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泰斗真书小说

泰斗真书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仙侠

作者:守山老人

时间:2021-06-08

小说简介

前生的命运纠葛,今生的爱恨无可奈何,左右都是天注定一生,却要与天争个休。一个命运凄苦的孤儿,却出乎意料的意外发现了惊天的秘密,一个一个的谜团即将揭晓,一步一步的修佛得道成仙,最后却意外发现人生也没那些出乎意料的就,也许才是最美的的结束了。一个疯疯癫癫的道士穿的破破烂烂的走在长安街上,手里的酒葫芦上面黑漆已经有些剥落,拴在葫芦脖子上的红色带子暗哑发黑,看来有些日子没有清洗过了,道士的袍子不是一般的素色,而是亮眼的紫色,只是穿的年头怕是久了,袖口、颈上已经磨边,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破洞,衣襟上本来是镶有金黄色的布条,但是现在只能看到断断续续的金色布块分散在衣襟上。他的一双黑色高靴已经露出了脚拇指,贪婪的暴露在空气中吸收自然的精华。他的头发披散着,油腻腻像是在油锅里泡过一样,脸上灰不溜秋的已经看不出来相貌如何了。若不是手上的一柄簇新拂尘,没人会想到他是一个道士。。……

《泰斗真书》情节预览:

  “我这可是天山的玉液,瑶池的琼浆,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可能见过,今天你们有幸可以闻上一闻也算是命里福源不浅,你给我磕头谢恩还差不多,怎么能说这是妖法?见识浅薄,真是可笑。”疯子收敛了笑容,有些愤愤不平,拿手抚了抚葫芦,小心翼翼的别在自己的腰间。挂好葫芦,他又习惯性的抬头望了望天,太阳已经稍微偏西了,马上要跳过西南边的大雁塔了。大雁塔上的明珠在阳光的照射下向外散射着金色的光芒,这是这个帝国强大的象征,也是人间欣欣向荣的一派祥和的象征。

  “你还真他妈找死了!”众士兵纷纷摩拳擦掌,看来不给这个疯子点教训,都不知道他们的厉害。再说这么多的围观人群,今天要是放过了这个疯子,以后还怎么在这里管制?岂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和他们争执了?

  神仙也想逍遥游。

  玄空子和袈左他们看到这帮凡夫俗子竟然跑过来和自己争斗,心里说不出来的气愤,但是又不好发作,他们都是修道、练武之人,下手都是没轻重的,万一闹出个人命,就不好交代了。

  “给我闭嘴,老子说话还容你顶嘴!兄弟们,给我把他拿下!”领头的官兵有些恼怒,这个疯子竟敢和自己开玩笑,真是不要命了。

  “好笑,好笑,堂堂府尹,竟要出面管我这无名道人,大材小用,大材小用。哈哈哈!”

  疯道士看着刺过来的长矛,也不害怕,甩手一格一推,竟然轻易的将抵在自己身上的三杆长矛从身边卸了出去,三名兵士差点摔在地上,狗啃屎了。本来只是想恐吓一下,并将他赶走的,道士这一露手,让带头的官兵火冒三丈。他提起自己的长矛就往前刺了过来,矛头直指道士的心脏。

  “哪里来的野小子?跑到这里来撒野?”一声怒斥后,小男孩一条胳膊已经被吊在了半空,小男孩因为胳膊被扭到,嘴里发出“嗷嗷”的叫声。一个白袍道士站在门口,一只手提着男孩,另一只手捧着拂尘,雪白的头发倾泻如注,长长的眉毛一直拖到胸前,和白色的胡须混在一起,虽然毛发花白,但是他的皮肤却白嫩如刚出生的婴儿,这从上至下的白色凌立,让他宛如仙人一般不可触及。他呵斥完男孩后,便将他往前一摔,小男孩在地上滚了两下,立刻又坐了起来,他使劲搓揉着自己的胳膊,一边恶狠狠的盯着疯道人,还在想着刚才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道兄,这些人也忒不识好歹,还是交由小妹来处理吧。”妙清嘴角一丝不明朗的微笑,让玄空子眼前立刻开明起来,有仙姑在,这场危机定能不刃而解。

  “睡上一觉,醒来一切都好了。”道士收起拂尘,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官兵,喃喃自语。放眼望去,整条大街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咋一看像是经过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他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躺着的人,踉踉跄跄的向着大雁塔方向走去,只听见安静的街市上空,回响着他那疯疯癫癫的声音:东摇摇西摆摆,天山的大雪白皑皑,东荡荡西晃晃……

  “妙极,妙极!”坊前众人见危机解除,纷纷拍手称赞。男孩完全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他不知道世界上竟有如此神奇的法术,呆坐在地上一时间竟忘了动弹。

  “你不修边幅,胡言乱语,扰乱了长安街的治安,有损天子威仪,再说你身份不明,自然要抓回去好好审审,谁知道你是不是什么强盗土匪或者奸细恶贼。”领头的官兵站在道士的正前方,嘴巴因为激动而上下翕动,一条刀疤从额头一直延伸到脖子,脸色黝黑发亮,身体四肢比起旁边那些个肥头大耳显得分外精壮,估计是久经沙场下来的。围观的人群里不少人因为疯道士堵路,非常的愤慨,听见官爷数落,一阵叫好:官爷说得对,赶紧拿了他去!

  “胡闹,这里岂容你撒野?”袈左见坐在地上的孩子破口辱骂玄空子,心头一阵恼火,拿起棍子就要劈下去。

  “官爷,贫道我打娘胎里出来就只会走路,不会滚。这滚是横着滚呢还是竖着滚,贫道还真是搞不清楚,要不官爷您给我示范一个?”疯道人样子疯癫,嘴里也是颠三倒四,引得周围的人群一阵狂笑。

  本来热闹的街市密密麻麻的都是人来人往,因为疯道士的出现留出一片空地,不时有往来的人驻足围观着这个说着疯话行为乖张的道士,指指点点,嘲讽的有、谩骂的有、鄙夷的有、可怜的有,但是大家无不例外的都用手或者袖子捂着自己的嘴巴和鼻子,只因这个疯子身上太臭了,如同刚刚掉入了粪坑爬出来一样,直引着苍蝇在他身旁嘤嘤嗡嗡。

  烟花巷里有快乐,

  “原来是妙清仙姑,欢迎欢迎!”袈左和尚一脚将地上的赌徒踢开,喊了声“滚”,只见那人头也不敢回的,连爬带滚的跑了出去,而他刚才倒地的地方明显的湿了一块。

  “好了,好了,众位施主,是我们不好,刚才鲁莽了,这就给小兄弟赔不是。”袈左在玄空子的授意下,和颜悦色的迎了上去,想要化解这场纷争。

  在女人的怂恿下,五六个男的抄起能找到的家伙就往前冲过去,见到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纷纷抄起东西冲上来。男孩一看这架势,心里偷乐,赶紧窜到了一边。

  “东摇摇西摆摆,天山的大雪白皑皑,东荡荡西晃晃,东海的仙岛走一趟。看过的高云流水长,尝过的珍馐脑后忘,人生苦短别去想,只有美酒让人爽……”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仙侠小说推荐