造就了此生恶梦的开始,在最失望无助之时,俊美温柔的他走到了他的身旁,五年的相守却抵不过亡国下的“承诺”,情变、背叛、阴谋接踵而至...[更多] 书介绍:他,是卑微的庶族哑女,也是一朵清新淡雅的茶花花,却因为姐姐和赵王的邂逅造就了此生恶梦的开始,在最失望无助之时,俊美温柔的他走到了他的身旁,五年的相守却抵不过亡国下的“承诺”,情变、背叛、阴谋接踵而至,他心生恨意,辗转间,成了另一个男人的爱妃,用纤纤玉手卷起了两晋的惊涛骇浪,乱世中,八……

《烽火美人梦》情节预览: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互宠的甜文

第二章初相遇宝如心中一动,没有感情色泽的双眸染了丝暖意,她转过头看着锦漫柔,用手势比画道:“姐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她的眼神极为坚定,认真,仿佛自己许下的是一生的承诺。刚才没有丝毫生气的面容也变的鲜活起来。“宝如,自离开茶花山这一路以来,你从未笑过,告诉姐姐,你是不是不想去赵王府?”锦漫柔看着妹妹,眼神中透着三分紧张三分期望三分不安。“在赵王府里,我们不用时时刻刻的挨饿,也不用看别人脸色,我当然想去了”宝如用手比画着,她的笑如春风般温暖,却未达眼底,那么不着痕迹,淡淡地,凉凉地,沁人心脾。“可是……”“姐姐,唱歌给我听,好吗?”宝如不想再纠缠于这个话题,翻了个身,将脸埋在了姐姐的脖颈处,蹭的姐姐咯吱咯吱的笑出声来。“三月鹧鸪满山游,四月江水到处流,采茶姑娘茶山走,茶歌飞上白云头。草中野兔窜过坡,树头画眉离了窝,江心鲤鱼跳出水,要听姐妹采茶歌。采茶姐妹上茶山,一层白云一层天,满山茶树亲手种,辛苦换得茶满园。春天采茶抽茶芽,快趁时光掐细茶。风吹茶树香千里,盖过园中茉莉花,采茶姑娘时时忙,早起采茶晚插秧,早起采茶顶露水,晚插秧苗伴月亮。“其实,姐姐,我撒谎了,荣华富贵我并不稀罕,我只想和姐姐一起守着小草屋,自由自在的生活一辈子,可是……可是我知道你忘不了他啊!宝如永远都忘不了那个烟雨弥漫的早晨,她和姐姐提着背篓上山采茶,漫柔哼着歌儿在茶海中忙碌着,她们的身影在山间像两只快乐的精灵,一切是那么美好,突然马啼声起,一群骑着马穿着盔甲的人围住了她们。漫柔本能的把妹妹护在身后,用颤抖的声音问最前面的那个男子:“你……你们想……想干什么?”宝如从姐姐身后的缝隙中见到了最前面马背上的那个人,他大约二十五、六岁,一身戎甲,却没戴着盔帽,任由长发在空中飞舞,率性而邪气。宝如发觉他的眸中有一团火焰,带着嗜血的光芒,里面的阴霾一闪而逝,那样的眼神让宝如感到惊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宝如一晃眼,便看清了男子身后的另外一个人,是个穿着黑色道袍的少年。那少年约莫二十来岁,面如冠玉,长的极为俊美,头发的一半用簪子高高绾起,一半披散在腰间,清俊的仿若从九重天而来的仙人,浑身上下不染一丝俗气,他的嘴角若有似无的擒着一抹笑,温柔高华至极,阳光沐浴在他身上,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风姿。宝如眨了眨眼,疑是梦中,好美的人啊,就连山下村口的秀才叔叔都比不上。可令宝如奇怪的是,她对这个少年竟有种说不清的亲切,看到他的瞬间心突然就变的柔软起来,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现。“姑娘别怕,本王途经此地,偶闻仙乐,如痴如醉,便循音而来,刚才那歌儿可是你唱的吗?”前面那个年龄稍微大些的男子声音轻柔,直直的盯着漫柔,温和的仿佛连冰雪都能溶化。“嗯。”漫柔像被他蛊惑般,梦呓般应了一声。道袍少年见身前男子与漫柔说着话,嘴角微微勾了勾,像是嘲讽像是同情像是欣慰,竟让人看不真切,当他注意到漫柔身后有一双小鹿般的眼睛正好奇的盯着他时,道袍少年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眼中变幻出许多复杂的神色。那个男子转过头看了道袍少年一眼,当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时,心里有些疑惑,随即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便回过了神,瞳孔中立刻映出漫柔恍惚而美丽的脸庞,他压下烦躁,轻轻一笑,策马向漫柔驰来。漫天漫地的山茶花顿时都失了色,漫柔不自觉地红了脸,一个不稳手中的山茶花便落了一地,男子弯身拾起地上的山茶花,还没待她反应过来,便已将山茶花别进了她的鬓角,他的眼中是毫不遮掩的火热,凑在漫柔耳边用只有她才能听见的声音问道:“你是山中的妖精还是九天上的仙子?应该是仙子吧,这世上哪有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妖精!你叫什么?”漫柔的心不受控制地跳动了起来,像叮咚的泉水,像激烈的战鼓,像温柔的春风,好象随时都会破腔而出,全身所有的血液都集中在了脸上,她的眼里再也看不见其他人。“锦漫柔。”宝如听见姐姐的声音无比轻柔,带着少女的娇羞,分外动人。“……”“……”“本王司马伦,你可愿随我回府?”男子雄厚的声音在花海中弥漫,经久不散。“我……我愿意……”“……三日后我必遣人接你和令妹……”宝如远远地站在一边,她看见,花海中,男子丰神俊朗,女子含情脉脉,可堪入画。道袍少年静静地走到了宝如身旁,却沉默着不说话,眼神恍惚而悠远,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他的笑容似乎一直都挂在脸上,却永远也无法融入眸中。宝如没来由的一阵心痛,随即她捂住胸口,像是要把这种不应有的感觉抹平掉。道袍少年深深的看了宝如一眼,最后随司马伦一起走了。第三章南阳公主随着“嘎吱”一声,马车停靠在了赵王府外,她们一下车,便看见了一个穿着极为华丽的女人,这女人约莫三十多岁,体态有些发福,一双单凤眼微微上挑,一看就是刻薄之人。她打量着漫柔,眼中惊艳、嫉妒、亢奋、阴狠、喜悦等等复杂的光芒一闪即逝,最后变幻成了一个和煦的笑容。“这是锦姑娘吧?啧啧,果然是画里才能出现的神仙人儿啊,我常听王弟提起呢……到底是山间有灵气啊……”那女人的声音极为粗哑,此时在漫柔面前显的一团和气。宝如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她不喜欢这个女人。漫柔不明所以,把询问的目光投向士猗。却见士猗已恭身跪在了地上:“卑职见过南阳公主。”公主?漫柔不由愣住了。宝如只惊讶了片刻便回过神,见姐姐没动她也不动,反正这公主从头到尾都没瞧她一眼。“大胆刁民,见到公主,还不下跪?”南阳公主没说什么,她身旁一个侍卫模样的人倒开口了。那侍卫的嗓门极大,漫柔被吓了一跳,拉着宝如正要慌乱的跪下去,南阳公主却已经眼明手快的将她们扶住了。“齐侍卫,锦姑娘可是王弟的贵客,你可别吓坏了她。”南阳公主朝那个齐侍卫说道。“卑职记住了。”宝如一直默默的站在那儿,她发现齐侍卫的语气虽然恭顺,神态却甚是随意,而南阳公主也没表现出任何不悦,跟他说话时隐隐还带了丝笑意,看来他和南阳公主的交情也非同一般。宝如不禁多望了那个齐侍卫两眼,只见他大约三十来岁,个头很高,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两腮间的骨骼微微突起,额头显得有些扁平,是那种不怒自威的类型。他虽然是汉人的装束,声音也与汉人无异,但看着看着就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锦姑娘,如若不嫌弃也和王弟一样叫我声阿姐吧”南阳公主笑了笑,发出的声音很刺耳,让人听了头皮发麻。漫柔却有些开心,这位公主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啊!“阿姐。”漫柔的脸红了红,但还是脆生生的叫了出来。南阳公主的嘴角勾了勾,拉着漫柔的手就往赵王府里走,宝如不动声色的跟了上来。“幸亏我从洛阳赶到邺城看望王弟,不然哪能见到锦姑娘这样倾国倾城的美人啊。”南阳公主无限感慨。“公……阿姐,你对王爷真好,洛阳和邺城隔那么远,为了他竟不远千里的过来,那你相公呢?不对,是驸马,公主年龄看起来也不小了,应该已经成亲了吧!我想驸马一定是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吧?”漫柔觉得南阳公主态度温和,便如一位真正的大姐姐一样,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士猗走在他们身后,心中暗道不好,这个小姑娘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吗?南阳公主脸色一僵:“驸马没来。”就在气氛有些怪异的时候,突然从远处跑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儿,女孩儿的身后跟着一大群丫鬟,她们追的气喘吁吁,“小姐……小姐……公主说了……你这几天不能乱跑……”女孩儿的脸庞蒙了层薄纱,不辨喜怒,她穿着昂贵的裙裾,疾步像这边奔来,轻衣在风中鼓鼓掀飞,飘飘欲舞,浑身散发着一股炽热的、愉悦的、惊恐的气息,她上前狠狠地抓住漫柔,急急地问道:“你叫锦漫柔对不对?对不对?”女孩儿的力道很大,漫柔怎么也挣脱不开,见她眼中闪烁着疯狂的火焰,竟有些害怕,不自禁的点了下头。女孩儿喜极而泣,一边看着南阳公主一边哭喊着:“娘,你不是说她来了我就可以变漂亮了吗?娘,你快求她把我变漂亮啊!”“来人,小姐的疯病又犯了,快把她带回房。”南阳公主的脸色很难看。“我没疯,我没疯,娘,你知道我没疯的,不是吗?你昨天跟我说,只要这个女人来了,我就能变漂亮,娘,难道你在骗我吗……”那女孩儿一边与丫鬟们撕扯一边嘶心裂肺的哭叫。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