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妖孽倾城之姻缘错小说

妖孽倾城之姻缘错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易落无言

时间:2019-09-07

小说简介

一桩杀人案件,牵出几爱恨情仇。 他是端木堡2小姐端木清灵,一次赌钱赢回了妩媚妖娆的他,一次偷窃认识了潇洒俊朗的他一次坠崖嫁给了阴冷邪魅的他 “你输了做我老婆”赌坊里他的一次玩闹,将两个人紧紧地拴在了...[更多] 书介绍:一桩杀人案件,牵出几爱恨情仇。 他是端木堡2小姐端木清灵,一次赌钱赢回了妩媚妖娆的他,一次偷窃认识了潇洒俊朗的他一次坠崖嫁给了阴冷邪魅的他 “你输了做我老婆”赌坊里他的一次玩闹,将两个人紧紧地拴在了一起。 “爹爹说逛窑子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大街上他清脆的话语让他尴尬至极,却让他永远记……

《妖孽倾城之姻缘错》情节预览:

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输了脱衣(一)喧闹的大街上,那抹娇俏的背影,小小的,带着灵动与俏皮,一蹦一跳的少年,格外引人注目。他拿出那块晶莹剔透的玉佩,在阳光下晃了晃,笑得一脸灿烂,对着那玉佩嘟囔道:“想不到你家主人这么抠,出门在外身上都不带银子,那就只能拿你当替罪羊了,你可不要怪我哦”语毕,怔了怔,眼珠子转了转。忽的,打了一下自己的头,痛斥道:“哎呀,清灵啊清灵,你脑子怎么这么笨啊,爹爹常说:出钱的都是孙子,他后面不是跟了两个孙子吗?”他懊恼的狠狠地的又把自己打了一下,眼光再次放在了玉佩上,对着阳光照了照,顿时喜笑颜开“还好还好,也不亏,这玉晶莹润泽,莹润通透,抵得了那几万两银子”他面上一笑,蹦蹦跳跳,将玉佩收进怀里,道:“木成,我来啦,你家祖坟葬得好,我来救你啦”不过片刻,他便站在了一座赌坊外面,抬头看着这大大的赌坊牌子,狡黠一笑道:“我屡败屡战,今日定要将你这招牌给取下来”语毕,踏步而入。赌坊里热闹非凡,三教九流皆汇于此。此刻,所有的人都围在了一个赌桌前,那赌桌的一头坐着一个天姿国色、绝代芳华、艳美绝俗、妩媚妖娆、倾国倾城、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男人。他慵懒的坐在椅子上,面前放了一个玲珑剔透的玉光杯,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赌桌,一双美目桃花眼,半闭不闭,妩媚生华。他的身后立着两一男一女,皆是二八年华,若金童玉女一般,伫立在旁,美丽脱俗。清灵笑嘻嘻的走了进去,挤进人群里,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对面,对着对面的男子一脸嬉皮笑脸道:“妖孽,我回来啦”对面的男子丝毫不以为意,看着清灵,一抹笑意窜上嘴角,说不出的妖娆与魅惑,倾泻出一室芳华。清灵呆愣片刻,瞬间回神,心里不觉暗骂道:果真是个妖孽。“木成呢?”他好奇的左看又瞧“公子,我在这里,在这里”只见早已被人群遮掩住的对面,挤出一个全身赤、裸只余一条底、裤的男子连声答道。对面的男子依旧是慵懒魅惑,漫不经心的语气悠然而出“银子呢?”清灵从怀中掏出玉佩,对着男子笑得灿烂道:“这个……绰绰有余了吧”那妖孽斜眼瞟了眼那晶莹通透的玉佩,便不再注视,看着清灵,笑得魅惑道:“赌的时候说好的,要的是银子,可不是玉佩啊”“你……”清灵一听,咂舌,半响,对着他,话语仿若从牙缝中挤出一般:“玉佩和银子不是一回事吗?”他抬起修长的手指拿起那晶莹亮泽的玉光杯漫不经心的玩弄着,话语带着丝慵懒轻飘飘的飘进了清灵的耳朵“我让你输了脱衣服,你却让你的随从代劳,我让你输了给银子,你却给了我一块玉佩。”输了脱衣(二)他抬眼,看着清灵,眼里绽放出摄人心魄的妖娆与勾魂的妩媚,这一眼让清灵没来由心虚,底气不足,却依旧言辞灼灼道:“这玉佩我也是和你打商量,又没有一定让你要。至于脱衣服,我也没说不脱啊,只是说木成脱完我再脱,也不算说话不算数吧”看着清灵带着灵气的眼睛,他勾魂浅笑,带着丝漫不经心道:“那好,我若是说这玉佩我不要呢?”清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知道这妖孽会这么说。“要钱没有,要……”后半句“要命倒是有一条”硬是生生的给他吞了回去,爹爹说过:命比什么都重要。这句金玉良言早已深深地灌入了他的灵魂。“给我半日时间,我回去拿银子”男子看着他了然一笑,一字一句道:“我,一刻,也不想再等。”清灵看着他心里一气,当真是要赶尽杀绝啊。心底有气却是面不改色,乌溜溜的眼珠子不停的转动着,心道:玉佩他不要。银子,我身上又一个子儿都没有,要不,再和他赌一局?对,死皮赖脸的再让他答应赌一局。主意已定,清灵面色一转,笑嘻嘻对着那妖孽道:“好,不要玉佩就不要玉佩,脱衣服就脱衣服,木成脱完了,我再脱,我们再赌最后一次。”对面的男子,嘴角一勾,此刻绝代芳华形容竟也是苍白无力,慢条斯理的的声音道:“那好,先把前面欠的一笔勾销,赌赢了你带你的随从走,输了,我们再继续商量”清灵一听要先把前面的一笔勾销,依旧是笑嘻嘻的耍赖道:“哎呀,反正我又不会跑,我们赌完最后一局,算总账,算总账嘛”那妖孽妩媚一笑道:“那可不行,前面的若是不还清,我和你赌最后一局还有什么意义?”清灵一听,心底咬牙切齿道:前面的若是还清了,我和你赌最后一局又有什么意义?清灵看着对面的妖孽笑得一脸无赖,意思很明显:要银子没有。妖孽依旧是笑了笑,吐气如兰慵懒道:“没银子啊,没银子好办,脱衣服吧”他让他当众脱衣这种无耻的要求竟说得好似在和他谈论今日天气如何如何一般的轻松淡然清灵心里恨不得跑上去对着他那张风华绝代的妖孽容颜揍上几拳。眸子里晶光闪闪,将心底的愤恨一一压下,一脸的狡黠笑道:“急什么,他不是还没脱完吗”他一手指向木成的底、裤,笑得灿烂道“公子”木成一听,心里一个激灵,本以为自己得救了,哪知,此刻竟是真的要将自己给剥光了,一下子六神无主的看着清灵。此刻清灵一腔怒气无从发泄,看着扭扭捏捏的木成,桌子一拍,道:“脱就脱,木成,脱,你婆婆妈妈的做什么,就算脱也不能让人把咱看扁了”木成一脸无辜的看着清灵,心里凄然道:你当然说得豪情万丈,脱的是我又不是你。清灵见木成没动,嚷道:“你作甚么羞,一屋子的男人,怕什么,人家喜欢看裸男,就脱了给他看。”木成一听,看着这说话不着边际的少年,欲哭无泪。他的一世清白啊。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