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红颜恨之祸水三千小说

红颜恨之祸水三千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雁字归来

时间:2019-09-09

小说简介

  那一年,满地鲜红,漫天烈焰,燃进了她的心,燃起了她的恨。   那一年,她和他说:“我恨你。”然后推他到敌人身边。   七年后,她笑着和他说:“我爱你。”然后一转身她却是别人的新娘。   她和他,太...[更多] 书籍简介:  那一年,满地鲜红,漫天烈焰,燃进了她的心,燃起了她的恨。   那一年,她和他说:“我恨你。”然后推他到敌人身边。   七年后,她笑着和他说:“我爱你。”然后一转身她却是别人的新娘。   她和他,太多的纠葛,因为恨,所以爱,因为爱所以伤。   他和他,被爱伤的太深,被爱伤的太真。……

《红颜恨之祸水三千》情节预览:

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引子凤凰血浴火而亡古闻,盘古之初有一书,号“天”。上著天机,可通命理。遂,四方涌起,皆为此书。——题记东风肆虐,烈马嘶鸣,战鼓声,震动九霄云际。血色残阳下,两军对垒,一触即发。她,一袭红衣,一抹不明所意的笑,带着犹如神祗的气息缓缓走出……风牵起了她的发,带开了那缠绕着长发和遮挡红颜的纱巾,容颜渐渐清晰,她似是毫不在意的,仍旧以一派风流恣意之态立于两军之间,就在那一回眸时,笑容散放。“你们俩过来,随我祭神。”她扬了手,带着不容拒绝的声响指着军中的两个娇弱孩童,他们一个是大焱朝的四皇子澹台瑰琰,一个是她仅剩的女儿乌浅娆。这样的场景,这样的盛况,这样的故事就从这场祭神之典开始……祭神的酒就这样摆在祭神台上,一切如每次祭神之时一样,每一个环节都紧凑有序,只是旁边多了群虎视眈眈的人。她是毫不在意的,依旧在进行着自己的动作,第一杯酒祭天,第二杯祭地,一切似水如云,毫无半点多余动作,直到那第三杯酒端在她面前,她亲自给那两个孩子端了过去,然后带着别样的笑容引领着他们喝下这最后一杯祭神酒。只是,无人看见那酒杯之中渲染着淡淡的红色。只是,无人看见她嘴角的笑意渐渐渗透着冰冷。只是,无人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她缓缓的托起两个孩子的手,紧紧地将他们的手交叠在一起,那一声突如而来的声音盘旋在整个战场之上。“你们要记住,从此后,你们将生死与共,命同一线。”一句话,震撼了所有的人,只是在大家还没来得及回神之时,火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烧了起来,惊了马,也惊了人。那一团火以着极快的速度包围着那祭神台,随着风势越演越浓。火中的她紧紧的抱着那两个孩子,似乎在说着什么,却在下一刻,绝然的一掌打在他们身上,将那两个孩子推出火场,而自己只是那样的立在风中,立在火中,神色依旧如来时那般,潇洒肆意。她的唇轻轻的动着,似乎在说着什么,她的笑依旧淡然,仿佛在经历一场圣洁的洗礼,就像那浴火的凤凰,散发出让人无可忽视的光芒,只是她不是凤凰,不可重生,所以只能在烈焰中沉沦,直到消失在人间。一场火是一切的结束也是一切的开端,就像这场战争一样,在敌方愣神于那场火焰时,已然付之一炬,只剩穷途。只是,似乎没有人发现,那个在乱战中目睹自己亲娘死在火中的女孩却不见了,徒留一地萧索……后来,焱朝国史有云,启元元年,新君初立,国祚不稳,帝之兄平王趁势而起,兵乱桀城,朝廷闻讯,独派乌霆大将军领军出战,皇三子澹台玖璿自请随军出征,帝允。桀城之战,历经一年之久,终兵败桀城,三皇子亦落入平王之手,顿时流言四起,更有证道百战百胜的乌将军因反叛朝廷才至败局,才使三皇子落入贼人之手,乌霆大将军也因涉嫌反叛朝廷罪下狱,不过三月自尽而亡。桀城一战刚平息,平王闻天师辛闻风曾将天书传于其徒姬悯昙,是以平王欲以三皇子澹台玖璿之命换得天书,两方于桀城交易。交易未成,姬悯昙未免天下大乱,携天书遁入火场,一切烟消云散,而战事在十二岁的三皇子里应外合之下大胜回朝。至此,焱朝的新局面正缓缓拉启第一章纵回首恨意难平苗疆有物,名曰:“血蛊”一物,状赤色虫体,对生。细载:若人染其一,应对之人染另一,则其效生死与同,即一人死,另一人随亡。——题记娆儿,对不起,你要活着。娆儿,对不起,娘用你的幸福换了你的性命,不要怪我。娆儿,为了你,一切都值得。娆儿……又是这样一个夜晚,乌浅娆再一次从梦中惊心,再一次经历了那一场火,那一场战争,还有那一世血样的鲜红。浮浮沉沉中,她再次恍然入梦。、“师兄,为什么要救我?”“师傅说是命数始然。”“可是我不需要你救,乌浅娆的命,自己掌握。”“……”这一次的清醒,乌浅娆再没逼自己沉浸,只是沉默的坐着等天明,正如七年来的每个夜晚,不肯睡去。天空不知是什么时候下起了雨,一声惊雷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笑了,一闪而过的笑犹如魑魅,乌浅娆大概不知道她此时的笑有多么慑人,因为那样的笑里只有空洞,不具任何意义。又是一阵雷声,她眸光轻转,望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雨,缓缓的起身,走出房门,那一地紫纱飘扬而起,在风中肆意,而她紧逼双眸,任雨淋遍全身,轻微仰起的头似乎极力的隐忍着什么。这样的夜里,仿佛就只剩她独立风雨之中。不,还有和这风雨交加的夜里不相称的琴声,她抱着头无力的蹲下,让那多年来习惯的疼意慢慢席卷,直到头疼欲裂。啊……是发泄还是再也受不了那样的痛,平地而起的一声长啸说明了乌浅娆此时的感受。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凌乱的气息,散乱的眸光,只是即便如此也没有看见她流下半滴泪。乌浅娆在等,等着那痛慢慢平息,到达自己可以接受的状态,然后她缓缓的靠近着那传来琴声的屋前。她走的速度很慢,就算已经站在门前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在风起的时候,带出了一句轻飘飘的话。“没用的,师兄。”这是乌浅娆的声音。房内琴音依旧,却没有任何声回答乌浅娆的话。这一刻,她似乎是真的怒了,眸光中原本的散乱已渐渐换成沉重的戾气,她直冲房内,扬手指向那个淡定的像尊菩萨的人。“我说没用的,你听没听到。”乌浅娆无所顾忌的朝对面的人大吼。“听到了。”辛虞一本正经的继续弹着琴,丝毫没被现状影响,那一首静心曲行云流水。那一边沉静如水,乌浅娆却抓狂的想杀人,她抽出了脚边的匕首直直架上了辛虞的脖子。“你不停是不是,那么我杀了你,你就可以停了。”乌浅娆压低的声音,低沉的看着眼前的人,眼底一片阴郁。琴声继续,是什么样的情操,是什么样的淡雅,是怎样的镇静,辛虞就是一派潇洒的那样坐着,继续着自己的事,没把那把刀,那个人看在眼里。此时,没等到任何回答的乌浅娆,手微松,那把刀先落下,她只能无力的坐倒在地,话也轻了不少。“就算你弹上三天三夜也没用的,它依旧会疼,很疼,疼的我自己都压制不了。”她没有再理会房中人是否给她反应,只是自顾自己的在说着。“我知道,这样恨着不好,我知道的。”她轻轻的将头埋入臂间,话越来越轻,几尽飘忽:“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在怕,我怕如果连恨都没有,我要用什么理由支撑自己活着。”她仿佛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低语喃喃,一直在说着,没有注意琴声早已停止,也没注意辛虞正细细的打量着她。“浅浅。”是一声叹,已经起身的辛虞没有任何语言的走近,伸臂抱紧了她。乌浅娆没有抬头,只是顺势的拥紧他,紧的连自己都觉得呼吸困难。“师兄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没有人明白,乌浅娆只是怕失去,她怕再失去任何一个在乎她的人。辛虞沉默了很久,轻声道:“如果想去就去吧!”乌浅娆却抓紧了他的手臂,带着几分执意:“师兄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辛虞愣了半分的神,才回缓过来:“不会的,我会一直等着你,一直等着。”这一次乌浅娆满意的笑了,如同孩子般的站了起来,伸出了小指。“如果不守诺言,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乌浅娆很认真的看着辛虞,带着三分执意,三分得意,三分坚定的勾下了属于她的约定,随后决然的转身,带着几分与刚才不同的深沉,缓缓淡出宫夜虞的视线。“谢谢师兄。”这一句,是乌浅娆转身后的话,话很轻但却让人觉得格外沉重。只是如果她知道,她身后的辛虞猛然皱起的眉头。只是如果他知道,乌浅娆这一去注定历尽生死。那么,会及时回头吗?不会的,这是他们的答案,也是命运的答案。宫夜虞是站在那里站了多久,直到看不见那身影才微微一叹,慢慢走近了一旁林中的那墓碑旁。“师父,是注定了吗?如果是您不是这么早离去,她怎么下的了山呢?”飞花落叶之间,辛闻风三个字若隐若现,伴随着那声叹息飘散在风里。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