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遇见爱情小说

遇见爱情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职场

作者:琉夭夭

时间:2019-09-09

小说简介

主角是顾晓依祁骁的小说叫《遇见恋爱》,它的作者是琉夭夭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恋爱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自己的媳妇随便拉,把这个世界颠覆了也无妨,因有自己宠着!”……

《遇见爱情》情节预览:

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唉,你们等等我!”顾欣柔的声音传来,祁骁转眸看向车子后面,就见到了在车后面不断招手的顾欣柔。  祁骁叫司机停下车,顾欣柔赶紧小跑几步上了车,“谢谢小叔。恭喜小叔和小婶领了证。”  “嗯。”祁骁面容淡淡地,“你怎么没和逸南一起回去?”  “呵呵。”顾欣柔笑得有些尴尬,“逸南哥说公司里有点事,他要先去处理。我只好等着小叔、小婶一起回去了。”  闻言,祁骁只是嘴角弯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  午餐时,顾晓依还有些神思恍惚,她习惯性的就要往祁逸南身边走去,却被祁骁突然搂住腰身,一起坐到了一边。  顾晓依瞟了祁逸南一眼,才发现他身边坐着顾欣柔了!  祁逸南抬起眼看了一下顾晓依,又看了一眼祁骁,继续面无表情地坐着。  谁也没说话,餐桌的氛围顿时有些冷清。  这样僵持的气氛在佣人们把饭菜端上来之后,才渐渐缓解。  首先说话的是祁老爷子,他面容和蔼地说道:“依依和小柔都嫁进我们祁家了,以后就当自己家一样,别见外。好了,现在吃饭。”  顾晓依点点头,顾欣柔也赶紧柔柔地回答:“是。”  祁老爷子先动筷,大家才开吃。  顾晓依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盘红烧大虾,她很自然地伸手就拿起一只虾剥起来,神情极认真,极仔细,就好像在精雕细琢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动作那么自然,那么娴熟。  剥好后,一只只摆放在一个小碟子里,还精心的淋上蘸酱,八只虾如一朵花一般绽放在一个精美的小碟上,很唯美,很诱人。  随后,顾晓依用纸巾将手擦拭干净,刚想将碟子放到祁逸南跟前,就见到顾欣柔把一只剥好的虾送进了他的嘴里,顾欣柔羞涩的地笑着:“逸南哥,我剥的虾好吃吗?”  祁逸南边咀嚼边含糊地点头,突然看到顾晓依面前那一碟精美的虾,他咀嚼的动作顿了顿。  顾欣柔睨了顾晓依一眼,眉眼依旧含笑地给祁逸南夹菜,好似她就是全天下最贤惠的媳妇一样。  顾晓依手里拿着的碟子慢慢放回了桌子上。  祁骁的目光,只是淡淡从祁逸南脸上扫过,侧头在顾晓依脸上迅速亲了一下,“有劳依依了!”  话落,手很自然地从顾晓依面前把那碟虾拿到了自己面前。  顾晓依呼吸一滞,脸上染上了一片好看的红晕,看着祁骁的眼神变得不善:“你干什么?大家都在呢?”  小声的带着点嗔怒的声音在祁骁的耳边响起来,气息拂过耳尖,酥麻的感觉传来。  让祁骁微微一僵,心跳瞬间不规律起来,漆黑的眼眸变得愈发的幽深,恨不得此刻就把这个女人打横抱回房里去,至于吃饭,两个人也可以在自己房间里吃的!  祁骁收敛了自己的心神,暗自唾弃这么多年的自制力在顾晓依这样的一句话中就崩溃,看来他真的被这个女人抓的死死地,可是他就是心甘情愿啊。  祁骁夹了一只虾送进嘴里,咀嚼咽下,淡定地说道:“以后别剥这个虾了,我不大爱吃。我比较爱吃螃蟹,蟹黄再占上蘸酱,那叫一个美味啊!”  “谁要给你剥虾了?”顾晓依小声抗议,低垂着眸不敢看大家。  祁骁如刀削的薄唇牵起浅笑,夹了一块她喜欢的糖醋排骨放进她碗里。  祁逸南眼角的余光一直注意着顾晓依,他看见顾晓依低着头耳朵红的想要滴血,而他小叔正拿着筷子将面前的菜夹起来放进顾晓依的碗里。  这样子恩爱的一幕……以前都是自己做的!  顿时,祁逸南觉得自己碗里的饭菜味如嚼蜡。  他不甘示弱地也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刚想放进顾晓依碗里,旁边却伸出一只小碗,停在他面前,祁逸南转眸,就见到顾欣柔笑意盈盈的脸,他手上的筷子顿了顿,一松,排骨掉进了她的碗里。  顾欣柔睨了低头的顾晓依一眼,笑颜笑得温柔婉约,“谢谢逸南哥,就知道逸南哥对我最好了!”  祁逸南抬头看向对面的顾晓依,只见她垂眸咬着祁骁夹的那块糖醋排骨,吃得津津有味……  午饭后,祁骁去公司了。  房间内,顾晓依坐在桌前,手握碳笔画着她的设计稿,准备面试用。  她刚大学毕业,原本想着结婚后再找工作,没想到她婚是结了,嫁的人却临时换了一个。爱情已经没有了,她总得有事业吧!  天上的太阳慢慢西斜……  屋内柔和的灯光打在顾晓依身上,静美得如一副油画。  祁骁进来,静静的看着专注认真的顾晓依,“想好要去哪家公司了吗?”  他曾经听祁逸南提过,她准备婚后找工作。  顾晓依微微一愣,转过头来,淡淡的看了祁骁一眼,抿了抿嘴,“我想去陈氏珠宝。”  她学的是珠宝设计,目前国内最大的珠宝公司就是陈氏珠宝公司和依恋珠宝公司。陈氏珠宝公司的总部就在K市,上班也很方便。而依恋珠宝公司……  “其实,依恋珠宝公司也不错吧!”祁骁扬了扬眉宇。  “依恋珠宝公司听说是外国人办的,太神秘,外界都不知道创办人是谁,公司才成立短短三年就迅速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品牌了。我对依恋珠宝的了解太少,暂时不考虑。”顾晓依轻声道。  选择公司,她是经过长期深思熟虑的。  站在门口的祁骁,突然听到一个稳健上楼的脚步声,深遂的眼眸微微一眯,猛然上前几步,一把拉起书桌旁的顾晓依,将她紧紧的搂抱进自己的怀里。  不等惊诧万状的顾晓依开始挣扎,刀削般薄唇覆盖上她的唇瓣,唇舌交缠,缱绻绵长,她胸腔里所有的空气似乎都要被他掠夺了去!  一直吻,一直吻……  他用力一抬她的身体,就让她坐在了桌子上,他健壮的身躯紧紧挨在桌前,将她困住,原本掐着她细腰的手直接掐住了她的大腿。  在顾晓依以为要窒息而死时候,祁骁才放开她的唇,顾晓依立即大口呼吸,竟觉得连吸到肺腑里的气体都是火热的。  “祁骁……你这是做什么?快点放开我!”思绪回归,顾晓依两边的脸颊红云布满,娇艳万分。  他疯了么?这里可是书房!夜,分外妖娆。  奢华的欧式风格主卧室里,娇美的女子身穿洁白婚纱侧躺在豪华的大床上。  “吱呀”一声响,卫浴室的门打开,走出来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  他一袭黑色浴袍慵懒地裹着身子,敞开的领口露出性感紧绷的胸膛。一双幽深如古潭的眼眸,高挺鼻梁下,绯淡的薄唇紧紧地抿着。迈着稳健的步伐走来,通身都散发着浑然天成的矜贵气质。  湿漉漉的黑发滴落着水珠,沿着他俊美绝伦的脸庞一点点往下滴淌,平添魅惑和妖冶,性感致命。  看着躺在床上,姿势完全没有变化过的女人,他道:“怎么?还要继续装醉?还是想一直这么听着隔壁的墙角?”  嗓音低沉而优雅,在这样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的磁性悦耳。  顾晓依缓缓睁开眼睛,今晚她喝了很多酒,她想醉却怎么也醉不了。因为不想再面对今天婚礼上的一切,她只好装醉。  明明她今天要嫁的根本就不是站在床边的这个男人,而是他的侄子!  说起来还真是十分狗血。  她原本高高兴兴的嫁人,男友却搂着她妹妹,宝贝似的抚着她凸起的肚子,一脸歉疚的说:“依依,对不起,我不能娶你。小柔怀的……是我的孩子。”  原来,她的未婚夫早就和自己的妹妹勾搭在了一起,还有了孩子!  这样的事实就好像一把利刃,一刀一刀狠狠刺在了她的心上。  痛,她四肢毫无知觉,唯有心口传来阵阵疼痛,疼得无法呼吸。  婚礼上,她就成了所有人的笑话。  当时在场的所有人或是嘲笑、或是讥讽的嘴脸,让她好无助,好彷徨……  那时,她的目光突然撞进了一双漆黑如深壑般的眼眸里,没有嘲笑,没有讥讽……眼神深刻,安静,却又发人深思。  那是一个男人的眼睛,灯光折射在他如精工雕琢般的俊逸脸庞上,衬得五官愈加深邃。一袭纯黑的修身西装,笔挺如刀裁,勾勒出他颀长英挺的身形。  这人,就是男友的小叔——祁骁!  她慢慢走了过去,双手紧紧攥住他的衣角,用力的好像落水的人抓住了唯一的浮木,说道:“帮我!”  他低头,凑到她的耳边,“代价?”  声音低缓而富有磁性,没有多少情绪的外露。  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儿所包裹的男性气息,逼迫着她的鼻间,让她感到了些许不安,但她还是定了定神,“和我结婚,顾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送给你。”  “百分之三十。”  纤躯一僵,她在顾氏所持有的全部股份就是百分之三十。咬了咬牙:“好。”  “成交。”  然后,男友娶了她妹妹,她笑着嫁给了他小叔。让那对背叛她的男女,难堪得仿佛羞愤欲死……  “逸南哥……轻点……小心孩子……”  女人娇媚的尖叫声从隔壁传来,打断了顾晓依的思绪。  从这声音就可以听出,隔壁房间里的两个人此时正在做着什么“好事”了!  那两人:一个在今天之前还是她的未婚夫,一个是她妹妹。  他们翻滚着的那张喜床,是她不久前亲手布置的!  顾晓依的睫毛轻轻的颤抖,晶莹的泪珠从眼里流出来,划过白皙红润的脸蛋。  她和隔壁那个男人十年青梅竹马的感情,终于在他的背叛中,轰然坍塌。  祁骁站在床前,看着她眼角的泪,他眼中一片幽深,淡淡道:“既然你不想洗澡,那我也不介意的。”  他话落,顾晓依只觉得身边的床单突然凹陷了下去,下一秒,她纤细的腰肢被一股遒劲的力道箍住,撞进了一个湿热的怀里……  一阵带着薄荷沐浴露香味的热气铺面而来……  顾晓依抬眸,看到的是他精壮刚硬的胸肌,然后是线条优美的下巴,薄薄的唇瓣,高挺的鼻梁,再往上,对上祁骁凌厉的目光,深邃黑洞般,像是要将她吞没了似的。  她一下子慌了,清澈的眼底满是惶恐,“祁骁,你要做什么?”  祁骁薄唇微勾,扯开自己的浴袍带子,“洞房花烛夜,你说我能做什么?”  “我以为我们只是一场交易。”顾晓依惊声尖叫。  祁骁双眉微蹙,神色变得高深莫测,“是吗?那我现在就收点利息。”  “什么利息?明明我们说好的,你娶我,我付出的代价就是顾氏集团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祁骁,难道你现在反悔了不成?”  男人的身体滚烫得厉害,肌肉也绷得紧紧的,圈住她纤腰的手十分用力,似乎要将她念碎了一般。  这样子的祁骁,让顾晓依感觉到万分的害怕。  她的身体如同一只受惊吓的小动物一样扭动、挣扎起来,但她不知道,其实这样的扭动和挣扎越发激起男人骨子里那股最原始的征服欲。  祁骁不再言语,有力的大手就禁锢住了她不安分乱挣扎的双手,那强而有力的劲道,让顾晓依所有的挣扎显得那般的苍白和徒劳。  “嘶”的一声响,婚纱在他指端化为了碎布。  “祁骁……你别这样……”  顾晓依刚想说什么,眼前骤然一黑,男人俯身下来……  身体剧烈的痛传来……  顾晓依咬着牙关,嘴唇失去了血色。  一墙之隔,男友和妹妹抵死纠缠,亢奋的尖叫声声声入耳。  顾晓依紧闭着嘴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滚滚从眼角滑落。  她感觉自己好像坠进了无边的地狱,心都瞬间凉透了,一股深深的绝望从脚底骤然窜到头发丝……  夜已深沉。  洁白的月光透射进通透的落地窗户,洒照在床上睡得很不安稳的人儿身上。  祁骁抬手打开了床头的琉璃台灯,昏暗的暖融光线铺了一室。  祁骁侧躺着,深邃的眸打量着窝在自己臂弯里的女人。  她长得很漂亮,肌肤**,唇如玫瑰花瓣般娇艳欲滴,眼角两点晶莹的泪滴,看起来乖巧而动人。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安静的垂着,遮住了她的眼睛。  就算看不到她的眼睛,祁骁依旧可以感觉到她身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质,很干净、很纯澈。  是他许多年来在商界厮杀滚打,很久都没有接触到的纯粹。  让人想占为己有,或者狠狠撕碎!  祁骁始终记得第一次见到顾晓依时,她眼神纯澈,言笑妍妍,像一只翩然飞舞的蝶儿,那么纯净,那么美好,让人心荡神迷。那一刻,她的笑容如一抹绚烂的阳光驱散他心中所有的阴霾……  可是,这只翩然的蝶儿却死活要飞进他那小侄子的怀抱!  瞬间,所有的美好都跌进了罪恶的地狱。  祁骁幽深的眼眸中,滑过一丝冰寒。  抬手拂去她眼角的湿润,祁骁垂头凑到顾晓依的耳际,低沉磁性的嗓音宣誓一般:“你只能是我的。”  无论是人,还是……心!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职场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